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動物「翻轉」學習

瀏覽人次:2852018/05/29

搜索甲賀忍蛙、獨角仙與山林鳥禽的秘密自然偵探觀察家,熊空竹崙探險營


作者:羅友徹 (台灣大學昆蟲學碩士,自然悠遊工作室執行長)

親子動物課是許多家長為孩子安排的學習活動,經常期待老師會帶來什麼讓人尖叫的動物,不只是室內教室,以自然觀察為號召的戶外活動,大人多少會想先預知這個公園或是這條步道會出現什麼驚奇的生物,然而,與其要看到招生宣傳上的特定動物或是奇特物種,倒不如走一趟動物園。
 
動物課程有什麼吸引力呢?

的確,生活每天都是和人相處,自然會想看些不常見到的東西,全世界生物種類之多,光是動物就有超過百萬以上的種類,再以台灣的螞蟻為例,我們記錄了超過300種以上的螞蟻,每種螞蟻都有不同的體型、顏色與造型,稍加留意不難發現眼前忽然出現許多驚嘆號,而不是只大喊一聲「有螞蟻」,喔!就結束了!
 
「情緒興奮不表示學習振奮」
 
探索環境與生物觀察需要練習與經驗累積,我們很習慣幫孩子找東西,或是很自然地告訴孩子蟲蟲在哪裡,這個是蜻蜓、這隻是蝴蝶,然而,在這樣不經意的情況下,孩子的學習機會就這麼失去了。對於父母而言,這些是已經知道的事情,但是對孩子來說,他們依舊停留在走馬看花的懵懂裡,因為這些並不是他們自己看到的,看過並不表示學到了。
 
相信我們都算過微積分,還記得矩陣怎麼演算嗎?猶記得高中時期,數學老師解題很厲害,時不時來個笑話,數學課變得十分有趣。但笑聲僅止於課堂,考試時那種不會寫的痛苦,心裏總想說我學這個要幹嘛!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因為我們看的是解題,少了生活連結或是應用機會,即便是自己手算一次題目,記憶是無法在停筆時,順便輸入到腦海裡,當下課的鐘聲響起,差不多該把課堂中的歡樂還給老師了。
 
「觀察自然,你就能更加了解世上一切事物!」愛因斯坦
 
孩子喜歡的獨角仙,早早知道光蠟樹上有很多獨角仙。試問光蠟樹在哪裡?它長什麼樣子?找到光蠟樹就一定會有獨角仙嗎?昆蟲不是住在盒子裡,好讓我們隨手拿起盒子搖呀晃啊,真要找蟲,到了戶外反而是在嚷嚷怎麼都沒有看到!

讓孩子接觸生物,是我們抓給孩子?還是讓孩子自己去找?自己去抓?相信多數家長會選擇讓孩子自己動手、參與操作,對於孩子來說,能自己找到、發現,他們享受的是無價的成就感。不敢抓蟲怎麼辦?敢不敢用手抓不再是重點,而且不是每位家長也都敢抓蟲,但大人做得到的,是陪著孩子並進一步鼓勵他解決問題,有好的方法嗎?需要工具嗎?甚或是為什麼一定要抓起來呢?在一旁好好地欣賞也不錯呀!


 
「與其告訴孩子,不如讓他實際接觸」
 
孩子聽過太多的保護色、擬態、有毒,聽到甲蟲就想知道誰打架會贏,誰才是甲蟲王者。很許多孩子不到三歲就知道蘋果叫Apple,單字很會背,但遇上外國人就口吃大舌頭,為什麼?觀察學習像是英語對話一樣,只記住單字未必真能活用,蜥蜴都會斷尾嗎?牠們像恐龍而我們能描繪出5 個蜥蜴與恐龍相似的地方嗎?為什麼攀木蜥蜴不要整隻都是咖啡色就好?又有黃綠色的花紋,又是灰白色的肚子,我們真的理解什麼是保護色嗎?
 
