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在學校發生衝突時…

作者:北歐四季

瀏覽人次:2,3732018/08/31

上週突然接到學校課後輔導員的簡訊,說阿雷連續在不同天裡,拒絕讓一個同學加入遊戲,因為發生不止一次,加上「春天時發生過的衝突」,讓這個同學感覺很不開心,因此特別提醒家長,請在家裡與孩子好好討論,強調在學校裡,不可以排擠他人,要讓大家都可以加入遊戲。

在談這件事之前,我先提一下「今春發生的衝突」是怎麼回事。 當時我收到老師寄來的信,說「阿雷和其它幾個同學,一起對著另一個同學追趕踢打,讓對方十分害怕,要我們家長好好了解狀況。」

我聽了實在太吃驚,因為阿雷個性溫和,一向與所有人都相處愉快,欺負他人,實在不像阿雷會做的事。

Untitled

但我震驚之餘,也只能先回覆老師: 「發生這樣的事,我覺得非常抱歉,回家一定會好好討論此事。」 當時同是媽媽的朋友提醒我:「先不要急著下評斷,先去了解是什麼狀況。」也同時強調,「這年紀的孩子其實很少會存心去欺負或傷害別人,也可能是玩到失去控制」。 於是我回家跟阿雷討論,阿雷的版本是這樣的:

他原本在跟同學A玩警察抓小偷的遊戲,玩到後來同學B和C也加入,然後遊戲就突然變得比較多拳打腳踢,輪到A當小偷時,B與C對著他窮追猛打,一個故意跘倒他,另一個一直踢他,A就嚇得跑去跟課輔員告狀了,說阿雷和B和C這樣對他。

我問阿雷,你有踢他或打他、故意讓他跌倒嗎?阿雷搖搖頭,「沒有,我們在玩抓小偷,我只有拉他的帽子,他可能邊跑沒有看是誰在踢打,就說我也有打他。」

我告訴阿雷,下次如果玩到同學說不要玩了或覺得不舒服了,就不可以再繼續,而且要學著觀察狀況,如果發現遊戲開始「越界」,有肢體上的衝突時,要通知老師。 接著,我把阿雷的版本告訴老師,老師跟我說:「阿雷這部分沒問題了,他也已經道過歉,又和A玩在一起了,其實他的確是個天性溫和又溫暖的孩子,不太可能主動踢打別人,而這個年紀的孩子,踢打常常也大都是玩過頭的結果,我們也是想,阿雷應該是還在學習如何分辨情勢,與當下判斷並反應的能力,這是每個孩子都要經歷的功課。」

經過這一次的經驗後,這回再次收到課輔員的訊息,我也比上回更平心靜氣,不是馬上照單全收,決定先跟課輔員通電話了解狀況,但她正好已經離開,就約好第二天再聊。

當晚,我問阿雷事情經過,他一開始完全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努力回想才說,「上週五可以帶玩具去學校玩,我帶了樂高,同學A要來玩,我不想給他玩,因為我怕他弄壞。」 「你怎麼知道他會弄壞?」 「因為上次我借他玩,他一直拿我的樂高敲桌子,沒有真的在玩啊,這次我帶的樂高怕弄壞,就不想借給他。」

我告訴阿雷,雖然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但是以後盡量不要帶容易壞的玩具去學校,拿去學校,就要準備好可以分享給大家,畢竟,被拒絕的同學,一定心裡會難受的,也要替別人想一想。

Untitled

事情,不見得跟聽說的一樣

隔天,電話一接通,課輔員就十分著急的跟我說了一大串關於學校強調不可以孤立他人的原則,以及「阿雷又再度發生這樣的事情,就跟春天的狀況一模一樣,而且不止一次」。

我請課輔員具體說明,這回是發生什麼事?

