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我是嚴母?

作者:安佐的媽

瀏覽人次:7792014/04/15

如果說,有一種儀式可以向繁亂的心情道別,在我所存在的星球中那鐵定是讓剪刀、髮捲等工具往那幾乎快糾結的三千髮絲上頭繞行一圈,幾個鐘頭後那個裡外都像是新的我,會帶著一股貫徹全身的飄揚心情,自以為是電影明星般的走出髮廊,每一個街頭上與我的眼神連上的陌生臉孔,都把一種其實是虛假的東西拱得高高的,那個東西叫做「自信」,花幾千塊大洋買一個自信,我願意啊!尤其當那無情的歲月一步步地帶走青春,這個被奉行多年的儀式更是過年除舊佈新千萬少不得的重要工作啊!
 
向行程滿檔的霍爾敲定了一個他可以「代班」的時間,我的家、我的孩子找到了暫時可以照顧他們的臨時保母,而我相信霍爾是可以勝任這一份工作的,他不也兼職了將近五年的光景嗎?於是,穿起了潮流款的鉚釘短靴,刷上了據說可以濃密五倍的大眼睫毛膏,在除夕的倒數15個小時,我走進忠孝東路的巷子,抱著期待的心情想要把那滿頭雜亂到一個極致的頑固髮絲們修理一下,而,日劇半澤直樹妻的亮麗短髮正是心目中想要變成的樣子,看著下載來的圖片,不知不覺就這麼幻想著…嗯!那張臉是湊在自己頸部以上(哈哈,每一次換造型都會這樣自我催眠,大概也是為什麼進髮廊會讓人情緒雀躍的原因之一吧!)
 
設計師Simon表弟說:「可以啊!這髮型蠻適合你的。」彷彿就是一句帶有療效的心理治療劑,幾張鈔票甘願的掏出來跟奉獻時間比起來倒也不是那麼的咬牙切齒,接下來的十個鐘頭,我好像在那一張原本還有些柔軟的黑色沙發上坐到海枯石爛約莫有一世紀那麼久,好不容易才看見鏡中那個不一樣的自己,美麗,也是要付出代價的啊!
 
玩手機、看報紙、翻翻米果的「13年沒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轉電視遙控器,然後不知道又重複了幾次這樣的動作,霍爾傳來一則Line的訊息,閉著眼睛都知道他準備要報告孩子們今日的狀況,而你知道當了媽的人好像太習慣跟孩子膩在一起,而有一種誤以為我們就是孩子的唯一那種自我感覺良好,看了叮咚一聲的那幾串文字,差一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來,它們當時是這副模樣透過瞳孔烙印在腦中的:
 
「老婆,你女兒說『媽媽不在,我們好幸福喔!』,你兒子說『媽媽不在,我們好快樂喔!』昏倒…」然後,又傳來幾張孩子們大口大口的吃著外帶義大利麵的照片,天啊,這位代班的保母您是想要探測一個作為母親的情緒商數是嘛?盯著螢幕上這幾撇黑色毛毛蟲,依循著人類自我防衛的心理,打回了幾個字,我說:「明明吃飯的時候你比較兇啊!昏倒」然後,一幕幕沒有聲音的內心戲就在橫膈膜以上胸肋骨以下的最佳舞台熱烈的上演了。
 
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每天的六點五十分,霍爾下班後的晚餐時刻。經常,面對滿桌子公公揮汗煮出來的美味料理,生性味蕾就特別敏感的安妮偶而會東挑西撿,犯起挑食的毛病,安妮的母親我相當能同理她的狀況,這大概得歸咎給遺傳,記得霍爾試圖追求我而約我一同上餐館的老舊時光,他在BBS上問我:「想吃什麼呢?」為了避免餓肚子,我決定用這個方式回答:「除了鵝肉、羊肉、內臟、鴨肉、鳥肉… …不吃以外,其他的都可以。」你就曉得,安妮的娘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霍爾,認為飲食教育是可以從小做起,便經常在暗地裡施加壓力,要我給女兒建立「飲食必須均衡」的觀念,於是,每天的晚餐時刻,孩子的爹娘便擔任起守門員的艱苦工作,明明哪些菜吃起來就是對不了胃口,偏偏要半推半就讓孩子將它嚥下,縱使我已做為一個「慈母」為目標,大概也會被這種有些肅殺的氣氛給賠掉形象吧!
 
