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歲小孩如何面對拒絕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17,1232019/01/09

一個多月前,五歲的小小豬在我們家附近的Krispy Kreme甜甜圈店裡看到大量的新鮮甜甜圈,只因為形狀稍有瑕疵就被丟棄,覺得很傷心,寫了一封信給甜甜圈公司,請求他們「把甜甜圈捐給餓的人」。甜甜圈公司回以玩具和禮券,但沒有答覆小小豬他的建議會不會被接受。
 
就像所有其他的五歲小孩一樣,小小豬當然喜歡玩具。但他也是一個固執的小孩,非常堅持要得到答案,於是又寫了第二封信
 
這次,甜甜圈公司「真的」回信了。


 
中譯如下:⋯⋯你的顧慮很好,但這是我們長久以來的產品標準,所有達不到標準的甜甜圈都要被銷毀。我們相信我們要做出最好的甜甜圈,所以必須把形狀有瑕疵的甜甜圈丟掉,儘管那看起來很浪費。
 
所以這封信的意思就是說,為了要提供最好的甜甜圈,他們必須要丟掉形狀有瑕疵的甜甜圈。小小豬的建議被拒絕了。但是他似乎還不就此放棄。
 
他提出很多問題。他說:「所以他們覺得吃有點不圓的甜甜圈比挨餓更糟糕嗎?」、「那他們為什麼不把每個甜甜圈都做好呢?為什麼要做那麼多不圓的甜甜圈,然後把他們丟掉呢?」
 
這些問題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果不是小小豬,也許我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些。現在既然注意到了,有些現象我也覺得很奇怪:例如,上一次我們在甜甜圈店裡的時候,我們看見十分鐘內就有五個新做好的甜甜圈被丟掉。我對食品工業的所知有限,但這速率實在有點驚人,如果Krispy Kreme認為形狀稍有瑕疵的甜甜圈就不符合食用標準,那麼他們公司產品的不良率是不是太高了呢?為了維持品質,沒有比大量丟棄食物更好的方法嗎?上回我陪小小豬去當地其他的甜甜圈店「採訪」,有些店家用手工製作甜甜圈來提高品質,有些店家把形狀有瑕疵的甜甜圈切小成試吃品,有些店家把稍有瑕疵的甜甜圈捐給食物銀行。為什麼Krispy Kreme堅持丟掉剛做好的新鮮甜甜圈呢?
 
小小豬有點遲疑地開口了:「我,我,我想我再也不會吃Krispy Kreme的甜甜圈了。」我嚇了一跳。考慮到他喜歡甜甜圈的程度,這個決定對他來說一定有點難。
 
然後他斷斷續續地,又說了:「我,我想,如果我們吃越多Krispy Kreme,他們就會丟掉越多可憐的甜甜圈。我不想這樣。我以後要去其他那些店,那些會把甜甜圈捐給餓的人的店。我想要請大家跟我一起,不要再把吃的東西丟掉了。」
 
我告訴他我會第一個響應他的呼籲,停止浪費食物。然後我問他,甜甜圈公司拒絕他的建議,他有什麼感受。
 
「我不知道。」他說:「我想我有點難過。雖然我覺得我的建議很對,但好像不是你很對別人就會聽你的。現在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但是我可以想想看。」
 
這是小小豬練習第一次為自己的信念發聲、練習為自己的信念堅持、然後練習被拒絕。雖然結果並不如人意,我想他仍然上了寶貴的一課。但願他永不喪失此時的熱誠。

對於這次經驗,他自己是這麼總結的:

 
中譯如下:
我是小小豬,我五歲。
我媽媽帶我去Krispy Kreme的時候,我看到比較不漂亮的甜甜圈被丟掉了。
我寫了一封信給Krispy Kreme,問他們他們可不可以不要把沒那麼漂亮的甜甜圈丟掉。
但是他們回信給我,說他們一定要把那些不漂亮的甜甜圈丟掉。
我覺得很難過。我再也不要吃Krispy Kreme了。
我希望大家都能加入我,停止浪費食物。

延伸閱讀:
五歲小孩如何為自己的信念發聲
五歲小孩如何為自己的信念堅持
固執的小孩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專長醫療文教新聞,熱心婦幼人權議題,目前固定供稿台灣《親子天下》雜誌及美國婦權團體MomsRising。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