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瑞兒:當被注視的時候,我會包容這樣的自己

瀏覽人次:3,6042018/08/14

作者、圖片來源:顏晉圓

有時候阿有時候,我還是挺介意妥瑞氏症的。最初的印象是我小時候吃飯時,會對著頭頂上的燈用力眨眼睛,然後閉著眼觀察那些殘影,我好奇我眼睛閉上以後,我眼睛是不是還在運作,不是看不見,而是看著我的眼皮,而這些燈光的殘影,是我觀察對象之一。

我其實還是分不清楚那是不是妥瑞氏症的影響,盡管現在回想起來那符合症狀,但我當時的好奇也不是假裝,因為那時候的我還不認識妥瑞氏症,根本沒有需要掩飾的東西。越長越大,路過的場所也越來越多,可以從很多場合看見自己凸顯出的不同,很多場合從有形到無形都有,電影院、咖啡廳、圖書館、學校的教室、捷運的車廂、教師的會談、同儕的私語。

在所有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口中,都很容易聽到他們幫自己解釋「習慣了」,可是從我的觀察中,所謂「習慣了」也可以解釋為滿身瘡痍。到底痛不痛,到底還有沒有影響,我無從得知。不過我能肯定的是,這些「習慣了」都是看的見的。

我時常說各種話來給自己聽,像是實際一點的「這沒啥好在意的」、「這也不是我能解決的事情」、「人就是長這樣了」。或是正面一點的「我會包容這樣的自己」、「我會連你一起愛著」...等,不過現實總是不斷地給我新的打擊。

妥瑞氏症其實帶給我很多不便,我很害怕惹人注意,我覺得身旁的目光會帶給我許多壓力,因為大多數被注視的時候,代表我又做出了與眾不同的行為,我就又得安撫自己,這大概就是影響我最多最多的部分了,這件事情給了我好多習慣,這些習慣都融入在我的日常裡。

在坐火車的時候阿,很多認識我的人可能知道,我幾乎都是買無座的,這其實跟妥瑞氏症有很大的關係,無座的時候大多會待在車廂與車廂間的通道,這邊的環境是很吵雜的,行車間的噪音就好像是防護罩一樣,我在這裡是十分放鬆的,沒有人會聽到我發出的聲音,甚至很多人是沉浸在手機&耳機裡頭的,這也是我大眾運輸工具特別喜歡火車的原因吧。

認識多一點的人可能也知道,電影我也是特別喜歡看午夜場,也基於同一個理由,我可以很自在的享受一部電影,因為我不用擔心我會影響到其他人觀影,或是說我不用擔心自己不小心受到關注。

我其實很喜歡一些咖啡廳,或是圖書館的場所,但是我從來我沒辦法放下心待在那樣的環境,因為就算沒有客人,也有店員。於是我常常祕密的花整個下午把我家、我房間整理出來,然後泡一杯咖啡或是茶,然後坐著,好好享受「不寧靜」的一人茶館。

很多時候我會自己一個人參加各式各樣的展覽,對我來說不管跟多熟的朋友,都沒有我一個人來的自在,雖然我在非常少的時候,會有點小孤單的感覺,但當我找到一張長椅,或是一個角落坐下來,看看周圍的環境、人群,就能再次放下心,好好的享受當下的每一口深呼吸。對了,看電影也是同理。這種享受可能比較特別一點,尤其是你看到有人把你的行為做成一張圖,標題寫著「邊緣人大挑戰」的時候,更是讓人會心一笑。

總的來說我很怕接觸陌生人,我說我怕生並不是在跟你們開玩笑,雖然我最後都好像有打入人群,但我心裡面的緊張不管你們有沒有看出來,他都存在著。這邊可以跟你們說一個小秘密,當我人越緊張,越焦慮的時候,妥瑞氏症的症狀就會越明顯,這個時候我通常心跳是很快的,你在這時候欺負我的話我會印象很深,而你對我很溫柔的話,我也許就記了一輩子。下次你們記得的話可以觀察看看,應該是挺有趣的實驗~

我其實並不擅長跟別人聊天,我在跟你們說話的時候腦袋很常不是我在運轉,那都是我焦慮的心情在跟你們說話,我時常動不動就句點別人,並不是我想這麼做,只是我真的不懂得怎麼跟別人說話,我思考的一直都是「這個人會希望我說出什麼來」,因此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麼事情是好跟別人分享的,也不知道你們在跟我說你們的故事之後,我該講些什麼來回應你,在我的腦中我已經句點我自己了,而後就只好跟著句點你。

相比之下我可能更擅長打這樣的文章,在打出這些文章的時候我可以不斷的將自己的想法變成文字,雖然並不是特別要給誰看,但要是有誰看了,那我會特別開心,因為這些話才是我真正想要說出來給某個人聽的...感受、故事?隨便吧,總之就是一段不去掩飾,在放鬆狀態下所想出來的句子。

而現在,腦袋空了,有點想不到話說了,該休息了。謝謝每一個看完的人,我愛你們,我想還活著都是拜你們所賜的。

延伸閱讀:
當ADHD遇見亞斯伯格症
眼神會說話,從眼神接觸談特殊兒所要傳遞的訊息
別害怕「評估」,怕的是「錯過」:給特殊兒家長和老師的備忘錄

* 本篇文章由【顏晉圓】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親子天下嚴選

親子天下嚴選

「親子天下嚴選」平台除透過眾多嚴選部落客提供多元、有趣及幸福溫暖的力量外,也熱情邀請讀者網友加入,分享您對親子教育、教養等各領域的經驗分享和觀察,一起與我們共同發揮對社會和親子間正面影響力。活動詳情與參加須知請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