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沒電視

瀏覽人次:59,1212014/07/02

標題是『我家沒電視』,不是『我不看電視』。所以大家真的不用太吃驚。
 
其實我看的電視劇還真不是普通的多,多到保羅總說我中毒太深。
 
我腦袋裡充滿了童年看電視的回憶。從最早開始有記憶後的吃飯時間就總是在看電視,小學每天寫功課也總在電視前寫。卡通新聞氣象瓊瑤劇武俠劇還有星期天的百戰天龍馬蓋仙等美國影集,布魯奇小朋友全部照單全收。
 
從前只要我在家裡的時間電視好像總是開著的。不管電視上放的是什麼,就算是超沒營養兼無限循環的無聊新聞,背景沒有電視那吵吵嚷嚷的聲音感覺就好孤寂。
 
搞到現在,我真的被制約了。每天睡前如果不看個一兩個小時的電視我就覺得今日沒有好好地沉澱心靈、無法劃下句點。更嚴重的是,每次遇到甚麼好看的影集,我便如毒癮發作般不眠不休地以馬拉松style把全劇趕完。
 
有時候劇情實在太懸疑緊張了,我還誇張到會翹班待在家裡看電視,非得把它看完才有心情做別的事情。 像七十六集的甄環傳,我當初四天不到就看完了。如果讀者發現我超過一個月以上沒發文,除了跟小孩打混仗之外,通常都是因為我又在趕某個影集。一打開電腦就直接手賤去放電視,完全沒時間上痞客邦。
 
我真的中毒很深啊。
 
話說小札克還沒來投胎的前幾年,我家裝了那時美國正開始流行的DVR,可以直接用有線頻道機把想看的節目錄下來,同一時間可以錄好多台不同的節目,留著以後有時間再慢慢看。
 
DVR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直接跳過廣告,所以後來只要看到廣告就覺得那根本是浪費時間。一段時間後,反正系統裡錄下來待看的節目超多,因為不想看廣告,我跟保羅就再也不看實況電視了。
 
久了之後,我發現我們錄的還不總就是那幾個節目,其實也都在同樣的幾個頻道上播放。每個月付錢買了幾百個cable頻道,真正有在看的似乎不到十個。
 
接著我又發現,大部分我們在跟的節目在HULU+上都有,不然通常也可以到各個頻道自家的網站上看。我漸漸養成了在筆記型電腦上看電視的習慣,這樣不管洗碗煮飯大便都可以帶著看,好方便啊。
 
(請別笑我老摳摳,這可是在iPad還沒問世的恐龍年代發生的故事)
 
 
就這樣,我家電視裡DVR錄下來的節目累積得越來越多,我們都完全沒在看,最後累積到容量爆掉。某一天我們終於決定把cable切掉。
 
於是從2010年開始,我家電視一個頻道也沒有,只能拿來放DVD唱卡拉ok跟打電動。
 
剛開始以為會很不方便,結果其實對我們的生活一點影響也沒有。電視頻道沒了之後就不會覺得沒事電視就一直要開著,沒有了背景吵吵嚷嚷的聲音,心也定了很多。
 
為了填補沉默的空白,我家開始放起背景音樂。隨著想要製造的心情氣氛,有時候放懶散的Lounge音樂,有時候放減壓的輕古典,有時候放讓人快樂的另類搖滾或流行樂。
 
當然,最近兩年來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放童謠。還好美國的童謠電台不是像華視兒童合唱團很吵的那種國語童謠。通常放的是好聽的鄉村樂風或像陳綺貞曲風那種淡淡的吉他輕音樂伴奏的可愛童謠。
 
每晚在小札克入睡之後,我們才會打開電腦看影集或是放個電影。不過用電視放DVD來看電影時,我跟保羅每次都戰力不足以致雙雙在沙發上昏倒,所以最後我們連電視都不開了。
 
去年我在懷北鼻麥的時候,懷孕賀爾蒙引起的築巢本能大發作,我家佔了一整面牆的電視櫃怎麼就越看越不順眼,總覺得這個電視我們又沒有在用,還佔了這麼大一塊房地產空間,真的很討厭。
 
來人啊趕快把這面牆清一清!
 
 
孕婦下令,保羅豈敢不依。於是我們毅然決然地把將近十歲的高齡電漿電視跟電視牆一起賤價賣掉。
 
星期四在網路上刊登的廣告,星期六就賣出去了。就這樣,我家真的沒有電視了。
 
牆空了之後彷如一張空白的帆布,剛好可以讓築巢本能發作的大娘我盡情發洩。
 
我上Amazon找到Popdecors的牆面裝飾貼紙,因為Popdecors的壁紙可以讓客戶自己選擇不同顏色搭配,也可以寫信給客服請他們量身修改尺寸。
 
那時候我已經開始放產前一個月的產假,無聊到快發瘋。收到貨之後我興奮地自己一個人花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就把它貼一貼完工了。
 
是不是很有幼稚園的fu?
 
