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活了兩次人生,代價是孩子永遠失去自己

作者:雙寶娘

瀏覽人次:3,4592018/06/13

公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未演先熱,好多朋友在臉書上分享這齣影集的片段,然而,片中備受教育體系壓迫、父母掌控的孩子,其實在我們所處的生活中隨處可見…
 
一名已考取某大學護理系的女學生,對自己即將展開的新生活充滿期待和熱情,但父母卻要她放棄考取的學校,堅持要她到中國讀書,父女因意見不同產生口角衝突,女學生更因為父親嚴厲的態度誘發過度換氣症候群,無助之下只好報警,求助警察先生的幫忙。
 
父母活了兩次人生,代價是孩子永遠失去自己
 
這則新聞讓我想起自己朋友的故事,朋友是家中的老大,底下有兩個弟弟,年紀相差十多歲,大學原本想讀中文系,卻聽從父母的話選了金融;大學畢業想到國外進修,父母又從中阻擾,希望她投入工作,分擔家中的經濟;好不容易交了個男友,父母卻不滿意男友學歷比他低,苦撐了五六年,最終還是走上分手一途,女孩至此將自己置於受害者角色,埋怨父母、責怪手足,但最痛恨的還是那個被孝順綁架,不敢反抗的自己。
 
華人重視家庭倫理,很容易就出現這種控制型的父母,就算你把紀伯倫的「孩子」貼在他家牆上,他們還是會認定孩子是自己的資產,養出一個聽話的孩子是畢生最驕傲的成就,眼見孩子讀明星學校、在世界前五百大外企工作、擁著三高的另一伴,就覺得走路有風,過年永遠不用逃避三姑六婆的詢問攻擊,在親朋好友間抬得起頭,光是這樣此生已足矣。
 
幸福的爸媽,卻沒了幸福的孩子,在家庭中失去決定權的孩子,只能默默接受來自父母錯誤的教育方法,接受父母排好的道路,找不到表達的管道,在應該成長的時間沒有成長。這些被剝奪成長機會的孩子,變成一個個孤立無助,永遠活在過去的大人,即使擁有成熟的外表,內心卻仍是個孩子,隨時可能叛逆逃離。
 
我曾經問朋友:「你覺得自己什麼時間最快樂?」
「和前男友在一起的那五六年。」毫無意外,她說出這句話。
 
剎那間我懂了,和男友的戀情是她人生第一次做自己,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就算外表、條件不匹配,也明知戀情得不到父母的祝福,走在一條努力不一定有成果的路上,卻讓她真真切切感覺到自己活了一回,苦難證實了自己的存在!只是因為不夠堅持,熬不過爸媽的以死相逼,賠上自己苦心經營的戀情。
 
朋友用她自己悲慘的過去,深刻地給我上了一課:父母活了兩次人生,代價卻是孩子永遠失去了自己。前陣子朋友的父母相繼過世,她苦笑著說終於鬆了一口氣,獨自到歐洲旅行一個月、改變生活和工作,試圖尋回那個從小到中年,隱藏將近40年的自己,心疼朋友人生的路崎嶇難行,卻也替她感到慶幸,歷經苦難才使她有勇氣揮別過去不美好的記憶,也更加珍惜目前能做回自己的日子。 
 
請尊重孩子的決定
 
身為父母,我非常明白那種想要孩子好的心情,但隨著孩子漸漸成長,開始在我面前呈現出不同襁褓時期的樣貌,讓我對孩子的生命產生一種敬畏心,有了敬畏心便能把父母的姿態放低,這麼做之後,反而常常在兩個孩子身上學習到不一樣的東西,看見不一樣的人生風景。
 
比如說,我曾經因為孩子選擇讀上海公立學校感到疑惑,一心想助他們「逃離苦海」轉學到台商學校讀書,但孩子卻說他們不苦,很能適應目前的學校生活,還堅持要一路讀上去,我的孩子正好與新聞中的主角完全相反,後來我選擇尊重孩子的決定,不再堅持用自己的價值觀丈量孩子的世界,也不用虛長的年紀,就一心認定孩子「還小不懂事」,沒辦法為自己做決定。
 
孩子的人生是自己的,做父母的只需從旁提點分析得失利弊,並告訴孩子自己做的決定,無論將來結果是好是壞,都要自己承擔,其餘的就尊重孩子的意願吧! 
 
中國作家周國平先生曾說:
一個自己無為卻逼迫孩子大有作為的人,他的無為其實是無能和不得志,一個自己拚命奮鬥卻讓孩子自由生長的人,他的拼命多少是出自於無奈,這兩種人都想在孩子身上實現自己未遂的願望,但願望的性質恰好相反。
 
我想,我就是那個曾經拚命奮鬥卻渴望讓孩子自由生長的人,但是,孩子卻一心追求我眼中的限制,這曾經讓我非常沮喪,直到後來我才領略到一件事:
孩子想追求的,也往往是孩子目前人生最欠缺的東西,真實的成長其實是限制與自由交替作用的結果,孩子過分自由就沒了邊界,時時刻刻有所作為又失去體會自由所帶來的快樂,當限制與自由達到平衡,孩子才能得到正常的成長。只要孩子沒有開口要求幫忙,做父母的我只要在一旁靜靜陪伴也就夠了。

* 本篇文章由【雙寶娘】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雙寶娘

雙寶娘

雙寶娘,本名譚惋瑩,居住上海的台灣人。做過老師,當過全職媽媽,現在是自由寫作者。堅信教養要順著人性,寫作能夠改變生命。
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