孩子遲到了,老師該不該罰?該怎麼罰?

作者:Jaguar小姐

瀏覽人次:18,6412019/10/24

這幾天,臉書社團<小一聯盟>一則關於「孩子遲到被老師處罰」的貼文引起廣泛討論。事件大意是孩子上學遲到十分鐘,被老師禁止當天所有的下課,必須一直在教室中罰站。家長很心疼,覺得這樣的懲罰過於嚴苛,且老師未事先說明獎懲制度,對「如果事先說明會遲到,就不會受到處罰」的說法表示不理解,也無法認同。
 
貼文下的留言多達3千多則,看法大致分成兩派:多數派支持老師的作法,認為遲到就是不對,被老師處罰才會學到教訓,不覺得老師作法有何不妥;少數派則認為遲到雖然不對,但老師的處罰太重了,並認同當事家長的心情。兩派各執己見,看不到交集。
 
其實此事並不複雜,許多問題早已被討論過,相關法令也寫得很清楚,但我觀察現代法律原則與社會大多數觀念間有極大的落差。身為律師、也是媽媽,我深感有些觀念需要溝通。
 
我認為此事應該分兩個層次來討論。一是老師有沒有處罰的權力?二是老師的處罰權應如何行使?

  • 老師有處罰遲到學生的權力
 
首先,老師是否有處罰遲到學生的權力?答案是「」。
教育的目的之一在培養學生的健全人格(《教育基本法》第2條),而「準時」是良好人格的基本要求之一。老師的職責是教育學生,因此當學生遲到,老師即有輔導及管教的義務(《教師法》第32條)。
 
  • 老師的處罰權應如何行使?有沒有限制?
 
雖說老師有管教處罰權,但此權力是否至高無上、漫無限制?答案是「」。
 
憲法保障人民「身體自由權」,除非有法律明文規定並經法定程序,否則任何人都不應侵害此最基本的權利。《教育基本法》第8條 明確禁止學校以任何形式體罰及霸凌學生。也就是說,法律雖說教師有管教處罰權,但並未賦予教師「體罰」的權力。因此,老師為教育之目的,而打學生、命交互蹲跳、罰跪、青蛙跳、提水桶過肩、上下樓梯等,都是被禁止的。
 
「管教權」及「處罰權」應如何行使?教育部進一步制定《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讓學校與教師們有共同標準遵循。該注意事項第二章規定,老師採行管教方式或處罰措施,必須1. 符合管教目的(增進學生良好行為及習慣、培養自尊尊人、自治自律的處世態度、維護校園安全、維護教學秩序等);2. 遵循平等原則(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3. 遵循比例原則。
 
所謂比例原則,是指管教措施必須與違規行為之情節輕重相當,且(1)措施應有助於目的的達成;(2) 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措施時,應選擇對學生權益損害較少者;(3) 採取之措施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依上述原則來審視本事件,我們要思考的是:
  1. 罰站是否為體罰而應被禁止?
  2. 如果不算體罰,則遲到10分鐘即要求每次下課都要站著不能離開,是否合乎比例原則?
 
「罰站」算不算體罰?《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並未明確說明,最接近的概念是第22條「一般管教措施」的「站立反省」。「站立反省」是被容許的管教措施,不過,「站立反省」的內涵並非「處罰」,而是透過「反省」達成管教功效,且限制在「每次不得超過一堂課,每日不得超過兩小時」。因此,如果「罰站」重點在「處罰」而非「反省」,我認為不應被容許,而就算要求孩子「站立反省」,如果孩子已知錯、也承諾改進,則就應停止要求站立。
 
回到貼文事件,當事老師要求孩子整天下課時間都必須一直站著不得離開,究竟意在「處罰」或「讓孩子反省」?而每次下課都要站著,是否因為孩子始終未反省因而要求他一直站著?
 
再者,「比例原則」是非常重要的法律原則,擁有權力者絕對要謹存在心。當事老師決定採取「每堂下課都要罰站」的方式來解決孩子遲到10分鐘的問題,我們要思考的是:
  1. 該管教手段是否與遲到的嚴重程度相當?如果慣性遲到,也許說得過去,但若只是偶爾遲到,且只遲到十分鐘,是否足以嚴重到剝奪整天的下課時間?
  2. 罰站是否有助於幫助孩子不再遲到?
  3. 是否有其他較輕微的措施可達成目的?例如協助釐清遲到原因、口頭告誡不能遲到、請孩子寫反省單、通知家長協助處理、抄寫課文、靜坐反省、某堂下課只能留在教室看書不能出去玩等等。
  4. 「整天的下課時間都要罰站」對孩子所造成之損害,與欲達成「要求準時到學校」的目的是否顯失均衡?剛上小一的孩子不過六歲,已經連續坐在椅子上五十分鐘,卻在短暫的下課十分鐘也被要求站著(而且是一整天的下課都如此),我認為此已對幼齡孩子的身體自由與自尊造成很大的傷害,而「準時」是需要長時間才能建立的生活習慣與處世態度,手段與目的間是否均衡?我覺得大家可以深入思考一下。
 
