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甜食與肥胖開戰

瀏覽人次:2552018/11/05

幾年前在帶幼兒園大班時,有一天早上一個班上的小女生來到園裡時帶了一整袋的餅乾。我當時還是新手老師,看到小女生到園帶食物,只請她先到飯桌前坐著,等不吃了之後告訴我,我再幫她收起來。

沒有想到的是,本來在幼兒園各個角落看書,畫畫,玩桌上遊戲的孩子,看到那一大袋的餅乾,突然全部停止活動,向這個小女生「湧了過去」。大家都低聲下氣跟小女生要餅乾吃,原本該是平靜歡樂的早晨自由時間,變成了「討餅乾時間」。

班導來到班上後,我跟她說明了這個狀況,她搖搖頭說:「我已經和家長說過了,我們早上八點有早餐,小孩沒有理由在早上七點半到園時帶著零食。為什麼以色列的父母那麼害怕小孩會餓死,明明胖小孩愈來愈多,大家還是一直不停的餵小孩。」

班導當天馬上寫了電子郵件給所有父母,要求孩子別帶任何點心到園班。如果有特殊需求,則在入園時由老師收好,放學時再還給小孩。並且再次說明幼兒營養需要,希望父母能注意幼兒的熱量攝取問題。

這是我第一次和幼兒飲食問題打交道,望著一房子健康、俐落而活力充沛的大班小孩,雖然同意班導對於幼兒飲食營養的觀點,但不大瞭解她所謂的「胖小孩愈來愈多」是什麼意思。

然而,當我在幼教界待得愈久,看了愈來愈多寶寶從「托嬰中心」到幼兒園大班的體型演變,我開始瞭解到當年大班班導的憂慮是那裡來的。

以色列的肥胖問題

終於在二○一六那年,「國際肥胖症協會」(World Obesity Federation, WOF)和以色列衛生部相隔幾個月分別公佈了以色列兒童肥胖問題。根據WOF的資料,以色列有超過五十萬兒童過重,為歐洲國家中第二嚴重的國家,有28.8%的十八歲以下兒童過重。

根據以色列衛生部的資料,以色列兒童超重率的狀況有明顯的城鄉差異。特別在發展中的城鎮,大城市的邊界城鎮和阿拉伯城鎮兒童體重超重率幾乎都高達百分之四十,而政經地位較高的城鎮則約在23%到30%左右。但不管如何,以色列兒童超重率高到驚人。以色列Ariel大學健康科學學院臨床營養學主任Olga Raz博士就在報章上宣稱這種狀況「不亞於國家災難」!

報章雜誌在這一年的大幅報導,開始喚醒教育當局與家長的注意,大家開始檢視兒童飲食中的糖份攝取問題。以色列人的飲食習慣為「地中海飲食」,強調蔬果沙拉的攝取,正餐中的營養提供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餐與餐之間的零食和果汁提供。換言之,是過多糖份的攝取。

人類喜歡吃糖已經被證明是演化的結果。《甜蜜和權力:糖在近代歷史的地位》(Sweetness and Power: The Place of Sugar in Modern History)一書的作者西敏司(Sidney Mintz)解釋說,我們的祖先傾向於品嘗甜的東西,因為一般情況下,甜是安全無毒的,而且帶來能量。我們也可以想像在原始時代沒有固定的食物來源時,能夠吃到甜的東西代表有比較多的生存機會。

當然有些人攜帶的基因對甜更加偏好和喜愛,但總的而言,人類嗜甜其實是天性,並不需要苛責和全部禁止。但現代人攝取過多糖份而造成各種健康問題也是事實,而如果是發生在幼兒和孩童身上,那問題就更加嚴重。

第一步:撤掉飲料販賣機、不賣垃圾食物

以色列的教育單位為了此議題動了起來,他們做的第一步,就是要求大學以下的學校撤除飲料販賣機,也不要賣垃圾食物。

我在上幼教課的「營養學」時,營養師跟我們分析了所有的垃圾食物的狀況,對他而言,最不好的垃圾食物是果汁。

「你們思考一下,今天有一堆的蛋糕和果汁,我們吃了幾塊蛋糕身體就會覺得有吃得飽,雖然熱量很高。但果汁卻是飲料,雖然熱量也極高,但那是液體,身體不容易獲得飽足感,我們很容易喝了兩三杯果汁後繼續吃東西。當然,氣泡飲料也有同樣的問題,不過家長們至少知道汽泡飲料是『含糖飲料』,卻容易對天然的果汁掉以輕心。」

我家小孩所處的學校,從國小到高中,早在十年前就撤掉飲料販賣機,並且在多點設置飲水器,小孩需要的是帶一個可以放在學校的水杯或水壼。我所處的幼教系統也都只給小孩水喝,甚至是園裡辦生日會和期末會,也只有水可以喝。

而這幾年其實學校和幼兒園進一步在提倡的,是不要給小孩「營養麥片」。

「大家都以為營養麥片方便又容易吃,但一份四十公克的營養麥片就有十五公克的糖,已經是成年人一天糖攝取量的一半了喔!」營養師在全班一片喧嘩聲中高聲的說:「營養麥片,特別是玉米片,真的是一般以色列家庭給予小孩的速食早餐。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傳統早餐的糖含量竟然是如此的高。」

