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孩媽媽

瀏覽人次:398,6292014/06/13

說真的,擔任男孩的媽媽跟擔任女孩的媽媽是不一樣的。雖然說男孩女孩一樣好(還是一樣可惡?),但帶男孩的媽媽跟帶女孩的媽媽,就是過著不一樣的生活。
我曾經發現一個令人嫉妒的事實,那就是出書寫育兒、寫教養的媽媽們,幾乎,可以說幾乎都是生女兒的!即使不是女兒,至少也都有一個女兒搭配一個兒子。比如林奐均,她有四個女兒。
 
比如蔡穎卿,兩個女兒。比如陳之華、番紅花,甚至是《虎媽的戰歌》作者,連虎媽也生了兩個女兒!
我很敬佩以上寫教養書的媽媽們,她們教養小孩的方式都很精采,只是我發現了她們有一個相同的背景--都生女兒。
 
如此推論下來,是不是女兒比較能讓父母實踐教養理念? 而兒子就是「高怪」!「高怪」到父母沒有自信說:「我這樣教是有用的」!
 
當我說了這樣的結論之後,我阿姨不以為然,因為她有三個超級聽話的兒子,和一個令她傷腦筋的女兒。阿姨說:「那,龍應台不是有兩個兒子? 他們還一起寫書呢!」
當然,所有統計都有例外,我的看法只是自己不負責的田野調查。但對於龍應台這個例子,我就不很同意阿姨的說法。
 
女孩總是比較好管理,女校的老師不需要像男校的老師那樣凶悍嚴厲。教養一旦凶悍嚴厲,那就變得不細膩也不感人了。
 
 
記得有一次,我帶著小福去朋友家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一群年紀相仿的孩子跑來跑去,因為玩得太瘋了,我板起臉孔說:「你們現在靜下來,把玩具收好,這樣跳來跳去很危險!聽到沒有!」在旁邊聽到的女孩都靜下來了,唯有幾個男孩像是耳朵被塞了耳塞,一句話也沒聽見,還在奔跑嬉鬧。
 
當時我抓住小福的手臂, 嚴厲的告訴他要小心,他整個人沉浸在瘋狂的歡樂中, 搞不清楚狀況。但是我瞥見旁邊朋友的女兒眼神中露出「識大體」那種表情,還偷偷小聲的跟小福說:「你媽媽在生氣了啦。」
從此我明瞭了,女生真的比較敏感,比較知道狀況。小男生就像一條狗,雖然也有聽話的,但是媽媽就是需要吼叫來引起他們的注意力,需要給他們命令,丟骨頭讓他們追,需要更多重複的「訓練」。
 
養女兒的媽媽幾乎都會說:「哪有,我們也很累好不好,我的女兒非常好動,跟男孩一樣。」
 
原本不運動的我因為生了兒子, 變得必須跟著去公園踢足球,兒子沒有同伴時,我還得跟他在溜滑梯上下之間追逐。應該是散步或去公園閒晃的家庭活動,一遇到男孩就會變成踢球、奔跑,儘量消耗體力。
身為男孩媽媽, 最好自己識相的轉型成陽光大嬸、運動歐巴桑, 讓自己腦筋簡單、神經大條。不要對自己有過多期望,像是維持過去優雅淑女的品味,或是還保留文藝女青冷靜的哲思??NO,太奢侈了,跟兒子合作吧,暫時告別。
 
也許這時有人會說, 那爸爸呢?叫爸爸帶兒子出去打球不就好了!爸爸!你不知道嗎?爸爸不過是另一個兒子。當他高興時他會當爸爸;當他累了煩了,他又變成你突然間冒出來的大兒子!
 
上週姪女跟姪兒到我家來過暑假,有了一個乖巧的女孩加入遊戲圈,我兒子變得非常好控制,吃飯、睡覺、甚至洗澡都不必我三催四請就能自己做得很好。原因當然是姊姊先聽話,弟弟就會跟著聽。 所以那一週我感覺我這個媽好會帶小孩,三個孩子都乖巧的讓人感動呀!
===================================================================
祕密的語言
為了不讓爸爸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最近小福主動與我有大量的台語對話,因為爸爸跟著一位德國朋友跟媽媽學中文,小福知道有些關鍵字不能讓爸爸聽到,不然??(其實
爸爸根本不會怎樣,但是小孩心裡就是有些想法不想讓嚴格的爸爸聽到)通常這種情形會發生在爸爸要求小福的時候??
父:「assied toi bien!」(坐好!)
小福表面遵照爸爸的意思,把身體移了一下。但是嘴巴卻發出不爽語氣的台語:哉啦哉啦。
我:「哉叨好。」
父:「mange! arr?tede jouer! 」(吃飯, 不要再玩了!)
 
小福:「我屋咧甲啊!就煩咧。」
我:「鶴啦, 賣安捏啦,你緊甲叨咩呼你阿叭念啊。」
爸爸沒什麼敏感度,沒在管我們竊竊私語的內容,他忙著看他的足球。
當然有時候是我先發難。
爸爸的生活低能出現的時候我會受不了。
比如突然meiyi meiyi的叫我過去不知道有什麼緊急事件? 我趕快放下手邊的事務過去……
父:「這個廣告單的披薩折價卷已經過期了,我把它丟了OK?」
我:「好啊, 丟啊!」(這.要.問.我.嗎? 咬牙)
爸爸就把那張廣告單拿給我……
我:「蛤? 我丟嗎?」眼前的男人出現一種理所當然的眼神—對啊,你不是要走回去廚房,垃圾桶在廚房啊。
 
我拿著廣告單,回到廚房。
馬上跟兒子抱怨:汝老杯叫我過去叨是去幫伊淡笨色。氣死我。
母子兩人同時露出「唉!」的神情。
小福:「謀法度,伊叨是安捏!」
爸爸隨後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為他自己的茴香酒倒入冰涼的水。完全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我知道這樣不好。但,好像有了另外一種語言可以避開衝突的時候,有另外一個人可以讓你發洩情緒的時候,人就很容易變成這種樣子。
兒子是這樣,我也是這樣。
然後爸爸聽到我們講著祕密的語言,心裡一定想說:「奇怪,我學中文學得不少,為什麼他們兩個講的話我都聽不懂?」

【延伸閱讀】
►►媽媽朋友!
★《徐玫怡的Mother Style》,篇篇精采機智有趣,絕對讓媽媽們大呼過癮!►這裡搶書
* 本篇文章由本月嚴選嘉賓-徐玫怡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嚴選嘉賓-徐玫怡

嚴選嘉賓-徐玫怡

出版四格漫畫書、旅遊書以及生活圖文書,也曾幫書籍繪製插圖、幫流行歌曲填詞, 也從事廣告文案、做美術設計。有一段時間擔任廣告配音、帶領兒童夏令營、中藥舖助理。曾經從事的工作項目十分繁雜,極難歸類。由於累積了一些書籍作品,所以目前被定位為作家,但事實上已經成為有孩子的主婦,主要的工作都是家務,作家之名應是兼職。

喜好美好的生活,作品經常充滿朝氣感,取材內容貼近一般大眾的日常瑣事,在寫作中坦誠的與讀者分享生活中微小而具體的幸福。

在孩子出生之前經常四處旅遊,孩子出生之後定居法國,專心育兒數年,寫作題材逐漸以家庭 生活為焦點。目前在《親子天下》雜誌有定期發表的圖文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