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和你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作者:雙寶娘

瀏覽人次:1,1012018/04/26

圖片來源:PIXABAY
今天是媽媽的祭日,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已經一年了,關於那天的往事都還歷歷在目,尤其是你一邊開車一邊掉眼淚的畫面,仍然刻畫在我的腦海中。看著心愛的你傷心,我卻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陪著你一起掉眼淚。
 
來中國第4年了,4年間失去3個家人,我們心裡都不好受,尤其媽媽過世的這一年裡,我們聊天時總離不開「誰要先走」的話題,只要稍為提到我的眼眶就開始紅。因為太害怕失去,我甚至戒掉愛偷看你和孩子睡臉的怪癖,那會令我聯想起已逝家人躺在棺材裡的畫面…
 
剛結婚時,我和你睡眠時間不一致,常常是我睡了你還醒著工作,我張開雙眼卻看見你呼呼大睡的模樣,偷看你睡臉的怪癖就是那個時候養成的吧!幾乎可以說是成了癮。我會側躺著靜靜看你的睡臉長達半小時以上,從飽滿的額頭、纖長的睫毛、高挺的鼻樑、一直到有傷痕的下疤,彷彿你的身體像一畝地,而我是視土地如瑰寶的農夫,每一次凝視就扎下愛苗,期待我的愛在你身上發芽、茁壯,永遠停留。
 
雙寶出生後,這個怪癖轉移到他們身上,我像是祟拜偶像般,沉浸迷戀寶寶們的睡臉,「真的好可愛」我總是忍不住讚嘆,一個哈欠一次皺眉,還有睡夢中寶寶的笑臉,都是我如數家珍,最寶貴的畫面。我是個有福氣的農夫,從一畝地擴張到三畝,但我最愛的始終是最初陪伴我的那一塊土地。
 
說真的,我其實一點也不想戒掉偷看你的壞毛病,這輩子太短,我想利用在你身邊的日子,好好地仔細凝視你,把你的模樣永遠刻畫在我的靈魂裡,就算我先走了也不害怕,因為我的靈魂裡有你,我將不會寂寞害怕。
 
有次我拖著腮天真地的問你:「你睡覺的時候知道我在看你嗎?」你調皮地回應:「那當然啊!你的眼神太熱情,睡夢中的我總忍不住要翻身躲避」「那我還可以偷看你嗎?」我不死心的追問「整個人都是你的了,還能怎麼辦?」你兩手一攤還翻白眼。
 
天啊!我好喜歡和你來言去語,叨叨絮絮聊著只有愛人之間才懂的傻話題,常常一聊就捨不得睡去,我想永遠都這樣跟你在一起。
 
有時,也不免被你的打呼聲惹怒,尤其是睡得正香甜的時候,氣氛可就沒這麼浪漫,氣呼呼看著沉睡的你,忍不住讓你吃我一記枕頭拳攻擊,不然就捏你鼻子,讓你不能呼吸醒來唸我「還睡不睡啊你」,但你從來沒真的生過我的氣,總是一句「過來」就把我擁入懷裡,讓我又在你均勻的呼吸聲中沉沉睡去。好吧,我承認對你的打呼聲又愛又恨,一定是你對我施了魔法。
 
在我們分開三年,成為遠距離家庭的時候,我真的真的好想念你的打呼聲,瘋狂到不準你把視訊關掉,堅持要看著你入眠,卻忘記自己也要睡覺,哈。我甚至偷錄了你打呼的聲音,在你和我分開的日子,在夜裡偷偷聽著,一邊說「真的好吵好大聲」,一邊又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播放,任由想念的淚水浸溼了枕頭。
 
大家總是很懷疑,為什麼我們在一起17年,我仍然瘋狂死心塌地愛著你,或許正是因為那些分離的日子太痛了,我珍惜現在與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捨不得拿來浪費,每一天都要抱你親你,和你說我好愛你。

我想是該恢復偷看你睡臉的「好習慣」了,雖然心裡的破泂仍在,雖然風吹來的時候仍然覺得冷,但生命太脆弱了,我想在彼此還能凝視對方時好好看清楚眼前的你。
 
嘿!親愛的,就算我和你總有一個人要先走,別忘了我們在枕邊許下的承諾,留下來的那個人,可以想哭就哭,可以放逐自己,可以再找人代替心裡床邊空下來的位置,可以用任何想得到的方法面對自己的失去。什麼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忘記好好愛自己,好嗎?我們說好的。

那也是媽媽走前,對我們最後的囑付:一切都要好好的。
 
好好的吃
好好的睡
好好的活著
好好的愛自己
好好愛你自己,你會恍然大悟,原來愛自己,其實,就等於好好愛著我。
 
PS.今天特別允許你來我懷裡哭,特別座位,家人限定。

延伸閱讀:
 
*本篇文章由【雙寶娘部落格】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歡迎來雙寶娘的粉絲團聊聊:雙寶娘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雙寶娘

雙寶娘

雙寶娘,居住上海的台灣人,曾任幼兒園教師,現為換日線數位專欄作者、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育有一對龍鳳胎。
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