由於不知道孩子的實際情況,我們無法判斷老師的做法是否符合比例原則,但無論如何,老師的管教處罰權絕非漫無限制。上述法定原則也經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斷宣導再宣導,目的就是希望能根除長久以來的體罰文化。意外的是,還有不少家長抱持著孩子「不打不成器」、「不罰學不會」的心態,拱手把孩子的權益奉送出去。如果老師當眾羞辱孩子、甚至毆打孩子,是否也可以說這是「不打不成器」?
 
從小灌輸孩子「上位者可以擁有無限大的權力」,這是奴性社會的教育方式,是極權主義政權控制人民的方式。如果不想生活在極權主義中,我們就應該回歸民主法治的理性探討,以公平合理來處事,家長應尊重老師的管教權,老師也應尊重孩子的基本權益
 
教育的目的,是教出自尊自重、自治自律的大人。成長的路很長,孩子需要大人的引導、支持與保護。處罰是直覺簡單的做法,打罵教育是走捷徑,父母要成長,老師也要成長,如何協助孩子養成好習慣,必須親師共同努力,任何人都不能擁有絕對的權力。
 
註1:
女兒低年級時期由於動作慢、對時間沒有概念,因此常常無法準時到校,我也經常收到老師的關心與敦促,但老師從來沒有因此處罰遲到的女兒,而是不斷與家長溝通,幫助孩子適應早起上課的生理時鐘。隨著年紀漸長,女兒掌握時間的能力逐漸成熟,到二年級後半段,遲到狀況改善許多,三年級開始甚至會主動掌控時間,提早到學校。我們需要的是給孩子多點時間,而不是用「處罰」來強迫孩子立刻長大。
 
註2:
回到事件本身,我充分理解當事家長的委屈(沒被事先告知懲罰制度),也理解老師只是需要被「尊重」(只要事先說明就不會被處罰)。不過從雙方的反應可以清楚看到,家長與老師都是因為「沒有事先溝通」而產生不愉快。假設老師能在學期一開始就與家長們充分溝通明確的獎懲制度,而家長也能在有臨時狀況時提前告知老師會遲到,一定能減少許多親師間的誤會與爭執。
 
註3:
父母也可與孩子聊聊,引導他們思考怎樣才是合理的作法。例如此事件,我問女兒:「妳覺得這樣的處罰會太嚴重嗎?」女兒說:「我覺得處罰整天不能下課有點太嚴重了,應該遲到10分鐘就10分鐘不能下課。」(不過我認為還是應審酌個別情狀)。我又問:「遲到應該用處罰來解決嗎?」女兒說:「我覺得不應該用處罰的方法,因為這樣小朋友長大後也會認為自己可以隨便處罰別人。」孩子其實都有很好的法感,他們天生追求公平正義,還有很多措施可以幫助孩子準時上學,身為大人應該要多點智慧與創意。
 
註4:
有人認為「長大後去上班,上班遲到老闆就扣200元薪水,遲到被處罰本來就應該,否則長大後怎麼適應社會」,對此我萬萬無法認同。身為勞動法律師,我想釐清許多老闆的作法是錯誤的!遲到不能以扣薪水當作處罰,但可以列入考績項目,另一種合理作法是遲到的時間不給薪(例如遲到一小時,就少給一小時薪水),但這是根基於「遲到期間沒有提供勞務,所以沒有對價給付」的概念,而非老闆可以任意規定遲到就要罰多少錢。雇主雖然對員工有一定的指揮監督及懲戒權,但都必須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下行使,絕非恣意為之。
我們應該一起努力改變不合法與不合理的現象,而非反過來教孩子去適應這樣的不合理,這樣社會永遠不會進步,老闆永遠被慣,員工永遠被奴役。


* 本篇文章由【 Jaguar 小姐 】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Jaguar小姐

Jaguar小姐

擁有雙重身分:八歲女兒的媽媽及執業律師。喜歡在親子生活中觀察、反思並做出改變。

聯絡信箱: mllejaguar@gmail.com

Jaguar 小姐 部落格 http://mllejaguar.pixnet.net/blog

Jaguar 小姐。我們正在冒險。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2016年6月出版《我們正在冒險:開啟親子新關係的露營車之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7296 

*2015年7月出版《戒吼媽》:挑戰21天不生氣的教養提案(與親子天下合著)
http://goo.gl/EmHy4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