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替罪惡感買單

作者:雙寶娘

瀏覽人次:3,1932019/04/10

和家人外出用餐,結帳時看到一群男人在櫃台前搶著付錢,我覺得有趣,因為鮮少看到一群女人搶著付錢,會有這種舉動的多數是男人。不過,說到某種東西,有很多女人就會爭先恐後搶著買單。
 
那個東西是什麼呢?
 
上班族媽媽的罪惡感
 
我的朋友A是個上班族媽媽,前些日子工作量比較大,比平常下班的時間晚了許多,她一時興起打電話給幫她帶孩子的公婆,說自己要去幫公司買個東西,明天上班時急著要用,其實是一個人跑去逛街血拼。
 
結果回家的路上,婆婆打電話來,說女兒突然發高燒,祖孫二人現在待在急診室,聽到婆婆著急的聲音,她心裡一下子就難過起來了,開始埋怨自己,怎麼今天會開口騙長輩,結果自己一個人跑去放鬆,如果剛剛結束工作後就馬上回家,肯定不會讓老人家和孩子招受這種折騰。
 
一邊開車,罪惡感一邊迎面襲來,她禁不住開始掉眼淚,每天早上出門,孩子死命巴著她不放手的模樣突然浮現在腦海裡,離開孩子陪不了他,陪了孩子又養不起他,遊走於工作和家庭,有時真的讓她喘不過氣。尤其,那種沒能好好照顧孩子的罪惡感不時折磨著她。
 
全職媽媽的罪惡感
 
那全職媽媽就沒有罪惡感了嗎?當然是有的!
 
我的朋友B有兩個兒子,這無形之中加深了育兒之路的困難度,身為全職媽媽的她每天都要忍受高分貝的爭吵聲,兩個兒子一吵起來簡直可以把屋頂掀翻,最慘的是她一天到晚都被樓下的鄰居投訴沒把孩子管好。
 
孩子開始上學之後,因為沒有工作,身邊人開始質疑她遊手好閒,紛紛勸她趁孩子大了可以再找個工作,但她沒有長輩可以幫忙照顧孩子,另一半又遠在對岸工作,孩子剛上學免疫力不好,三天兩頭的在生病,其實她每天都忙得像停不下來的陀螺,躺平的時間往往是12點過後。
 
有一天,孩子又被老師投訴在學校欺負同學,趕去學校的路上,因為太著急了不小心出了場小車禍,未能在預定的時間裡去接孩子,等待保險公司來處理的時間裡,她一個人無助地站在毒辣的大太陽底下,一股「沒把孩子教養好」的罪惡感猛烈地在心裡流竄。
 
罪惡感從哪裡來的?
 
其實所有的罪惡感都是人所製造出來的,也就是說罪惡感來自於後天教育的培養,大人在孩子心中種下病態和戰慄的種子,讓孩子內心充滿恐懼,如此一來大人叫孩子做某件事情,他就會依本宣科照著去做,當孩子開始有自我意志,知道照著做是愚昧的,也想試著反抗,然後做出違背父母教條的事出來,罪惡感於是升起。
 
比如說,父母告訴孩子,「你要做個聽話的孩子,如果不聽父母的話就是不孝順,」這句話就是病態和戰慄的種子,讓孩子心懷恐懼,以此來要脅孩子去好好讀書、做他們想做的工作、過他們想過的人生,當孩子一旦不聽父母的話,就拿不孝順的控訴來指責孩子,孩子也會因為沒聽父母的話而心懷罪惡。
 
為什麼女人比男人容易有罪惡感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有罪惡感,比如說孩子生病時,媽媽可能會自責沒有好好照顧孩子,爸爸則認為生病很正常;又比如說媽媽自責要工作無法好好照顧孩子,爸爸則很淡定表示不工作難道是要孩子喝空氣長大嗎?
 
女人焦慮男人淡定的原因,有很大的因素來自社會要求的不同。我一直認為社會是父母形象的延伸,用白話文來說社會就是一個尺寸最大號的父母。
 
當女人無法達到社會這個大父母的要求,女人的罪惡感便油然升起,偏偏社會對女人的要求特別多,清單列出來恐怕能圍繞地球一圈,宛如一條長長的遮羞帶,將女人層層包裹起來,密不透風。
 
男人當然也同樣背負社會要求,但和女人相比起來,相對應就少了許多,這是不爭的事實。
 
何必自責,必要的時候,一定會有人過來罵你
 
行文至此,我腦中突然浮現朋友分享在臉書的金句,「何必自責,必要的時候,一定會有人過來罵你,」真是心有戚戚焉,這世界最不缺乏的就是插著腰,對你的生活指指點點的人,既然此類人種已經爆棚,我們又何必接下責難自己的角色呢?

親愛的,人生苦短,不如認真扮演好一個愛自己的角色吧!

* 本篇文章由【雙寶娘】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雙寶娘

雙寶娘

雙寶娘,本名譚惋瑩,居住上海的台灣人。做過老師,當過全職媽媽,現在是自由寫作者。


堅信教養要順著人性,寫作能夠改變生命。


著有《別只教孩子善良與光明》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