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的兩歲小麻煩一起靜心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2,0512016/05/12

照片來源:何金鈴攝

這幾年靜心忽然紅火起來,就好像瑜珈在1970年代一樣。去年我為了寫一篇關於和孩子一起靜心的文章,採訪了靜心倡議機構Meditation Initiative的創辦人Jeff Zlotnik。他告訴我孩子可以從五歲開始練習靜心,從每次兩分鐘開始。 

「是嗎?那真會有用嗎?」

「是的。」他接著向我解釋,雖然科學研究只能證明連續40分鐘以上的靜心對人類大腦有益,要求五歲的孩子連續靜心那麼長時間幾乎是不可能的。兩分鐘的靜心練習對五歲孩子而言是合適的長度,而且「即使是短短兩分鐘的靜心練習,也有助於紓解孩子的壓力、平靜他們的情緒。」

平靜!這兩個字跳出來了。我的小小豬當時兩歲,我深深感到人家說「可怕的兩歲」的確是有理由的。

「那兩歲的小孩呢?」我充滿希望地問。「妳可以試試看。我覺得那還是會有幫助的。但他們可能無法連續靜心兩分鐘就是了。」 他說。

夠好了。那天我回家的時候,心裡有個計畫。然後就像我預期的一樣,那天晚上當我準備把小小豬放上床時,我的兩歲小麻煩開始談判了。

小小豬:「我想再刷一次牙!我的牙齒癢癢!」

曾小貓:「牙齒癢?有那種事嗎!?」

小小豬:「我還要喝一杯水,這樣我就可以再去尿尿一次。」

曾小貓:「你想睡在馬桶上嗎?」

小小豬:「我要兩個故事。」

曾小貓:「我已經唸了三個故事給你聽了。現在是睡覺的時間了。我要關燈了。」

然後——來了!我的兩歲小麻煩把自己扔到地毯上,開始大聲嚎叫。

「好啦,好啦!」我抱他起來。「我們來玩個遊戲好嗎?」

「好!」嚎叫立馬停止。

我告訴他:「這是呼吸遊戲。我們把眼睛閉起來,然後注意聽自己的呼吸。」

「什麼豬意?」

「聽自己呼吸的聲音就好了。」

他照做了。我也閉上眼睛。我聽到他刻意大聲呼吸。這讓我想笑,但是我忍住了。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到他在碰我:「媽媽?」

我張開眼睛。他正在看我,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我們還在玩嗎?」

「是的,」 我說:「這就是呼吸遊戲。看誰呼吸得久。」

「我太累了,不能呼吸了。」 他說。

「你想躺下來嗎?我可以唱那首龍的歌給你聽。」

「好。」

所以他躺下來,聽我唱〈魔法龍帕夫〉。我唱完以前他就睡著了。

我們第一次的靜心練習持續了30秒!我真是太自豪了。

那天晚上我向江小豬報告了我的偉大成就。他嗤之以鼻:「妳耍詭計!我打賭他再也不會跟你玩什麼呼吸遊戲了。」

但猜猜怎麼著——他又跟我玩了!第二天晚上我用同樣的伎倆讓他冷靜下來,上床睡覺。然後是第三個晚上。第四個晚上。我的小小豬這個月滿三歲了。他終於發現那是一個詭計。「那不是遊戲,媽媽,」前幾天他對我說:「妳只是想讓我睡覺。」

「那可以是遊戲啊,」我告訴他:「那是一個讓你冷靜的遊戲。」

「什麼人靜?」這兩個字對他來說明顯太難了。

「就是在你生氣或難過的時候,讓你比較舒服。」

「喔。好。」

我們現在還是在睡前練呼吸。現在我的三歲小麻煩可以連續靜心一分鐘了。接下來我希望可以固定為自己勻出40分鐘的時間來練習「大人的靜心」。也許我會說服江小豬也加入我呢!

*本文出自【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作品常見台灣《親子天下》及美國Baby Center等刊物。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