我家小孩的學校沒有合作社,沒有營養午餐,一般是下午一點下課後再回家吃中餐,有延長課的則是到下午二點半,小孩早上八點半到校到離校前至少需要帶一些點心。

「全麥麵包、全麥三明治、水果、切條的蔬菜都是很好的點心。」營養師回應我,在我問可以幫小孩準備什麼時。這兩年因為學校對抗「糖份」的問題,導師會多留意小孩的點心成份。如果有小孩的餐盒裡帶抹了巧克力醬或果醬的三明治,以及玉米麥片,導師就會馬上發通知「提醒」家長注意小孩的餐點。

斷開與甜食的連結

除了減低小孩在校期間的糖攝取量,這幾年來以色列教育體制在努力的是改變「與甜食的連結」。

首先,各級教師們被要求不可以使用甜食與零食做為鼓勵或獎勵小孩行為的方式。

「用甜食和零食來獎勵是非常有效的手段,因為小孩真的喜愛甜的東西。但站在教育的立場,我們不能一邊教導小孩吃糖是不好的事情,另一方面又用甜食和零食來鼓勵和獎勵小孩的良好行為,這樣一來不是讓小孩很混亂嗎?」回到幼教實做討論時,我們和教授討論了課堂中該有的獎勵的方式:「對於小孩完成的事情,一句在全班面前的誇獎,一個熱情的擁抱不是最好的獎勵嗎?」教授提到:「我們本來就不希望提供太多利益性的獎勵,讓小孩的好行為只是因為想獲得這些利益性的東西。所以獎勵該小心使用,重點是誘發小孩的自我能力感和自我動力。」

不使用甜食或零食做鼓勵和獎勵,但也不全部禁止。我們還是建議家長偶爾在小孩想吃時買給小孩,但次數不要多,也不要把這件事特別化,不管是正面化或負面化。

另外,在以色列,生日聚餐一定要有蛋糕和甜點。站在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每次生日的歡樂氣氛與甜食連結,這會造成心理上的正向回饋:看到甜食就讓人心情很好;反過來說,生日好像也就一定要有蛋糕和甜食,不然就不是歡樂的時光。

然而生日要有蛋糕已經是一種文化傳統,實在是難以突破,我們在上幼教課談到這個部份,教授十分建議用水果或蔬菜擺盤替代掉一些或全部的甜食,只留下蛋糕。

「我們希望新世代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蔬菜和水果不再只是『健康食物』,只會在父母刻意煮食時才會出現,而且有時甚至是要強迫小孩吃。我們希望蔬菜和水果出現在所有的宴會和生日會,以豐富、可愛、有創意的擺盤方式讓小孩看了想去碰,想去吃!」教授這樣提議,並且建議大家在幼兒園的期末會時花心思做這件事。

於是我們有了目前很多以色列教育單位聚會都會有的蔬菜火車(用各種顏色的甜椒做車廂,用竹筷做連結,將中間挖空的甜椒內塞滿切成條狀的蔬菜),小孩反應良好。很多孩子不愛各式蔬菜混在一起的沙拉,蔬菜火車提供了單一口味的選擇。

接著我們也鼓勵父母在生日會甚至用創意水果盤取代蛋糕。一樣獲得重大的成功。今年我園班上有十分鼓勵吃自然甜的父母,在孩子的生日會中做了「好餓好餓的毛毛蟲」水果拼盤,並且唸了這本繪本給大家聽,再一次強調了「要吃適合的食物」的概念。

漸漸的,希望大家知道在歡樂時光中,也有蔬菜和水果的陪伴,也建立起健康食物與人生重要時刻的正面情緒連結。

面對肥胖和甜食的問題,父母的教養和在家的飲食習慣自然是影響最大的因素。然而在以色列,教育系統試著介入並且進行改變。

「孩子每天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兩三點在學校,在幼兒園的時間很長。」幼教課的教授提到:「別以為學校環境和教師對於兒童的飲食習慣沒有影響。只要試想小孩到十八歲之前,養成渴了只喝水的習慣,這就是重大的成功了。」

以色列教育,面對兒童肥胖問題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但至少,開始有了覺醒以及新作法。

 

資料來源:
OVERWEIGHT AND OBESITY RATES IN CHILDREN ARE A ‘NATIONAL DISASTER

*本文出自【以色列雅媽】,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以色列雅媽的家

以色列雅媽的家

吳維寧,自稱「雅媽」,台大研究所畢業。曾任高中老師,教育部政次秘書。

2005年遠嫁以色列做為外籍新娘,重新學習新語言與新文化,繼續認真觀察以色列的教育哲學與政策。目前育有三位風向星座女兒,為以色列全職幼教老師,寫作則是休閒嗜好。著有「孩子,我要你做自己」一書,為「人本教育札記」、「商業週刊」網站教育專欄作者,並不定時為國內媒體撰寫以色列教育與文化政策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