難道,我就這樣在孩子的心目中成為一個嚴厲的母親了嗎?媽媽不在家,他們竟然比較快樂!髮廊裡的空氣頓時凝結成一團團灰色的水蒸氣,上了捲子正努力朝上戶彩的腳步走去的我到底能不能真的變成直樹妻,還是終究只是換了殼的叨念老母親,一念之間那些烏雲慢慢的從我的眼界中消失殆盡。
 
我是這麼想的,既然,孩子在換了臨時保母的照顧後顯得新鮮有趣,這個代班的職務代理人霍爾先生也因此陶醉在飽受愛戴的幸福氣氛中,媽媽我其實正怡然自得地享受著獨身的優閒時光,不也是一種新的三贏局面?決定就用這點當作談判籌碼,當作是爭取日後周休一日的請假理由吧!媽媽這個職業本來就是需要放假的。
 
後記:
頂著煥然一新的短髮回到家中,安妮佐弟的爺爺忍不住把這一件孫兒的童言童語重複播送,我則配合著演出續集,糾結著眉心,裝做是一副傷心的模樣,一直都擅長見風轉舵的安妮趕緊湊和在我身邊,帶著一貫甜到流湯的笑容說:「你想想別的開心的事ㄚ!我們現在四個人都在一起也很快樂ㄚ!」然後,試圖效法著我們常對孩子使用的『轉移注意力法』來讓我忘記傷心,不斷的問媽媽:有沒有吃蓮霧?要不要吃梨子?
 
霍爾,這個拿著刀畫出傷口的臨時保母則在此時出面扮演和事佬,頻頻的說:「孩子其實是少說一句話啦!他們要說的應該是『媽媽不在家,爸爸帶我們去買義大利麵當午餐(安妮佐弟特別鍾愛奶油火腿口味的義大利麵),好幸福喔!好開心喔!』」。
 
然後,我望著客廳裡螢幕中的畫面,徹底的了解孩子們為什麼快樂的原因:佐弟手中握著PSII的手把,忘我的操控著前端GT4光碟裡的賽車遊戲…他們的父親,用自己的方式,趁著媽媽不在家的時候,努力的帶著孩子大玩特玩呢!
 
外帶食物、零嘴與洋芋片、電視遊樂器…到底是不是讓我成為「嚴母」的兇手呢?


本篇文章由【陪伴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安佐的媽

安佐的媽

我是Enzou安佐的媽。
總是利用孩子休憩空檔分享育兒心得的全職媽媽。
有一個部落格,叫做「陪伴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enzouhuang.pixnet.net/blog)

上台北以前,是個窩在鄉下爹娘家成天懷抱夢想的純樸少女
工作以前,是個在研究所混過,實驗老是做不好的研究生。
生孩子以前,是個在醫美生技商場上闖蕩過的小綿羊。
現在,是個一天到晚帶著兩個孩子往公園跑跑、城市走走的全職媽媽。
我們偶爾跟朋友一起玩,下雨的時候在房間自己玩、看童書、隨意塗鴉,天氣好就去混公園、城市啪啪走、享受公共資源,跟孩子混了將近五年,竟發現跟著他們緩慢的腳步,這個世界不一樣的精彩漸入眼簾。

■ 寫部落格的原因:
有一天突然想著「假如明天就不能安然的活著,我能給孩子們留下什麼回憶?」,簡單的念頭,就開啟寫部落格的生涯。(blog from 2011 Sep.)
其他關於我,請看這裡:http://enzouhuang.pixnet.net/blog/post/121016877

■ 作為一個母親,我有一些話要說
從來我都不是一個完美的人,又如何能要求我們的孩子是一個完美的孩子呢?

養育孩子的過程,表面上看似艱辛,在我看來,是一個瞭解生命的機會,帶著自以為成熟的大人,回到最純潔的年紀,讓我們有機會重新檢視自己,並得以在行為上做個修正。

如果,我沒有機會與孩子日以繼夜的相處,人生的修煉就無法再更進一階,同時也真正體悟到,身教的影響力果真非同小可。藉此與天下所有為人父母者互相提醒,孩子的行為,就是我們的鏡子所反射出來的,所以下一次當我們的孩子又有新的反應,可先別急著訓斥,給自己一些時間做自我觀察,也許找得到令人生氣的源頭喔!

因為,我們不可能是完美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