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幫孩子做作業,那會使他們難以再相信自己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4792018/09/23

本月稍早,我回台灣為新書《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進行宣傳。期間我有機會以不同的形式,與一線教師、家長讀者們交流,也獲得許多寶貴的反饋。
 
有一天,在一家獨立書店進行新書座談時,有小學老師提出家長不重視讀寫,學孩子的筆跡代筆寫作文。老師在聯絡簿上委婉地寫「請鼓勵小朋友自己寫日記」,家長卻裝傻,甚者惱羞成怒。
 
這位老師的發言得到迴響,有位媽媽指出孩子班上其他家長覺得寫作不重要,便代筆寫作文,好讓孩子有更多時間寫其他「更重要」的作業。這位媽媽雖然認為幫孩子做作業是不對的,但看到孩子班上很多同學都有爸爸媽媽幫著寫作業,也不禁心慌,怕自己不出手,孩子會落後。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我想,這已經不是讀寫教育,而是品格教育的問題了。家長急切想幫助孩子成功的心態,是可以理解的。但幫孩子做作業絕對不是幫助孩子的好手段。
 
我也有一對不遺餘力幫助孩子成功的父母親。小時候,我不用幫忙做家事,只要專心讀書考試。儘管如此,我的成績還是達不到爸爸媽媽的理想,他們失望之餘經常生我的氣。
 
後來,他們終於發現了我的價值。我的作文寫得很好,媽媽開始叫我幫資優生妹妹寫作文作業,讓她專心做數學等「更重要」的科目。媽媽的策略很成功,妹妹的作文成績突飛猛進,還被選為班級代表,參加校內環保作文比賽。
 
比賽前,媽媽叫我寫一篇範文,讓妹妹背起來。比賽當天,我在舉行比賽的圖書館看到妹妹。我是我們班的代表,坐在六年級那一排。妹妹是他們班的代表,坐在三年級那一排。大家坐定以後,由教務主任公布比賽題目。三年級的題目竟然與環保無關,妹妹當場哭起來了。
 
在場的老師們都大吃一驚,一位老師問:「怎麼了?」
妹妹老實地說:「不是環保作文比賽嗎?我都已經背好了!」
老師奇怪地問:「背好了?什麼意思?」
主任解釋道:「我們今天讓高年級同學進行環保作文比賽,中低年級則是生活作文比賽。」
 
原來是我們搞錯了。妹妹不停地哭。最後主任只好通知他們班的導師來帶她回教室,另派一位同學來比賽。而我,懦弱地坐在那裡,不敢上前安慰妹妹,也不敢向老師說明發生了什麼事。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覺得那麼丟臉過。
 
那次比賽我得了全校第一名,取得代表學校出賽的資格,並得到台北市環保作文比賽佳作,但是媽媽並不高興,反而發了一頓脾氣。
 
有很長的時間,我一直在想,爸爸媽媽那麼努力幫助我們成功,卻往往事與願違,難怪他們會生氣。很多年以後,我做了教育記者,又當了媽媽,方才在遙遠的回想中明白,我的父母用錯了方式。
 
幫孩子做作業,就是在教孩子舞弊。用這種手段來取得好成績,長久下去,會剝奪孩子相信自己也能做好的能力。因為在內心深處,孩子知道這不是他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面又會以為,所有成功的人都是不擇手段。這些孩子也許至死都無法面對失敗,這種心理缺陷會終其一生驅使他們,用各種手段勉力維持優秀假象,直到崩潰。
 
跟我年齡相仿的家長們,也許還記得破滅的「車神」藍斯·阿姆斯壯。最終承認七冠都用禁藥舞弊取勝的阿姆斯壯,2013年接受歐普拉專訪時坦言:「我的人格有缺陷。」也許這才是他終於解脫的一刻。不想把孩子禁錮在這種枷鎖中,從今天起,就別再幫孩子做作業吧。

延伸閱讀:
提升讀寫素養,才能讓孩子活得「更像人」
是幫助孩子還是過度參與?
別幫孩子做作業,那會使他們心靈脆弱

*本文出自【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專長醫療文教新聞,熱心婦幼人權議題,目前固定供稿台灣《親子天下》雜誌及美國婦權團體MomsRising。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