她說:「有一天,阿雷和同學在操場玩遊戲,A要加入,阿雷不讓他加入。另一天,A想要玩阿雷的玩具,阿雷不讓他玩。如果是自己的玩具,當然有權利決定要給哪個同學玩,但如果是學校共同的玩具,那大家都有權利玩。」

我問,「可否跟我更詳細說明,在操場時發生什麼事?你確定拒絕同學加入遊戲的,是阿雷嗎?」

課輔員倒是猶豫起來,「其實,我不在場,我也沒有看到阿雷有沒有做什麼,是在場的老師了解狀況後告訴我,他也沒有說是阿雷,只知道是有一群同學不讓A加入,阿雷當時也在那群同學之中,屬於那個群體。」

我告訴課輔員:「非常感謝你告訴我這樣的狀況,跟我猜想的很相似。首先,關於春天的狀況,先向你說明一下,我當時已經與班導和阿雷都認真討論過,也澄清了一切,他並沒有追打另一位同學,但是對於突發狀況的判斷和反應還需要學習。我猜想,這次也有可能正好是別的同學不讓A加入遊戲,但是阿雷並沒有做出不同的反應,就直接被歸類成同一國,哪怕事情也不盡然如此。至於玩具不給玩這件事,我其實已經問過阿雷,他告訴我,那其實是他自己的玩具。」

課輔員這才說:「嗯,其實我當時也有過去了解一下,他跟我說的,的確和跟你說的一模一樣,說那是他自己的玩具,怕被玩壞。」

「所以,理論上他並沒有做錯,因為他本來就擁有這個玩具,有權決定要跟誰一起玩,但我的建議是,為了做到不排擠任何人的原則,帶去學校分享的東西,就不要怕玩壞,真的怕弄壞的就乾脆不要帶,這樣不管帶什麼玩具,都是大家可以一起玩的,我是這樣提醒阿雷的。」

「你說的沒錯,其實如果能這樣的話是最好的了。」課輔員在電話中同意。

我其實在電話這頭,心裡不是太高興,一來,課輔員自己跟我說,孩子們有權決定自己的玩具跟誰一起玩,而她其實跟阿雷談過,阿雷已經跟她說這是自己的玩具,但她一開始跟我通電話時卻完全沒有提,只直接報告阿雷就是做了這些事不對,如果我沒有事先跟阿雷討論過,可能就會跟著誤會阿雷。同時,她一開始也是直接說,阿雷不讓同學加入遊戲,直到我細問後,她才說,其實沒有人特別說是阿雷,她也沒有看見,只知道阿雷當時在那個群體中。如果我對阿雷的個性不夠了解,或是盡信一方說詞,可能就會馬上誤會他,雖然他其實並沒有這麼做。

真心覺得,這位輔導員可以再中立客觀一點,不過我可以同理,當課輔員看到同一個孩子連續被「拒絕」時也覺得心急,她說,「我們其實不會特別站在哪個孩子那邊,但是春天發生過類似事件,秋天剛開學,我們真的希望孩子們都能在快樂友善的環境中開始上課。」

Untitled

在衝突中,孩子與成人其實都各有立場

我告訴她:「我完全同意你們的原則,也會認真在家中與孩子討論並強調這一點,只不過我也想說,現場到底發生什麼事,有時候不見得是一時聽到的那樣,尤其如果成人沒有看到具體狀況,就指責所有孩子,有可能會因此誤會一些孩子。因此身為家長,我希望能直接電話溝通,清楚了解狀況再處理。」

我接著說,「目前看來,玩具這部分已經很清楚了,春天的事件也早已澄清,至於操場不讓同學加入遊戲的事件,我會再跟阿雷討論,雖然他不一定真的有做什麼,但我非常同意,任何一個孩子的身心健康都很重要,對群體也會有影響,我不想看見有孩子被排擠,如果孩子是因為還不懂得處理當下的狀況、或不知如何反應,那也是我們應該要教導他慢慢學習的部分,無論如何,我們會強調這些重點,也謝謝你把事情狀況跟我說。」

我尊重輔導員,也感謝她來電把事件說清楚,但我也慶幸,自己沒有盲信,因為輔導員也不見得是對的,在衝突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立場,孩子是,成人也是,有孩子數次受排擠的問題一定要解決,但也不能非黑即白,直接把孩子分兩類,我慶幸自己對孩子夠了解,也夠理性地先詢問事實現況,雖然對輔導員的說詞有不認同之處,但也試著理性的同理對方的角色。畢竟,孩子的「衝突」,成人如何應變處理、了解清楚,一樣是重要關鍵。

