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母親:原來我們都有容易自責的體質

瀏覽人次:4072019/05/10

記得某次,我婆婆問我說:「妳說小孩四個月要吃副食品了,要買米精麥精嗎?妳那邊比較不好買,要買可以跟我說~」
我說:「歐,米精麥精是合成的耶,小孩最好吃原型的食物(原始形狀)比較好喔~滿四個月我會打米湯給她吃,接著會用一些馬鈴薯、菠菜、胡蘿蔔慢慢加...」

line的這頭,我看不到婆婆的表情,但她也許在忙,是過了一陣傳了訊息說「恩,如果有需要再跟我說」,這個副食品的對話就到這裡結束!當時,我也沒有多想什麼。

兩週後,我和我媽有類似的對話和場景....

我媽問我說:「妳那個副食品阿,知道怎麼弄嗎?」
我說:「我知道啊!」看她一臉狐疑(質疑)/其實是我自己投射被質疑的焦慮...
我說:「要一次給一種食物,試三天,然後看有沒有過敏,再給下一樣...奶蛋放最後試...」。

看著我媽的表情,從關心到困惑,我問她說:「什麼表情...那妳以前都給我吃什麼啊?」
她說:「我對不起妳,其實,我沒有給妳吃副食品耶!」

(what?)

如果是前幾個月賀爾蒙還不太正常的我,可能心裡面就會出現許多os例如:「媽,what are you doing?我好可憐」之類的。(賀爾蒙實在會創造內心很多小劇場)現在身體和腦袋都恢復正常,我突然關心起她過去那個年代都怎麼養小孩?

我說:「那我都吃什麼?我怎麼銜接成人的食物的呢?」
她說:「以前,她們都說要吃〝罐頭〞日本進口的那種最好,我就偷偷托小叔叔去買,然後偷偷餵妳...不過妳真的沒吃過副食品」,看她滿臉懊惱,我實在沒有抵抗力...
我說:「妳該不會給我吃貓罐頭,還沒幫我擦嘴刷牙吧?」說這些想本緩和一下氣氛。

但是我感受到,此刻不用我說什麼,也不用我覺得她怎樣,她已經在自責了,她吞了吞口水,勉強擠出這句:「妳好棒哦!都知道要怎麼養小孩,給小孩比較好的,媽媽對不起妳,我都不知道也沒辦法這樣做」。

歐天哪現在是演哪齣,歐超尷尬,我不是要她變這樣啊~~小孩在旁邊一臉困惑的看著我們~演哪齣?我連忙跟她說「每個時代流行的不一樣啦!這讓我想到我婆婆在問我米精麥精的事,回想起來我那樣回答好像不太禮貌...」

她說:「歐對,還有米精,我們那時候流行米精麥精和配方奶,其實當時很少人像我這樣餵妳母奶到十個月」,「大家都流行x力富阿,說配方奶可以讓小孩營養均衡,但我買不起,就只能給妳餵母奶」(什麼鬼話,我聽不下去了)

我看著她,抓著她的肩膀說:「媽,妳別這麼自責好嗎?現在醫學研究會這麼鼓勵餵母乳,是因為母奶是全天下最符合妳的寶寶的食物了!」
她說:「其實,每次看妳帶小孩,都覺得妳怎麼這麼厲害,都知道好多訊息,妳們現在的媽媽都好厲害,好多資訊真幸福!」

我想了想,跟她說...「所以,當我又急,又義正嚴詞的跟妳說應該要怎樣的時候,妳是不是感到很有壓力?」
她說:「那沒什麼啦,妳也是為小孩好啊,我們都是為小孩好啊!」(我媽媽那50年代溫良恭儉讓的女性應該跑出來了)
我說:「妳剛剛講的時候好自責,覺得好像沒做好,但其實妳已經做到最好的啦,還好我有喝到母奶,還喝好久耶!」我不確定這樣有沒有安慰到她。
她說:「就覺得如果時間如果能重來,我想做的更好,讓妳得到最好的照顧。」天下父母心,跟我現在對小孩的心境都一樣,我突然想跟他說點什麼。
我說:「其實當你們問我的時候,我也感到很有壓力,我想我這麼急著回妳,甚至說什麼米精麥精那種合成的東西,只是急著想跟妳說"我已經做功課了唷"~"我知道怎麼做喔"~

