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的聽損兒,有蒲公英聽語協會守護!

作者:黃奕雯

瀏覽人次:242019/01/29

主圖:跟謝莉芳理事長在蒲公英聽語協會的合照,比比掌鏡!

年底回台灣時,帶比比跟弟弟走了一趟「蒲公英聽語協會」.早在幾年前,就聽過這個協會的成立,但一直沒有機會了解及接觸.這一年多,比比長大了,我關心的議題也從語言發展、自信心建立,延伸到如何改變社會對聽損的偏見及不了解,讓聽損兒有更寬廣的發展空間.看了網路上協會辦的活動,覺得蒲公英努力的方向跟我的想法很接近,於是主動跟謝莉芳理事長聯繫參觀.

第一次聽到蒲公英辦的活動時,就覺得這個協會做的真的是很有意義的事.理事長告訴我,他們在週末時,有「課輔班」,會有比較多人在協會上課,參訪時比較可以看到活動狀況.剛聽時還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個跟聽損有關的協會會有課後輔導的活動.經莉芳理事長仔細解釋後,我不得不讚佩協會理事們的用心.

理事長告訴我,她本人是因為孩子有聽損,才開始接觸語言治療,後來成為學校系統裡的語言治療師.到一些學校幫孩子們上課後,發現現在即使已經有電子耳、助聽器等輔具,還是有一些聽損兒在溝通上是有很大困難的.這原因就在於,他們的家庭環境不一定能夠提供豐富的語言輸入.這些聽損兒有的有聾人家長,在家打手語,有的是新住民家長,有不少是在社會上弱勢的族群,能夠提供給孩子的語言資源比較有限.如果沒有充足的語言輸入,再早開始有輔具,也沒辦法保證孩子語言發展會上軌道.必須要雙管齊下,才能讓聽損兒有口語溝通的能力.協會的課輔班正是針對這些弱勢的聽損兒家庭設計的.協會請到有特教背景的老師,以一比四的比例,提供課業輔導給這些孩子.

這真是能幫助改變社會對聽損偏見及歧視的良方!我深深覺得這正是「把錢花在刀口上」,讓弱勢的聽損兒站起來最好的方法.只有直接幫助聽損兒,讓他們可以在學校在社會上贏得敬重,才能一點一滴讓大家知道,聽損兒只要有足夠的資源及幫助,一樣是社會上有貢獻的一份子.

協會除了幫小學、國中的孩子做課輔外,也提供給社青及大孩子上英文課的機會.除此之外,協會的雜務繁忙,理事們藉機讓聽損的大學生有工作實習的機會,一邊提供他們更好的就業訓練,一邊也解決了協會需要人手幫忙的問題.這種種安排,都告訴我,協會目標很明確,規劃也很仔細.我的比比會長大,要讓比比成長時遇到的「逆風」不那麼強勁,就需要社會對聽損兒的了解、接納與支持.而這正是蒲公英聽語協會努力的目標.去年協會順利爭取到經費,讓聽損的高中大學生有機會到偏鄉去服務,轉化聽損是弱者的形象.

由於莉芳理事長及其他理事,孩子們不少都已經是「長大的聽損兒」,他們清楚知道在台灣求學環境裡聽損兒所需要的幫助,以及長大後踏入社會時會受到的限制.他們希望在他們的努力下,可以讓所有的長大的聽損兒都可以圓自己的夢,做自己想做的事.而這,也是我想努力的方向.

問了理事長,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幫忙的.其實,新成立的協會,最需要的就是穩定經費的來源.協會的理事們都是義工,都有全職的工作,所以每位都是超人、需要身兼數職,才能讓協會各種活動順利進行.再者,協會需要場地才能讓孩子們來上課,請有特教背景的老師也需要經費,所以最實質的幫助就是捐款.只有穩定了經費,協會的運作才能上軌道,才更能規劃長程的目標.

日後有機會,我也希望可以藉由協會的幫助,舉辦心得分享的活動.我也告訴理事長,如果協會裡的大孩子對出國好奇或是有願景,我會盡力回答他們的問題,給予幫助.

我想,我現在能做的,就是藉這個平台及管道,介紹蒲公英聽語協會給更多人知道.希望有心有能力的朋友們,會捐款給這個「照顧、愛護大聽損兒」的協會!

* 本篇文章由聽損是我們的老師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黃奕雯

黃奕雯

哈佛物理化學博士,女科學家,現居美國灣區,任職儀器公司研發部門。
博士班期間生了聽損兒比比。因接觸早療及家長團體,體認到「聽損是我們的老師」,從此踏上更開闊更自在的教養之路。畢業後生了高敏感的弟弟,漸漸發現麩質對弟弟情緒會有影響,開始隨時研讀「食品成分」的日子.兩兄弟迥異的個性及需求帶來生活裡莫大的喜悅、挑戰及趣味。
希望藉文字的力量打造出更包容千里眼比比及順風耳弟弟的空間。

粉絲團:聽損是我們的老師>> http://bit.ly/2rLMmaM
部落格:千里眼、順風耳跟他們的媽>> http://ywh-a-b.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