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從未發生的性騷擾案,教會我更勇敢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8872017/05/25

圖為學生時代的曾小貓,與本文無涉。

似乎是受到新聞事件的影響,最近性騷擾成為大家常常討論的話題,忽然有許多人跳出來分享自己被騷擾被侵犯的經驗。很悲哀,但曾小貓一直感覺只要是女人,必定或多或少地受過騷擾。中學時代在公車上被摸屁股還會感到害怕與憤怒,進入職場時被襲胸已經能翻個白眼,轉身忘記這回事。
 
而今天小貓想寫的,是大學時代一起從未發生的性騷擾案。
 
那一年,小貓擔任系學生會會長。學年即將結束的某一天,系主任把小貓叫到辦公室,聲稱系上某陳姓副教授性騷擾女同學,並指示小貓,身為學生會長,應該主持正義,負責組織被騷擾的女同學,連署指控陳副教授性騷擾的行為。
 
小貓聞言,且驚且疑,驚的是從未聽說過陳副教授有性騷擾女同學之事,疑的是主任如果確實知道副教授有不軌行為,大可逕行懲處,何須學生會打頭陣?
 
但當下小貓也只好唯唯稱是,退出主任辦公室。幾經思索,還是和幾個女同學、學姊學妹商量了這件事,但是沒有什麼結果。過了幾天,小貓又被叫去辦公室,只好向主任報告,經打聽沒聽說陳副教授性騷擾女同學。
 
主任大怒,拍桌道,「不找到30個女生連署,我就當掉妳的設計課,再記大過處分!」小貓大著膽子說,「真的沒有這個事,要去哪裡找30個女生聯署呢?」主任說,「妳開個頭,後面的事我自然有辦法。妳聽話,誰敢不聽話?」
 
小貓又驚又懼,回家向爸媽哭訴,貓媽聽了不信,過幾天主任真的以「不服管教、對師長態度橫暴」為由,報學務處記小貓大過。同時再把小貓叫到辦公室,告訴小貓,只要乖乖聽話,就撤銷大過處分。
 
記過通知單送到家裡,貓媽看了終於覺出不對勁。當時小貓正準備申請轉新聞系,既有此事,貓爸貓媽一致認為,不如直接轉學,遠離是非之地。報考轉學必須原校休學,主任拒簽小貓的休學生請書,貓爸動用關係找來立委干涉,小貓終於脫身,行李款款逃難似的離開了學校。
 
後來,小貓在報上看到陳副教授性騷擾女學生的醜聞報導,令小貓不敢相信的是,在小貓下下任系學生會長帶領下,竟真有30名女同學出面指控。一連數天媒體將此事炒得沸沸湯湯,這就是2003年轟動一時的輔仁大學性騷擾案
 
陳副教授的律師聯絡貓爸貓媽,表示副教授是系上人事鬥爭受害者,希望小貓出庭作證,證明主任曾以記過威脅,要求小貓組織女同學,對陳副教授作不實指控。但貓爸貓媽因保護女兒心切,反對小貓出庭。小貓自己也害怕惹事,最後沒有出庭。
 
這事就這樣被小貓拋諸腦後,隨著小貓出國留學,這事也逐漸被淡忘。
 
後來,小貓曾短暫回國半年,在某報當記者。一天採訪台北地檢署一位謝姓檢察官,在檢察官桌上看見一份不起訴處分書,被告名字赫然是當年的系主任。小貓向謝檢察官借來處分書細讀,原來是陳副教授告發主任和小貓的下下任學生會長誹謗及妨害名譽。小貓告訴檢察官:「這是我的老師啊!」
 
從檢座處小貓得知,陳副教授涉嫌性騷擾一案,雖指控者眾,卻無真憑實據,陳副教授得以全身而退,自請辭職,並在另所大學覓得一席教職;主任則在後來的學院派系鬥爭中中箭落馬,亦被迫離職。可謂兩敗俱傷。
 
檢座最後說,「雖然在法律上陳副教授是清白的,但堂堂一個教授,一生清譽就這樣毀了。」
 
小貓聽了,非常難過。才知道,清者未必自清,濁者未必自濁;三人可以成虎,積毀足以銷骨。回到家,馬上找出當年的系通訊錄聯絡陳副教授,是師母接的電話,表示已經不想再談這事。
 
轉眼十幾年過去了。小貓一直忘不了這事,悔恨當年沒有更勇敢,挺身出庭作證。
 
這十幾年來,小貓跟所有在社會上打滾的人一樣,也見多了恃強凌弱之事。在許多個的當下,小貓也曾阿Q地對自己說,「算了吧,忍忍就過去了」,但總會馬上想起了大學時代的那點往事。於是,不論得罪多少人,十年來,小貓從來沒有保持過沈默。
 
因為我可以更勇敢。因為只有更勇敢,才不會後悔。

*本文出自 【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作品常見台灣《親子天下》及美國Baby Center等刊物。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