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為什麼要盯著我看?

作者:黃奕雯

瀏覽人次:2982018/08/23

聖誕節時全家回台灣,比比跟弟弟開心地跟小表弟妹約好,要一起再去Baby Boss玩一天.到了孩子們滿心期待的那一天,即使一整天都跟表弟妹玩得開心,也不能消除一件事對比比的影響.

那是在排隊區坐著等待「打靶」時發生的小事.事情小到微不足道,後座力卻非常強大.當時比比跟弟弟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待,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旁邊來了一對龍鳳胎,看來是國小三四年級的年紀.小男孩坐在比比的旁邊.他很快地發現比比耳朵有不一樣的東西.

於是這個小男孩,趁著比比轉頭去跟弟弟講話的時候,把頭湊得離比比耳朵很近,試圖想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小男孩身手很靈活地接近比比,盯著那有亮粉閃亮的耳模看了好幾秒.猛地,比比轉回頭了,這小男孩急忙慌張地退回自己的座位,想假裝什麼事都沒有.我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看到這孩子的手足無措.我輕鬆地跟那孩子說:「那是他的耳模跟助聽器.」這孩子不發一句,不發問,仍然努力假裝沒有剛剛那件事.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卻也沒辦法單純地問一句「助聽器是做什麼的」或是「你為什麼要戴助聽器」.

事情過了幾天後,我跟比比弟弟聊到這次在台灣的感受.

比比問:「媽媽,妳寫的書什麼時候會出?」(比比呀,雖然媽媽很努力寫,要寫到出書,也還要更多時間呀,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媽媽:「不知道呀.還要好一陣子吧.媽媽努力寫文章,但出書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你為什麼這麼問?」

比比:「因為我覺得台灣的人對聽損都不了解.我想要很多人看妳的書,對聽損多一點了解.」

媽媽:「你怎麼會感覺得到台灣人對聽損不了解?」

比比:「在台灣的路上,大家都盯著我的助聽器看.They stare. 他們不敢問,他們就一直盯著我的耳朵看.像那天Baby Boss那個小男生一樣.」

媽媽:「你知道那天那個小男生的事?」

比比:「我知道啊.他一直盯著我的耳朵看,又離我那麼近,我當然知道.他以為我沒發現.」

弟弟這時也湊一腳說:「對啊,他以為我們沒看到,我也看到啦.」

比比:「在美國的小朋友比較有勇氣.他們會直接問我那是什麼.他們不會躲躲藏藏地.我就直接跟他們說那是助聽器,幫我聽清楚的工具.這樣說就沒事了,也沒有人會再問或是說什麼.我喜歡我的學校的同學朋友們,沒有人會把助聽器看成奇怪的東西,也沒有人會盯著我看.」

比比越講越激動:「我就是我,有沒有戴助聽器都一樣,為什麼要盯著我看?

顯然,這個無聲的「盯」,讓比比很感冒.是因為大家以為聽損者聽不到,所以一個「無聲」的舉動,他們就不會受傷嗎?

這個大環境,友不友善,溫不溫暖,包不包容,無須聲音溝通,只要一個眼神,就足以讓人感受到了.

比比年紀大了,不再有人上前跟我們做家長的說三道四.取而代之的,是無所不在的「盯」.在捷運,在店裡,在餐廳,只要在外面,那種眼神追隨著比比,甩也甩不掉.

我問比比有什麼話想說.

比比想了想,說:「不要盯著我看.想問助聽器的事,就直接來問就好了.最好是大家都去看你的書,多了解聽損一點,知道我們沒什麼特別的,就不會有人盯著我看了!」

或許有些人不覺得這樣多看兩眼有什麼不對,或是覺得這小小舉動不會造成什麼傷害.但是,顯然,連不把聽損當一回事的小男生都能感受到這大環境對他的不了解,對他的不友善,對他的不尊重.這不應該是件小事,這反應了這社會的高度及包容力.而我們,還有一段路要走.

我衷心期望,我的文字能夠替我們的孩子爭取到自在做自己的空間.
 

延伸閱讀:
* 本篇文章由聽損是我們的老師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黃奕雯

黃奕雯

哈佛物理化學博士,女科學家,現居美國灣區,任職儀器公司研發部門。
博士班期間生了聽損兒比比。因接觸早療及家長團體,體認到「聽損是我們的老師」,從此踏上更開闊更自在的教養之路。畢業後生了高敏感的弟弟,漸漸發現麩質對弟弟情緒會有影響,開始隨時研讀「食品成分」的日子.兩兄弟迥異的個性及需求帶來生活裡莫大的喜悅、挑戰及趣味。
希望藉文字的力量打造出更包容千里眼比比及順風耳弟弟的空間。

粉絲團:聽損是我們的老師>> http://bit.ly/2rLMmaM
部落格:千里眼、順風耳跟他們的媽>> http://ywh-a-b.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