突然覺得我好像一個小學生,被爸媽問她明天書包整理了沒,很急著說"我做了啦,我整理了甚麼"這樣,我怎麼這麼像小學生....」

我發現,在長輩面前,我就像一名想要表現好的學生,說我昨天有預習什麼,複習什麼,希望他們覺得有妳這麼棒的小孩好幸運之類的,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在對話的過程,無論是晚輩和長輩的我們,提到養兒育女我們都這麼有壓力。說什麼都覺得被要求或被質疑,這種質疑的感覺其實是因為「我們都很在乎對方、我們都很介意對方眼裡的自己」這樣的壓力,在對話的過程才會一直發生和比較著。

我在乎的是怎麼被視為一個好媽媽,好讓爸媽放心;她們也許在乎的是,妳要趕鴨子上架成為媽媽了,知道這個嗎?知道那個嗎?不知道的話,我們可以幫忙分攤阿。

只是,上個年代的女人,說話不會這麼直白,他們只是盡可能的"不把壞的感受往心裡去",也盡可能吞忍。面對他們的婆婆,除了吞忍老一輩的叨叨念和要求(怎樣當媳婦),現在也吞忍新世代父母各種心情和焦慮。他們吞忍的,比我們想像的多好多;另一種類型是如果不能感到吞忍,就要努力爭"自己是對的"、妳沒禮貌之類的,大概就分這兩種。

和媽媽溝通完畢,我突然想起婆婆,我在當時都沒有機會跟她說:「很抱歉,我的回話也許也造成了妳的壓力和不解,也許我只是急著想跟妳說"我會照顧好小孩"、"我想體貼妳,也想讓妳知道我是不想讓妳操心的媳婦和媽媽"。但在說的過程,我也失去了好好說話的心理空間,更沒有意識到長輩的心境,我希望能和妳表達的是,我不確定那些話有沒有因為說太急,而傷了妳的心。」

因為,沒有任何母親,是要被拒絕和嫌棄的,大家都已經用最好的,在對待兒女罷了!而這也讓我看見,每個母親都有容易自責的體質,而我們都是有責任感和愛家的人,所以任何關於孩子的事,都容易往心裡去,也容易讓自己難受,也吞忍難受!

也許,跟著時代轉移,我們都不需要這麼委屈,能夠好好說出彼此的心裡話,但這需要許多練習。也許,家庭的歧見,可以轉化為多元的聲音,讓家,是允許多元聲音的家,而多元聲音就像管樂創造出不同的樂曲,也有機會,順著時代的演變,跳脫出誰對誰錯,怎樣比較好的說法,以事實和小孩的發展為主,去創造不同的對話...轉化到另一種「我是這麼做的,妳覺得呢?」、「我是怎麼被養大的呀?」、「過去都怎麼養小孩?哦~現在醫生都說...唷」、「妳是這麼認為的呀?我的看法是....」、「我最近學到的是...跟你分享」..這樣的對話。

面對能夠跟媽媽真心誠意的表達我的心境,我覺得很幸福,希望在跟我婆婆之間逐漸開始可以直接表露這樣的心境,身為媽媽,我們都有容易自責的體質,不需要別人在多加壓力,我們自己聽起來都是壓力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慢慢鍛鍊心裡的韌力,和養兒育女的自信,在摸索中,聆聽經驗,篩選訊息並加以消化和實踐,找到自己最舒服的育兒方式,才會讓我的小孩也感到自信和舒服~

在這個屬於母親的日子,身為女人,我感到非常驕傲且自信,因為我們從身在家庭,又一腳踏入另一個家庭,創造自己家庭的文化和價值,邀請家內的許多人一起合作,做責任的畫分彼此支援,這跟身為公司的總監有何不同呢?(笑)

祝福大家母親節快樂~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面對伴侶,妳也會有不愛他的時候
你的另一半像長不大的小孩嗎?
家庭關係中,如何增加良性循環

* 本篇文章由【跨界。強悍且溫柔地出走】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黃之盈諮商心理師

黃之盈諮商心理師

我始終相信:「當一個人有機會被聽懂,他將不再感到瘋狂!」

國家高考諮商心理師,自由時報愛情專欄作家,中學專任輔導教師
曾入圍「姊妹淘babyu部落客之星」,為【創意玩生涯】專欄作家

擅長以細膩溫暖的口吻,
解析讀者在親子、伴侶、婚姻與家庭關係中 ,困惑又脆弱的心!

近年來帶領心理諮商工作坊及專題演講,藉由心理諮商的獨特觀點和見解,
帶領讀者看見親密關係的衝突和爭執的背後,都期待被愛、被滋養的心情..

黃之盈心理師的部落格:《跨界。強悍且溫柔地出走
粉絲團:《黃之盈心理師的暖心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