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歲小孩如何為自己的信念發聲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8,7452018/12/08

今年感恩節之前,小小豬小小地成長了一點點:他第一次嘗試為自己的信念,發出不平之鳴。雖然結果未必如人意,但做媽媽的我還是想幫他小小地紀錄一下。

是這樣的。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不論我做出何種努力來避免小小豬過度吃甜食,今年五歲的他還是愛上了甜甜圈——我猜這是受到江小豬影響。江小豬畢業於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而北卡羅萊納是美國甜甜圈工業的重鎮、美國甜甜圈第一大廠Krispy Kreme的發源地。江小豬平日不喜甜食,但Krispy Kreme卻可以讓他想起學生時代的美好回憶,因此三不五時也想來個甜甜圈回味往事。

物極必反。所以,三不五時,我們也會帶小小豬去吃甜甜圈。十一月初的某個星期二,我們去了附近的Krispy Kreme。那天我們很幸運:我們到店裡的時候,「現在剛出爐」的霓虹招牌剛好亮起,按照該店的慣例,我們一人得到了一個免費甜甜圈。小小豬高興極了。真的,你買不到快樂,但是你買得到甜甜圈。而對一個五歲小孩來說,這兩者差不多是一樣的。

可是,這快樂的心情,卻一下子被澆熄了。

Krispy Kreme的特色是開放式的廚房,可以看到甜甜圈的製作過程。跟往常一樣,小小豬享受著他的甜甜圈,看著玻璃窗後面的機器轉動著,吐出一個個他最喜歡的甜甜圈。然後他看見了一件很尋常、但他卻從來不曾注意到的事。一位阿姨站在甜甜圈輸送帶後面,用長夾夾起幾個甜甜圈,壓扁。

小小豬警覺起來了:「他們在對那些甜甜圈做什麼?」

我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那些是形狀有瑕疵的甜甜圈。有些看起來有點扁。有些左右不對稱。我對小小豬解釋,這大概是公司的品管標準作業流程。我們站在那裡又看了幾分鐘。短短十分鐘內,五個甜甜圈被拿走,壓扁。這速率實在有點驚人,尤其當中許多甜甜圈只有幾不可見的瑕疵。

小小豬很想知道店裡會怎麼處理這些甜甜圈。所以我們找到了店經理。店經理很年輕,他告訴我們公司的規定是,把所有未達「Krispy Kreme標準」的甜甜圈丟掉。

小小豬喪氣了。他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孩子。「不公平!」他大聲抗議:「我還願意吃它們。很多人都會願意吃它們。每個甜甜圈都想被吃掉!」他重複了幾遍,我可以看出來他快要哭了。所以我帶他回到車上,離開。

但事情並沒有就這樣結束。這看似很小的插曲困擾著我看似還小的孩子。回家的路上,他問我:「妳覺得他們可以不要把那些甜甜圈丟掉嗎?妳覺得他們可以把甜甜圈送給沒有東西吃的人嗎?有很多人沒有東西吃!每次你從一數到五,就有一個人因為沒有東西吃餓死了!」他闔上眼睛,從一數到五,然後睜眼,宣布道:「有人剛剛死了!因為他太餓了!如果我們把甜甜圈給他,他就不必死了!」

是的,據統計,每五秒鐘就有一人死於飢餓。我很驚訝小小豬還記得這個我們一起讀過的數據。我告訴他,我想捐甜甜圈也許是可行的。年輕的時候,我曾經在某教會的對抗飢餓事工服事。我還記得,每個星期,我和其他志工會去附近的甜甜圈店收取那些做得不漂亮的甜甜圈。

小小豬要求我把車開回去,他要「跟Krispy Kreme的老闆談談」。我告訴他沒辦法,因為Krispy Kreme是連鎖店,總公司在北卡州,老闆應該也在北卡。小小豬就說那他要寫信,要我幫他寄。我答應了。當天晚上小小豬就寫了這封圖文並茂的信:







中譯如下:
親愛的Krispy Kreme,
我的名字是Jade,我五歲,我愛甜甜圈。
但是媽媽帶我去我最喜歡的Krispy Kreme店時,我看到一件很悲傷的事。
我看到一個阿姨拿走比較不漂亮的甜甜圈然後丟掉。我覺得很傷心。
不漂亮的甜甜圈很傷心!
可以請你不要把他們丟掉嗎?你覺得你可以把它們送給肚子餓的人嗎?有很多人肚子餓,而且我想每個甜甜圈都想被吃掉。
謝謝。

這是小小豬第一次嘗試為自己的信念發聲。他會得到什麼結果,媽媽會在後續的部落格裡持續記錄!

延伸閱讀:
五歲小孩如何為自己的信念堅持
五歲小孩如何面對拒絕
固執的小孩

*本文出自【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專長醫療文教新聞,熱心婦幼人權議題,作品常見台灣《親子天下》、《經典雜誌》,中國《私家地理》,美國Moms Rising、World Moms、Baby Center等刊物。
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