後來阿雷回家,我問他,他完全不記得這件事,倒是提到另一個類似的狀況,當時曾被「拒絕加入遊戲」的是另一個同學,「我其實沒有不想跟他玩,我覺得可以一起玩,但是別的同學都叫他不要加入」,果然跟我猜想的很像。阿雷不大會跟別人有衝突,但他也不是那種會「挺身而出、排除眾議」的類型,我猜他當下大概是什麼反應也沒有,事件結束後就繼續遊戲。而這個事件我倒從未聽說,可見孩子那裡發生什麼事,其實在場的成人不見得都聽見看見。

 
了解孩子,有效溝通,不馬上評斷

這兩次的事件,給我很大的經驗值和啟示:

首先,家長要對孩子有足夠的了解和信任,要能有效溝通,不然很容易會在狀況不明的時候誤會孩子。

當然,孩子不見得真的沒有錯,也可能是有錯的,但是到底錯在哪裡,在了解狀況之前,不能輕易下定論。

以阿雷的情況來說,他要學習的,並不是表面事件看來的「不可以去欺負、踢打、不讓同學加入遊戲」(雖然一開始的說詞聽起來好像是這麼發生),但實際上他要學的,是「如何在當下判別情勢,做出適當的反應」,因為,沒有反應也是一種反應。

雖然,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比較「容易」的,是比方發現追打過頭了一定要停下來、聽到同學說不,就是真的不能再繼續。但是,如何敢於與他人「意見不同」,如何在一群同學不想跟A玩時還會在當下說「A當然可以一起玩」或是「遊戲要大家都可以玩」,坦白說,除非A真的是他很好的朋友,不然在一般情況下,我覺得連大人都不見得做得到。

更何況,我其實覺得阿雷對於「要不要一起玩」可能根本沒有特別的意見,他反正怎麼樣都好,結果就在這些事件中,直接被歸類成「就是排擠A的那群同學」。班級導師曾跟我說過,春天的衝突事件之後,阿雷去跟A道歉,兩個人又有玩在一起,至少我相信,他應該是沒有排擠A的念頭,除了「自己的樂高不想被A拿去撞壞」以外。

此時,再回想比我更有經驗的母親所說的「先不要急著下評斷,先去了解是什麼狀況」這句話,實在太有智慧。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衝突難免,有些事件,我們大人有機會知道(但可能也看不全面),等孩子再大一點,有些事件大人根本就無從得知了,教養真是一山還有一山高啊!

雖然在這條路上,要學習的還不知道有多少,但至少我現在學到:要真的了解自己的孩子,不要急著下評斷,要先了解狀況,才不會誤會孩子,也才真的分得清楚,什麼是孩子該學習的功課,可能跟表面上看到的並不一樣。 共勉之吧,天下的父母。

延伸閱讀:

* 本篇文章由【北歐四季】授權刊登,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北歐四季

北歐四季

我是北歐四季,定居芬蘭不知不覺地剛滿了十一個年頭
曾出版<設計讓世界看見芬蘭>和<北歐四季透明筆記>兩書
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三月初剛出版
記錄芬蘭式教養,教會爸媽的事:
活在當下,享受自然,學習緩慢,回到簡單。
我們真的可以放下焦慮,讓孩子和自己都活得更自在!
*也與大家分享三月時新書發表會的即景片段

部落格<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既分享芬蘭的創意人文與設計生活,
也記錄我與四歲兒阿雷的生活記事,
和在芬蘭養小孩的文化震撼與生活體會。

此時此刻的我,是個樂在育兒、也樂在寫作的半職媽媽
芬蘭的育兒環境,是我們的樂遊樂活所在
孩子幼兒園的生活,對我們兩人都是新的激盪與學習
在這裡分享給你。

我的部落格: 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北歐四季Facebook: Facebook粉絲頁
我的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北歐四季

Promote your Pag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