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媽媽找回自己名字的旅程

作者:雙寶娘

瀏覽人次:1,0282018/03/28

結婚6年,才生下雙寶的我,在好不容易圓了一場「有小孩吵鬧」的夢想後,自然對一對龍鳳胎孩子疼愛有加,心中更把「好媽媽」當成畢生追求的夢想。雙寶2歲後,先生一人遠赴北京工作,考量到留守媽媽兼顧家庭和工作不容易,因此辭掉公立幼師的職位,專心照顧兩個孩子和婆婆。
 
萬萬沒想到,留守家庭的壓力終於還是擊垮了我,失眠和憂鬱又找上門,明明白天照顧家庭已讓我疲累不已,夜晚來臨卻只能數著自己的心跳聲輾轉難眠,睡眠出現問題,也間接影響情緒,那段時間裡我變得易怒沒有耐心,加上孩子正在可怕的2歲時期,常常一不小心就引發親子戰爭,家裡的氣氛始終沒有好過。
 
和老公溝通之後,我們決定結束異地家庭的模式,我帶著雙寶,跟著先生到北京工作。原以為這是個美好的開始,卻沒料到北京寒冷的天氣,著實讓怕冷的我吃足苦頭,曾經多次因無法調節室內外溫差暈倒,身體更是無法適應大陸型氣候不斷生病,加上人生地不熟,老公的高工時沒辦法常常在家,一個人悶在家裡帶孩子,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成為異鄉媽媽,除了要適應和台灣不同的氣候之外,人文和風情才是最大的挑戰,尤其是搬來上海,雙寶進入小一之後,上海小學課業壓力大,老師的緊密盯人,讓媽媽我幾乎快喘不過氣,有一天老公下班回家,看到廚房水槽有碗沒洗,順口叨唸了幾句,卻引來我高聲貝的反擊,孩子學習表現不好被罵,孩子適應不良也被罵,連家庭清潔做不好也要被罵,所有的責任都歸咎於媽媽的身上,我開始懷疑自己當媽媽的能力,一來明明是教育背景出身,卻搞不定孩子的學習問題,二來我不是一向以「好媽媽」為職志,怎麼連一個小小的家都照顧不好呢?
 
最可怕的是,我走在和自己爸爸相似的人生軌道裡,爸爸是從中國過去台灣生活的軍官,而後依靠自己的苦讀考上公務人員,在返回中國無望之後,決定在台灣娶妻生子,爸爸不時會把生活在異鄉的辛苦,轉嫁在媽媽和三個孩子身上,只要一不順心如意,就會動手毆打我們,在這種不安定的家庭氣氛中成長,我變成一個極度壓抑情緒的孩子,為了不讓可憐的媽媽再為我承受更多的辛苦,我對父母的要求幾乎言聽計從。爸爸希望我讀高中不要讀高職,我就乖乖去讀,爸爸希望我當一名老師,即使第一次的大學聯考中,我考上自己心儀的學校,還是決定放棄就讀重考一年,轉讀師範學院。
 
卻沒想到,多年以後,我放棄了在台灣的一切,成為一名異鄉媽媽,在生活態度、教養上完全複製了爸爸的影子,這讓我深感挫折,也決心要有所改變。我和先生深夜促膝長談,先生說當初是我網友的他,被我文字裡的溫度所感染進而相戀交往,希望我能考慮拾起寫作的夢想,先生一語驚醒夢中人,讓我忍不住想起自己少年時代的寫作夢想。

國中時代有個熱愛寫作的好友,畢業後她讀高職我讀高中,分離曾讓我非常傷心,而後她在學校成立寫作社團,開始辦校刊,也參與地方青年刊物的編輯事務,為了鼓勵我,她寫信邀請我寫作,幾乎是讀完信的同時我就立刻回信告訴她「我願意」,在那段被升學壓力籠罩的青春歲月裡,因為開始寫作,苦悶心情終於有了抒發的管道,情緒雖然談不上快樂卻因此平靜許多。
 
在20多年後故鄉的彼岸,寫作穿越時空再度對我呼喚,我該勇敢的接受呢?還是率性轉頭而去,繼續當那個沒有名字的自己、不快樂的母親?我的內心充滿掙扎與痛苦。
 
「我要開始寫作投稿!」在考慮了三天之後,我大聲地對全家人「宣佈」自己的決心,然後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樣,我的作品開始在報紙上出現,接著是線上專欄、設立「雙寶娘」粉絲專頁、作品零星出現在紙本雜誌上,現在甚至開始動手整理自己的一號作品集。
 
在這個過程中,每當我遭受挫折心生放棄之時,先生和雙寶都會不斷鼓勵我,甚至比我這個當事人還要看重我的夢想,偶爾我忍不住說出喪氣的話,他們就會給我更多溫暖的力量,幫助我恢復自信,我這個媽媽的夢想,都快成為全家人的夢想,還是說他們的夢想就是看見我實現夢想呢?不管怎樣,在追求夢想的路上,只要一轉頭就看見親愛的家人對著我微笑,那種感覺真的很爽。
 
最近,因為長時間盯著電腦整理作品累出眼疾,才讓我意識到自己為了追求夢想,已經長時間忽略照顧身體和家庭,這是所有全職媽媽找回自己名字必經的過程吧!很容易一不小心就用力過頭,如今要做的是安撫那顆急於證明自己的心,把速度再調慢一點。追求夢想是長途征戰,而非百米賽跑,沒辦法短時間衝刺就能抵達目的地,但是我始終相信,多花一點時間,走長遠的路才能因此看到更多的風景,累積不同的生命視野,更會收獲寶貴的耐心與毅力。
 
以前朋友總愛形容我「體貼、溫柔,是個小女人」,我也如此定義自己,沒想到在找回自己名字的旅程中,我開始蛻變重生,可以大膽說出隱藏在內心的想法,並不顧他人眼光,勇於追求夢想和做自己。孩子開始驕傲跟別人介紹:「我媽媽是作家,她的作品打開手機和電腦都看得到喔!」先生也常對我說:「不得了了,我老婆現在是作家。」這三個傢伙天生浮誇,愛用誇飾法炫耀我的小小成就,每當聽到他們這樣說我,心底都會泛起陣陣幸福的漣漪。

我想自己這輩子應該很難從「媽媽」這個角色畢業,不管孩子幾歲,在媽媽眼中始終是孩子,懷胎十月,換來孩子一輩子都在媽媽的心裡,永遠放不下牽掛和擔心。即使如此,我不會因為是媽媽,就放棄追求自己,過程會有拉鋸,會有衝突,會有懷疑,都是正常的,媽媽不需要因此滿懷罪惡感,而是要靜待自己找到一個最適合的位置。
 
雖然知道這輩子很難從「媽媽」這個角色畢業,但我終於可以大聲對大家說:
 
「除了是媽媽,我也是我自己。」

延伸閱讀:

姐妹們,一起做個「差不多媽媽」吧!
生孩子,女人一輩子的宿命?
揮別好媽媽症候群,從接受真實的自己做起



圖片:PIXABAY

*本篇文章由【雙寶娘部落格】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歡迎來雙寶娘的粉絲團聊聊:雙寶娘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雙寶娘

雙寶娘

雙寶娘,本名譚惋瑩,居住上海的台灣人。做過老師,當過全職媽媽,現在是自由寫作者。堅信教養要順著人性,寫作能夠改變生命。
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