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霸凌,不能是想像的恐懼

作者:羅怡君

瀏覽人次:462019/05/03

在這時間點說難免令人感覺刺耳,但看到新聞引起許多家長的懷疑擔憂,我想應該對「霸凌」認知不能只有「聽說、擔心、想像」的程度,應該要有更深的了解。

當霸凌事件發生,絕對不是被霸凌者的錯。但是拉高警報的家長,日常生活裡若輕易把孩子生活上的試煉與挫折,歸類為「被霸凌」,這絕對是把孩子推向深淵的第一步。

一個小二的男生跟同學有肢體衝突,老師在校也已處理完畢,但是回家之後經過「媽媽的解釋」完全變調,她認為是全班集體霸凌加上老師刻意低調處理,因此在群組裡鬧得沸沸揚揚,打1999要求學校報告,反而讓自己孩子立足困難,被母親認為是受害者的他,此時此刻才真正開始被大家疏遠。誰害的呢?

其他媽媽嚇壞了,紛紛警告自己孩子離他遠一點,誰也禁不起被咬一口,說自己孩子霸凌別人。

(三年前我曾做過一次直播,當時談的人不多,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說明如何釐清,大家可以參考舊影片。)

首先,人際關係上的挫折,不是霸凌。

一個孩子交不到朋友或老是砸鍋,不能說人家霸凌他。別人也有選擇朋友的自由和權利,如果沒有人刻意欺負、嘲笑、捉弄他,那麼我們不應該視為霸凌處理,而是應該協助他發展人際關係的技巧,創造機會讓彼此看到不同的優點而交到朋友。

如果現在就當霸凌處理,大家在老師面前只好做做樣子,分組有人會輪流去陪、從檯面上的不悅轉為私下的抱怨,狀況看似解除,孩子依然感覺孤單寂寞,個性比較強的甚至會說大家心機重都在演戲。那你要其他同學怎麼辦呢?大家不是盡量對你友善了嗎?

沒有一個孩子需要當聖人,我們必須讓真實互動發生,那是每個孩子在求學時的必修學分,出了校門沒有老師,誰來主持公道?成年後爸媽已無能為力,誰來替你創造友善環境?這時候不學,甚麼時候學呢?

小學或中學時,人際關係高度依賴同班同學,如果運氣不好,小圈圈成形或是剛好沒對上合拍的朋友,我們可以想辦法往外發展,觀察看看孩子是否能維持不錯的關係,如果也不行,那很有可能是自己孩子需要多一點社交技巧或同理心。

另外,請不要害怕孩子不開心。

沒有人天天快樂、每天都笑臉迎人,有不開心的時候才能知道什麼是快樂。

當孩子情緒低落、感覺挫折,請守護在孩子身邊聽他說,但不要急著取悅孩子、想要孩子快點好起來。這些行為除了會模糊焦點之外,也會造成孩子的壓力,負面情緒無法好好釋放,反而要強顏歡笑或回答一堆問題,到底是誰需要被協助呢?

如果孩子生理狀態一切正常,請允許孩子感受負面情緒,陪著孩子觀察就好,傾聽他訴苦問問他需要什麼協助,在家盡量提供放鬆、正常的氛圍,一個在家可以好好休息、思考的孩子,相信不會做出傷害自己的傻事。

若霸凌事件不幸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現在已有許多公開管道可以求助,請記得孩子需要的是一個比自己更穩定、更有智慧的大人,除非大人處理不當,孩子心中的傷絕對可以慢慢復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 本篇文章由【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授權刊登,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羅怡君

羅怡君

認為家庭主婦是最困難的工作
所以只願意承認這個身份
曾是公關人、媒體人和行銷人
期待將溝通的真義在孩子身上實踐
一向關注環境與社會議題,並鼓勵父母與孩子討論時事,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

歡迎親職演講、工作坊邀約。來信請至kayiclo@hotmail.com

經歷:
各大電台、媒體採訪,文章散見於報章雜誌與網路專欄
新北市真人圖書館館藏
出版書籍:『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新手父母)
『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寶瓶文化)
FB粉絲專頁『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部落格『愛的生存遊戲』成立於2015六月,針對孩童安全進行情境式對話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