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隊友是怎樣練成的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2,5062019/08/24

放學之後,小小豬把午餐袋拿到廚房給媽媽清理。我一打開,只見袋裡凌亂不堪,散落著生菜屑火腿屑等三明治餡料的殘骸。我叫來小小豬:「怎麼吃成這樣?這樣好難清理的。」 小小豬委屈道:「我也不知道,我一打開三明治它就鬆開了,所有的東西都掉出來了⋯⋯我只好慢慢揀起來吃。」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每天早上我為小小豬準備午餐的三明治,包裝特別仔細,用烘培紙折成口袋狀,封口處貼上小貼紙,他撕開貼紙以後就可以拿著包在裡面的三明治吃,不太可能發生餡料掉出來這種事。小小豬一向也吃得很乾淨,今天大概是意外吧。

但是,一連幾天,小小豬帶回來的午餐袋裡都散落著三明治餡料,帶馬鈴薯沙拉三明治那一天,馬鈴薯泥一大片糊在午餐袋內側、卡在拉鍊夾縫裡。刷著午餐袋,我臉沉了:「你最近到底怎麼回事?」小小豬委屈著,說不出個所以然。

第二天早餐時間,父子三人在餐桌前坐下,準備享用豬豬鬆餅,我還在廚房裡幫小小豬做三明治。江小豬走進來,貼心讓我先去吃早餐,他來幫小小豬包三明治。我心裡一動,想起這幾天的三明治都是江小豬自告奮勇包的,便站在原地觀察了一下。只見江小豬胡亂扯下一張烘培紙,邊緣也沒切齊,就把我剛做好的三明治放在烘培紙中間,胡亂裹起來,然後拿著那一團皺皺的紙,塞進午餐袋。噹噹!真相大白了。這麼亂裹一通,別說是六歲小孩,要我打開這樣一個三明治,簡直像拆地雷,餡料不掉一地那才奇怪呢。

心裡有氣,我冷冷道:「包成這樣,小小豬是要怎麼吃。」 江小豬一臉矇逼的看著我,不知所謂。看到他那表情,我更來氣,加上這幾天冤枉小小豬的負疚感,我先「示範」了一遍拆三明治的過程—那餡料果然落了一地,跟著便數落江小豬一頓。小小豬這幾天大概也受了委屈,跟著開槍:「都是爸爸害的啦!」

江小豬囁嚅道:「我只是想幫忙。」媽媽群組裡常見的罵老公神句從我嘴邊冒出來:「幫什麼忙,家事不是我該做的。」江小豬不說話,父子三人也無心再享用我做的豬豬鬆餅,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去了,人人灰頭土臉。

後來我自覺好像有些過份了:雖然說家事不全是我該做的,但是按照家裡的分工,吃飯時間媽媽做飯、爸爸洗碗、小小豬擺餐具,是我們的共識,包三明治的確是我的工作,江小豬幫我包了幾天三明治,我沒謝他,他做不好就罵他一頓,是不是有點苛刻了呢?

這麼一件小事,卻令我如鯁在喉。跟媽媽朋友們吃下午茶的時候,我告解般地說了這件事,立刻得到許多同情:「男人做事就是不用大腦啊!」「洗碗的跟刷水槽的菜瓜布都搞錯,髒死了。」「叫他洗個衣服,也不知道把牛仔褲分開洗!」「後來我通通撿起來自己做啦!他可以躲在房間滑手機了。」「怪自己瞎了眼找到豬隊友啦!」

妳一言,我一語。我的思緒卻飄遠了:丈夫究竟是本來就是豬隊友,還是在妻子的嫌棄下變成豬隊友? 就拿這幾件事來說,那天早上,我在小小豬面前數落江小豬,他一定很傷心,以後還會有想多分擔家事的熱心嗎?之前在日本推特上看到網友激烈辯論刷水槽和洗碗的菜瓜布是否應該分開,所以的確有人從小家裡就習慣同塊菜瓜布刷到底的——這種事可以溝通吧?說起來,我也曾經為了江小豬把牛仔褲跟淺色衣物混在一起洗而批評他,後來發現我婆婆就是這樣洗衣服的,才知道冤枉他了,不是他不用大腦,這是他從小家裡的做事方式啊。

最重要的是——自己撿起來做真的比較好嗎?當妻子包辦一切,傳達給丈夫的訊息就是:「你不行」。那麼,他除了當個豬隊友,還能有其他選擇嗎? 妻子與母親的苦水滿溢,但豬隊友或許正是我們自己訓練出來的。

週末,我在家裡開三明治派對,讓大小三豬一起練習三明治包裝大法。媽媽不必完美,只要夠好,隊友亦然。我的江小豬就是個夠好的隊友,而我們會一起把小小豬和迷你豬教育成夠好的隊友。

延伸閱讀:
貧賤夫妻奮鬥記
柴米夫妻修煉記
我是媽媽,我不偉大

*本文出自【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作品常見台灣《親子天下》及美國Baby Center等刊物。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