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跑犯罪新聞的記者媽媽,這是我對A片的看法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1,0612016/05/27

曾小貓是一個記者,而且是跑災難和犯罪新聞出身的記者。
 
我第一次看到A片,是22歲剛出道的時候在台北市警大安分局。那是串流傳輸(streaming)時代來臨以前,台北市中山和大安兩分局時不時查獲地下A片光碟。大安分局刑事組(俗稱三組)有一位警察大哥常常在寫查獲A片的報告,他把「違禁」畫面(就是暴露性器或性交的畫面)列印出來,附在報告上。我們記者沒事就在三組泡茶,跟警察聊天。跑社會新聞的多半是男記者,那個時候常駐大安分局的女記者只有我一個。同業前輩向警察大哥打趣說,好啊,你常常有免費的A片看。警察大哥苦著臉說,有什麼好,看多了這個回家看到老婆,就算想要也硬不起來。這些對話對當時還沒有性經驗的我來說,常常覺得難以理解。但是我永遠記得,警察大哥那一臉的苦悶。

最近有機會和美國男性泌尿及生殖醫學會的Najia醫師談這個話題,我才知道那就是色情誘發勃起功能障礙(porn-induced erectile dysfunction, PIED)。警察大哥那大概也算是工傷吧。
 
我看到過最變態的A片,是懷著小小豬的時候在聯邦移民及海關執法局(Federal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ICE)的洛杉磯辦公室。當時他們破獲跨國兒童色情片製作集團,逮捕50餘人,起出光碟片數百張,該集團專長拍攝虐殺主題影片,起出光碟中有兩歲男童被姦淫後關進烤箱裡烤的畫面。我一向支持廢除死刑,可看到新聞稿也不禁怒火中燒,覺得這幫人怎麼這麼該死。多數人恐怕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想看兩、三歲小孩被姦淫後虐殺的A片。但令人不寒而慄的事實卻是,這種A片的市場還真不小。

跑過這些新聞,我才知道,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八釐米》、喬許哈奈特主演的《黑色大理花》,裡面的故事都是真的,而真實的故事只會比電影的情節更令人心塞。
 
我跑過最悲傷的A片相關新聞,是小小豬快兩歲的時候,奧勒岡州德蘭岱爾市一位剛生產的A片女優用母乳來拍片而不是餵寶寶,讓她的新生寶寶活活餓死。死去的男寶寶才七週大,驗屍確定寶寶死於饑餓以後,警方以涉嫌謀殺和虐待兒童致死等罪名,將寶寶的父母逮捕。調查指出,寶寶27歲的爸爸經營色情片網站,22歲的媽媽則用母乳來拍噴乳A片而沒有餵寶寶。跑完這條新聞我整個人都不好了。為死去的寶寶心碎,也為他的年輕媽媽心碎。傳統的成人片工業是一種以剝削女性為本質的產業。案發當時那位媽媽才22歲,我聽警察大哥說,她從事A片工作的時間跟我從事新聞工作的時間一樣長。這表示她從12歲起就在成人片中演出了,當時她自己也還只是個孩子。

一個做色情表演的小女孩和她十年後餓死的寶寶。兩個我們來不及拯救的孩子。
 
上個月,猶他州成為美國第一州正式宣告色情影片書刊圖片是公共衛生危機,立法禁止,希望保護民眾不受A片成癮所害。隨後《時代雜誌》以封面故事大篇幅報導了A片對當代青年身心健康的影響。我看了深受感動,也想跟風寫一篇給國內的爸爸媽媽看。《親子天下》的編輯好意告訴我這是一個冷門題目,但還是同意讓我寫。我也知道這是一個冷門題目,但我無法說服自己不寫。礙於篇幅簡潔的寫了,冰冷的報導實在無法表現A片工業背後的斑斑血淚於萬一。不過,我真的好謝謝編輯給我這個機會。事實上編輯是對的,這篇文章刊出來以後,點閱和按讚數的確都比我其他親子下的文章少得多了。

身為一個母親和資深犯罪記者,我的聲音微小,但希望被聽見:色情相關產業無疑是人類最古老、恐怕也是最悲傷的行業。而其對我們的孩子身心的影響,是每個父母都需要去思考的。
 
延伸閱讀:為什麼我們需要和孩子討論色情片?

*本文出自【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作品常見台灣《親子天下》及美國Baby Center等刊物。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