 
 
習慣了家裡沒有電視,其實對養小孩幫助很大。
 
看電視對幼兒腦部發展的負面影響,很多教養書籍都再三囑咐,網路上像親子天下或是臉書社團裡被傳閱的文章也很多,大家應該都不陌生,所以我也不繁述了。
 
『電視迷人的聲光色彩,是幼兒腦部發展的頭號障礙。電視節目為了抓住觀眾的注意力,三不五時就會出現閃爍的色彩、特寫的畫面、大分貝的聲音。這些看來豐富的刺激,卻只能刺激腦部較原始的部分,不能幫助幼兒發展思考能力。』
 
(截取自親子天下『電視傷害,你想不到的大』,是一篇整理得不錯的懶人包,有興趣的媽媽可以點進去閱讀)
 
電視對小孩腦部發展的負面影響,嚴重到美國小兒科學會都鄭重提出聲明:小朋友在兩歲前都不應該看電視。不管是多益智性的節目,只要是在螢幕上出現的,就是有弊無利。
 
就算是沒有人在看,只是在家中製造背景噪音的電視,也會造成傷害。下圖是Brain Rules for Baby一書中提到電視對幼兒腦部傷害的章節:
 
 
不過人類腦袋裡面發生的事情極度懸疑複雜,我相信世界上有些天才可能小時候也是看電視長大的,所以看電視就會腦殘也不是能夠定論的事情。
 
(不看電視會更聰明倒有可能是真的)
 
我也不想變成在外頭一看到電視就焦慮得逼著大家關掉、或是看到自己小孩在看電視就急跳腳的極端媽媽。
 
因為我聽過太多極端父母把小孩逼到另一個極端的故事:管太嚴的父母,孩子一找到機會就如同脫韁野馬無法自控。不準看電視吃甜食的孩子,一到朋友家裡就死盯著電視猛吃垃圾食品。我跟保羅在學校認識很多在極度嚴格控管的教會環境下長大的同學,上大學得到自由後吸毒酗酒開趴亂交甚麼都來了,連神也擋不住。
 
所以我堅信中庸之道,無過與不及,不偏不倚。就算是我堅信的價值觀,就算真的很想很想雙手插腰開始說教,也要努力裝作沒事般地用環境與身教來默默地淡定地引導孩子建立他們自己正確的價值觀。
 
所以雖然我家沒電視,我們到親友家或是餐廳裡,只要不是限制級或過於暴力的內容,我還是會跟小札克坐在一起欣賞電視節目。
 
美國很多餐廳裡常常在播放不同的球賽,我們跟小札克會一邊看一邊討論球員在幹嘛,替他們加油。

小札克兩歲前,我大概也曾放過不到十次的電視給他看。主要原因是我是他身邊唯一講中文的人,一打多實在很無力,我需要他從不同的聲音來源吸收中文聲調。所以中文版的宮崎駿放了幾次,還有巧虎教大便跟刷牙也放了幾次。
 
不過讓幼兒從電視節目學語言根據學術研究結果據說是完全沒用的,一定還是要有真人互動。所以不管是宮崎駿還是巧虎,我都陪著小札克看,邊看邊跟電視人物對話。
 
保羅有時候不知道怎麼娛樂他兒子,也會抱著小札克上YouTube放獅子大象等動物亂叫或是飛機起飛的影片給小札克看。
 
不過我發現小札克會盯著電視看新鮮,頂多看個十幾二十分鐘,然後就興味索然了。
 
由於電視不是小札克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沒有被制約到。
 
因為我家沒電視,蒙特梭利學校也反對電視的使用,我相當習慣小札克在沒有電視的環境下的表現。 他每天展現的專注力與活動力,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加上蒙特梭利學校的一大主旨是要訓練小孩子的專注力,以及腦力和身體的協調互動。所以小札克在家裡自己興致蓬勃地玩一組積木玩具玩上一個多小時是常有的事情。
 
 
有一次我們到我小姑家,小小的客廳裡放了一個超級大的電視,那時候正在播放著某個小札克沒看過的卡通。於是小札克開始跟比他小幾個月的小姪子坐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眼神呆滯地盯著電視,我叫他他也不回應。
 
我馬上看出來,這不是我所習慣的、他的腦部正在思考中的專注狀況。從他的眼神中我彷彿可以看到他腦袋裡在催眠的阿法波(Alpha wave)正在增強中,導致他腦部的活動力思考力與注意力都在下降中。
 