似乎是筆者在賣弄專業,但這些看似要想很多的問題,其實答案都在動物身上,什麼是構造?動物有哪些構造?構造又有什麼功能?動物的構造,會和牠的行為、生活有關聯,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可以用心看出端倪。
 
「對一個連鷦鷯都沒見過的孩子來說,禿鷹的滅絕會有什麼意義?」派爾
 
觀察動物不只是好玩、有趣而已,若是我們能看出螞蟻和白蟻觸角造型不同,那麼bad跟bed是不是就不容易搞混,為什麼天牛會發出聲音?叩頭蟲真的會用頭敲地板嗎?別再只是抱著刺蝟笑著拍照,也不用把蟒蛇掛在脖子上說孩子好勇敢,讓孩子摸了變色龍之後,大家都能成為動物通嗎?
 
觀察不是氾濫的廣告口號,生態體驗更不僅是聽解說。學習與生活息息相關,隨時隨地都能體會知性,周杰倫歌曲裡的老斑鳩正在行道樹上築巢,傍晚時份的松菸有蝙蝠在飛行覓食,生物和我們比鄰而居卻很少人察覺,專吃蚊蟲的蜻蜓,牠們的家園正因為我們想蓋房子,水池已被土填滿而消失,蓋座生態公園、放些設計感十足的溜滑梯,孩子得到的便不是只有歡樂,還會順便沾附些你我都看不見的殺蟲藥劑。
 
和動物接觸是很好的學習啟蒙,順著好奇心驅使,任何人都會不由自主地鑽研Q&A,當孩子發現、抓到蟬,放在耳邊聽蟬鳴鳴乍響,很少人會不想和蟬當好朋友,蟬是怎麼叫的?卻有蟬怎麼逗弄牠就是不會發出聲音,奇怪?家長很難忍不跟孩子講答案,事實上,能自主思考而解惑的孩子,蟬的觀察經驗,將會讓他在未來引領社會時,不會做出隨便把樹砍掉的決策。
 
「翻轉教育,下一個口號又會是什麼?」
 
太多的教條跟文章教我們怎麼當好家長,就像筆者正在寫文章告訴大家該怎麼教小孩,親子共學、動物體驗、戶外教學,這些新興名詞是否開始有浮濫的感覺?觀察生物、喜歡動物跟學習英文、數學、物理、化學有什麼關係?
 
當然,每個人的興趣都不同,不能因為我們喜歡生物就排擠其他領域的專業,大自然教室並不是期許每個人都是生物學家,走入戶外人人立馬變身成為法布爾或達爾文,諾貝爾化學獎博士因為喜歡理化,為了了解牛頓第二定律,曾認真地用兩週的時間思索,而不是看了f=ma就可以開始解題。
 
為什麼歐美依舊盛行以大自然為師的教育學習?大自然提供我們一個親和的學習平台,任何人都能自由地接觸新奇的事物,就算是一時之間看不懂、想不透,當下也能享受到探索的趣味。別怕孩子問我們這隻是什麼青蛙?我們更不需要告訴孩子這隻是紀念19世紀英國學者La Touche而命名的拉都希氏赤蛙,若是能讓孩子看看這隻青蛙身上有哪些顏色?有幾隻腳?甚至是讓孩子抓抓看,當青蛙跳給孩子追,動物的求生策略不就正在表現給孩子體會嗎?
 
不妨當作是在玩,放手讓孩子玩,當好奇引導孩子發現解答的瞬間,新知將會長留於他們的記憶中,啟發孩子更多的學習動能。

>>搜索甲賀忍蛙、獨角仙與山林鳥禽的秘密自然偵探觀察家,熊空竹崙探險營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親子天下嚴選

親子天下嚴選

「親子天下嚴選」平台除透過眾多嚴選部落客提供多元、有趣及幸福溫暖的力量外,也熱情邀請讀者網友加入,分享您對親子教育、教養等各領域的經驗分享和觀察,一起與我們共同發揮對社會和親子間正面影響力。活動詳情與參加須知請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