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更要放心

作者:雙寶娘

瀏覽人次:2922018/09/13

因為保有拍攝「開學第一天」的習慣,我每到開學必會帶著單眼相機陪孩子一起上學,一早的校門口好像吵雜的菜市場,只見校門口為數眾多的家長們,面對一個個不肯鬆開小手的主人,苦口婆心地說著:「會早一點來接你」;另一群家長則是千叮嚀萬囑咐:「記得喝水上廁所」、「有問題跟老師說」,恨不得把已說過很多遍的話再說一遍,這彷彿唱盤跳針的諄諄告誡的景象,我當然一點也不陌生,除了當老師時的回憶,我也曾是自己筆下的苦主之一。

當這些看似好意提醒的話重複超過幾遍,不只是孩子的表情明顯轉為不耐煩,家長也開始焦躁不安,相對應孩子面對陌生環境的不知所措,家長的則是擔心自己的話輕如羽毛,只要風吹草動就飛進遠方的天空裡,在孩子心裡沒留下一點痕跡。

老實說,一個孩子要離開父母的保護是何等不容易的事情,尤其在他已感知到分離於人生是不可違逆的,並願意承擔接受的時候,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和時間的積累。

如果在孩子生命最初的幾年,父母和孩子積存足夠的感情儲蓄,維持堅定的親子關係,就算分離會遭遇困難,也很容易挺得過去,換句話說適應的時間就可以縮短很多。

偏偏,這場戲的主角不是只有孩子,除了孩子,父母也需要相對應的勇氣,因為,親子雙方都忍不住在心裡擔憂害怕,不知道分離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

然而,我們的文化似乎傾向給未來增添陰影,而不是給予美好的祝福,我們的腦袋充滿那些可怕的想像,父母想著孩子脫離自己的世界,就會失去良好的照顧,孩子可能:
「交不到朋友」
「有問題沒人幫助」
「被人霸凌」

這些可怕的想像是父母焦慮最大的來源,但常常是什麼都沒發生,只是父母自己在嚇唬自己。

孩子繼承父母的擔憂,也開始想著離開父母,無法好好照顧自己,父母可能:
「是最後一個來接我的」(很多孩子常有的擔憂)
「老師比媽媽還兇還可怕」
「我交得到朋友嗎?」(朋友似乎是親子間共有的擔心)

由此可得一個結論,放手雖難,放心更難,那些看似已放手的真相背後,卻藏著永遠放不下的那個心,深深折磨親子雙方。

身上同時承擔孩子與母親的角色,我非常明白那種擔心的滋味,好似人生自此有一部分的心會綁在家人的身上,這是無法抗拒的自然現象。尤其在分離的時候,那種擔心的程度會加深,不能常伴左右,既看不到身影,也聽不見家人的聲聲呼喚,如何叫人不擔心。如此感受,已然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但是,在成為母親走向第十個年頭的現在,我努力學習不把這擔憂影響自己和孩子的生活,用信任取代擔憂,以支持交換牽掛,當孩子需要我時給予陪伴,在分離的時候獻上祝福。

我時刻提醒著自己,儘管那個心永遠是不可能放得下,我也希望自己努力朝著這個方向努力著。真心希望有天我們的「擔心文化」可以轉換化「祝福文化」,在所愛之人邁向人生新旅程的時候,用祝福幫他展開隱形的翅膀,以支持成為他續航的能量,讓放手並放心的感受,成為分離時最好的安慰。

* 本篇文章由【雙寶娘】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雙寶娘

雙寶娘

雙寶娘,本名譚惋瑩,居住上海的台灣人。做過老師,當過全職媽媽,現在是自由寫作者。堅信教養要順著人性,寫作能夠改變生命。
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