這種很細微的不同處,可能只因為我不習慣他看電視的樣子才會注意到。還好他自己可能也不習慣自己被催眠,所以十幾分鐘後他就自動跳下沙發,開始玩起桌上的玩具。
 
另外一次,我們到另一個親戚家。同樣是小小的客廳中放了一個很大的電視。他們家的長輩不巧正在看UFC徒手終極搏鬥錦標賽。
 
剛滿兩歲的小札克不小心看了幾秒之後,這孩子竟然馬上雙手握拳佯裝正在揍人樣。
 
孟母就是因為孟子胡亂模仿惡質鄰居才要搬三次家的啊,小孩子的模仿力真不是蓋的。當場我跟保羅都被嚇到了,我突然瞭解到孟母的心情。
 
家裡沒有電視,也就不用擔心這種不小心會被他們看到大人節目裡暴力色情片段的問題囉。
 
第一胎照書養,書上說兩歲前不可看螢幕。而且對那種不管到哪裡都自顧自死盯著手機或iPad不停打電動傳簡訊、完全沒有與人互動的興趣或能力的小孩子,我真的超級看不順眼。我很害怕自己的兒子哪天也變成這種讓我想一手給他巴下去的死德性,所以電腦iPad手機等產品都不是小札克與北鼻麥拿來打發時間的玩意。
 
因為我家沒請3C保母,從認識小札克的第一天開始,讓他安靜看電視從來就不是一個選擇。所以自然而然地在認識小札克的兩年半以來,我們一點一滴地累積了很多很多互動的方法。
 
沒有電視的干擾、沒有要一直分心盯著的螢幕,我們只要在一起,就無時無刻都在互動。
 
放著音樂的時候我們會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小札克會打鼓伴奏,或是跳從學校學的新動物舞給我看,在家裡廚房客廳繞圈圈跨步走,有時候還逼我學著他一起跳。
 
 
我在餵北鼻麥吃奶的時候,小札克會自己坐在旁邊一邊玩玩具一邊跟我說話,或是拿著書過來叫我念給他聽。
 
世界在他眼中這麼有趣,要學的事情這麼多。最近他什麼事都想幫我們的忙。
 
我在煮飯的時候他要站在旁邊看,偶爾會插手來幫倒忙,不過他打蛋的功力倒是越來越專業了。
 
我一個星期會買一束花來家裡插著,小札克也指定要由他來當插花手。
 
 
小札克最近真的很不愛吃深綠蔬菜,於是我們開始熱衷打有機果菜汁。
 
每天下班放學後,他會搬一張椅子到廚房裡,站在水槽旁邊幫我打果汁。
 
自己打出來的果菜汁,他可驕傲的不得了。還指定一定要留一大杯等保羅下班回來喝。
 
 
晚餐的時候沒有電視的干擾,我們一定坐在餐桌旁一起吃。通常一邊吃一邊笑鬧著。
 
這是我們家一點一滴慢慢形成的、我相當享受的生活模式。
 
我跟保羅兩人都上全職班,兩個寶貝白天都在學校度過,每天回家後小札克忙著跟弟弟和米卡玩,連玩自己的玩具、看書跳舞的時間都不夠,哪有時間分給電視用。
 
 
前天我跟保羅帶小札克跟北鼻麥去診所打預防針。因為某些特殊狀況,預約早上八點半的時間,一直到快十一點醫生才得以進來看我們。
 
兩個半小時的時間,我們四個人待在密閉的診療室裡,身邊一個玩具一本書都沒有。我跟保羅把所有的壓箱寶都拿出來用了。從玩猜拳到接唱歌到數手指腳趾頭到跨步靠牆走,我們竟然和平度過了相當有趣的兩個多小時。
 
看完醫生之後我才想到,我們兩個都沒有想到把手機拿出來鎮小孩的念頭耶。兩年多沒電視的訓練真不是蓋的啊。
 
之前我們去小札克學校裡給父母上的教養課程,有父母提問說:晚飯時間到了,小朋友卻死盯著電視賴著不走。想把電視關掉,小朋友卻開始攤在地上鬧脾氣尖聲大哭。這種每天都要上演的戰爭戲碼讓這兩位家長覺得相當無奈,有些其他的父母也同時表示家裡有同樣的問題,問指導老師這種情形該怎麼辦?
 
我跟保羅兩人對看,其實有點驚訝。我們兩個都沒想過竟然有些家長會遇到這種難題。
 
我家沒電視,所以沒有何時開何時關的問題。電視不是小札克生活的一部分,也不是被嚴格禁止的東西,對他而言有沒有都沒差別。
 
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
 
話說回來,我小時候被電視制約到的毒癮還是無藥可解。
 
全文終,我要趁小孩不在家趕快去看電視了。
 


* 本篇文章由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今年三十歲多一滴滴,是一名在台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十一年前來到美國南加州念MBA,不小心與墨裔美國人同學保羅相識,四年後搖身變為嫁進美國墨西哥家庭的外籍新娘,家中育有兩位台墨混血電眼小帥哥:快三歲的小札克與快滿一歲的北鼻麥,還有略顯癡呆的愛爾蘭軟毛梗犬米卡。
布魯奇目前在美國某大商業銀行當投資顧問,也是一名CFP®。因為身上銅臭味與奶味太重,所以閑暇時總愛自以為是有書卷氣的作家。

請來參觀布魯奇的部落格:http://bluechwonderland.pixnet.net/blog
還有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的臉書團:https://www.facebook.com/bluech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