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學習不是只為了當下

瀏覽人次:582019/06/26

網路上延燒的一個議題就是:文言文的比例在高中課本比例的調整問題。很多人反對文言文的原因,其中不外乎就是上課只能靠死背,考試也就是只考默寫、解釋、注音。而的確事實上畢業之後,這些內容你也不會遇到,因此就讓人覺得讀它很沒必要。
 
今天不高談闊論講道理,我先來講一個自己經歷的故事。
 
我很幸運,高職雖然不愛讀書,但是遇到了兩位非常棒的導師,一位是當初沒放棄我,硬是將我從退學處分拉回來的陳衍文老師,另一位則是高三因為陳老師升任為教務主任之後,臨危受命來我們班導的鄭美瑜老師。
 
記得這位國文本科的女老師,在電子科的男學生們面前的第一堂課,就是發給我們一人一張紙,這張紙上面寫著文情並茂的情書。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師丈當年追求鄭老師時寫的其中一封信。
 
信的原文是文言文的寫作方式,因此我們一開始看的時候滿頭霧水,但是一經鄭老師在課堂上解釋每一段白話解釋的意思,立刻引來全班哄堂大笑,也讓我這個過去對古文毫無根基的人,對文言文再也沒有只有默背、時代久遠又八股的印象,原來文言文這麼有趣。


 
雖然畢竟制度上,還是得用考試來評量一個學生的學習程度,因此國文考卷依然沒有變化,填空、默寫等。不過鄭老師除了課本內的既定教材以外,也常常自己印製一些不錯的文獻經典讓我們閱讀。
 
不論白話文學還是文言文經典,講課文的時候也會盡可能的同時交代作者的背景,以及作者在寫這篇文章時的情境,讓每一堂課都不再只是「朗誦課文」、「老師告訴大家這段話什麼意思」、「哪些題目會考」在鄭老師的努力之下,讓每一次國文課都是有趣的故事課。
 
我不敢說我自己因此國文能力有提升到多強,但是起碼在閱讀這些文獻的時候,可以變得沒有壓力,並且更容易融入這字裡行間的美,用心感受每一篇文章當中,作者的喜怒哀樂。我想,老師應該也清楚,當下的我們無法在短短一年當中一口氣補回多少國文基礎,但是最起碼她先打開了一個學習最重要的核心:「培養興趣」。
 
至少在當時,讓我從此對文言文與白話文都不排斥,也打下了後來設計「唐詩功夫」與現在武學結合文藝的基礎。
 
我很喜歡文言文言簡意賅,一首唐詩短短二十幾個字,就可以把作者所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事物盡收眼底。「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區區十四個字,就可以把作者那種慷慨激昂的情緒,直接讓你也一起感動。一篇《師說》哪怕擺在一千年後的現在依然不落俗套。更別說同樣作者的《祭鱷魚文》,一開始看的時候覺得這是什麼?後來老師一講解背景與白話解釋之後,讓我們笑翻了。
 
當然,鄭老師並非只讓我們看文言文的好,也有讓學生看一些近代散文與作品。
 
得說,所謂比例高低根本其次,選擇經典佳作讓學生有限時間吸收,並且還能引發興趣讓他們延伸閱讀其他文獻、培養自己的底蘊才是關鍵。 
 


國文重不重要?對我來說它比起數學、英文等等其他學科,在學習的一開始時是最重要的。不論文言文還是白話文,在學習的過程中閱讀大量不同的文章,就是讓我們練習掌握對於文字的敏銳度與背後的意義。
 
不論你要理解數學的公式還是科學的現象與步驟,在我們周遭,中文還是傳遞訊息的主要方法。因此從各種課文當中培養出對語文的吸收與理解力,反而才能對其他科目有更好的學習力。也能避免因為對於文詞的敏銳度不足,而常常陷入「文字陷阱」當中。
 
有人說反正畢業之後,投入職場根本用不上文言文所以乾脆廢除...我也想說,小朋友在國小、國中這段過程中,為什麼每個科目都要接觸?不就是因為我們無法確認每個孩子他們在未來會往哪個領域邁進,因此在通識上,都讓孩子們在既定模組化的教育環境中,盡量都可以接觸與嘗試,好讓他們的天分與真正的興趣,不會因為父母的設定與環境的限制下,失去了探索到的可能。
 
當然,學生在有限的高中生涯當中,該如何將所有課程調配得宜,這真的得仰賴專家學者的集思廣益。但是假如我們單純就因為這個議題,而把問題上綱到文言文與白話文之間的戰爭,那麼就真的可惜了。
 
好文章都應該傳遞給下一代,不論古代還是現今、國內還是海外。

* 本篇文章由【武林文創】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親子防身專家 任培豪

親子防身專家 任培豪

武林文創創辦人,唐詩功夫文創教育系統創始人,現任中華武學人文推廣協會理事長,榮獲經濟部國家產業創新獎-創新菁英。

研發結合經典唐詩與中華武藝的「唐詩功夫」文化創意教育系統,使親子防身教育得以向下扎根,入選《親子天下》教育創新100,並榮獲文化部「文創之星」創意加值競賽冠軍。

Diageo 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得主,亦是台灣第一位登上TED x Taipei年度大會公開發表的武學教育家。

長期推廣親子日常防身概念,倡導在吟詩打拳中,同時開發孩童的智力與體能,使習武對孩子們而言,成為健康、素養、自信的代名詞。開啟文武合一文創濫觴的急先鋒,為傳統武學注入活水、賦予無限創新。全台灣走透透的馬拉松推廣,促使文武雙全的君子教育轉化成親民且令人嚮往的文化資產,進而發揚武學之美。

著有《親子一起練功夫:鍛鍊體能與防禦力,提升專注力》、《讀唐詩練功夫:教出孩子允文允武好品格》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