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孩子相信我做得到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5702018/03/17

二月22日是美國的亞裔婦女職場平權日。那一天我接受NBC採訪,談我從一個少數族裔媒體人到投入婦幼人權運動的種種經歷。訪談結束以後,那年輕的女記者問我:「大家都是同業,就不客套了。我們做記者的,在工作上不論怎麼委屈,都不太敢辭職,因為大家都知道,自由撰稿人別說是養家活口,連養活自己都很難。那麼,妳當初辭職的時候,怎麼有把握自己做得到呢?」
 
我說:「哦,因為我有一個很會賺錢的老公啊。」
 
她哈哈大笑,然後正色道:「別鬧了,講真的。」
 
我想了想:「大概是因為,寶寶相信我吧。」
 
這些話勾起我很多回憶。
 
四年前,我在小小豬滿三個月的時後結束育嬰假,回到工作崗位。我選擇餵母乳,但當時服務的報社拒絕依法提供集乳室。我躲在廁所裡集乳,在公司廚房清洗集乳器,卻遭到少數同事騷擾。我與長官討論此事,她叫我不要餵母奶,說配方奶寶寶也一樣健康。我向人事室反應,他們推說公司是台灣公司,不清楚加州法令。
 
其後,報社甚至刊出歧視意味很重以及有誤導之嫌的報導,一篇報導形容在公共場所哺乳「很噁」,另篇報導聲稱公司不必提供集乳室。這是完全錯誤的,美國聯邦法律規定,超過50名僱員的公司就必須提供集乳室,加州法律更規定,公司不論規模,只要有哺乳期的女性員工在職,就必須提供集乳室。
 
我決定採取法律途徑對抗報社的違法行為,並在小小豬六個月大時遞出辭呈。
 
失業第一天,我抱著當時才六個月大的小小豬,站在二樓臥室的落地窗前,目送江小豬駕車去上班。他的藍色轎車已經消失在視線裡,我還愣愣地站在窗前。平常這個時間,我早就穿戴整齊,塞在洛杉磯的車陣裡準備去跑新聞,一手握方向盤、一手擦睫毛膏、同時戴著藍芽耳機講電話。但現在,我披著一件睡袍,手上抱著寶寶,站在臥室裡,不知道要幹嘛。
 
辭職的時候那麼理直氣壯,辭職回家了卻這麼手足無措。我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小小豬說話:「從今天起,就沒有工作了,什麼自由撰稿人啊,一個案子都還沒接到。我真的可以嗎?」
 
這時候,小小豬笑了。我快要哭了,但小小豬卻笑了!不但笑了,還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或許他只是無意識地揮動小胖手,剛好打到我的肩膀而已。
 
但我忽然覺得信心大增。我拿出背巾,把他包在胸前,打開電腦,開始寫信給律師討論官司細節,給母乳協會詢問是否需要志工,給所有的同業看有沒有能在家寫稿的工作機會。
 
當晚,我把這件事告訴江小豬:「你看,小小豬相信我!」他說:「哦,這是一個求神問卜的概念嗎?」我們都笑了,小小豬笑得最大聲。
 
匆匆四年過去了。在小小豬之後,我們又添了迷你豬。我還是在家寫稿,維持著一個至少生活不成問題的收入。我持續在母乳協會當新聞志工,並長期為婦幼人權團體無償撰稿。
 
因為寶寶相信我,所以我做到了。現在,四歲的小小豬,也有各種自己想做的事:他想在上幼稚園以前讀完一千本書(又或者他只是想得到圖書館的獎品)、想參加游泳比賽、想出版畫冊⋯⋯我總是對他說:「如果你想做,那就去做!因為,媽媽相信你可以。」

*本文出自 【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專長醫療文教新聞。受到自身經歷影響,特別關注婦幼人權議題,並長期無償供稿美國MomsRising等婦幼人權團體。著有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