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實小側記】實驗教育實驗的其實不是孩子

作者:實驗媽咪

瀏覽人次:9132018/03/16

開學典禮時,和平實小黃志順校長曾說:「實驗教育實驗的其實不是孩子,而是家長」。當時我還似懂非懂,如今過了兩學季,我才漸漸明白此意。
 
招生前,學校舉辦過幾次招生說明會,說明辦學理念與規劃;開學前,老師們也與家長親面晤談,溝通重要觀念,目的都是為了讓家長們理解實驗教育的實際內涵,避免「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也因此,選擇和平實小的家長群,幾乎都是因為認同「自主學習」的理念,才選擇讓孩子進和平實小。
 
然而,響亮的口號人人愛,實際進入現場後,家長是否能接受「自主學習」的真實面?
 
當了兩學季的和平實小家長,我認為以下幾個重要問題,是有興趣的家長們應該仔細思考的:
 
  • 「自主學習」絕非放生孩子,家長是否有足夠的心力陪伴?
 
和平實小的核心理念為「自主學習」,意即學習不再是上對下的單方關係,而是學習者自主選擇學習內容,並由教/學雙方共同達成。「自主學習」並非放生孩子,任其在學習上自生自滅,我反而認為實驗教育中的父母,必須挹注更多心力與陪伴,孩子才能在實驗教育路上走得精采。
 
舉「回家功課」為例,一般小學作業大多為作業本或評量卷,只要把字寫工整或填上正確答案,功課就完成了。和平實小功課項目雖少,但許多作業需要孩子自行發想。個人認為,對相關能力尚在形成的小一生來說,父母若未給予適當協助,孩子其實不容易從「自由發揮」的功課中得到助益,也很容易流於疏懶,失去從實驗教育中汲取養分的機會。
 
以「手札」為例,冬學季開始,孩子們需用注音或文字記錄今日的學習、觀察、發現或心情等,再畫上插畫。孩子既要想、又要寫、還要畫,對寫作能力尚未建立的小一生來說,將「口語」轉換為「寫作文句」非常不容易,孩子經常哇哇叫著「我想不出來要寫甚麼」、「我不知道怎麼寫」,有時會因為寫不出來而敷衍了事(例如每天都寫「今天我很開心,因為我跟好朋友一起玩。」之類的…)。看似簡單的手札功課,認真寫起來往往得花上一小時以上才能完成,非常考驗家長的耐心。個人認為「手札」是非常棒的作業,而如何引導孩子練習寫作能力,從作業中獲得最大助益,有賴父母費心。
 
再如「文字存摺」,前兩學季,每週有兩次「一字」功課,孩子自由挑選想學習的字,將其寫在字卡上,標上注音、繪製插圖,累積成自己的「文字存摺」。此項功課意在讓孩子自主學習,然而對還沒有搜尋能力的小一孩子來說,如果父母沒有從旁協助,他將無從得知該字的正確筆順及注音。對能力尚未成熟的自主學習者來說,大人必須提供資源,否則不容易達到效果。
 
  • 沒有範本與標準答案,家長是否能與孩子一起學習?
 
傳統教育方式其實就是「範本教學」,教學內容與進度都按著課本來,其優點是系統及內容清楚,所有孩子按同一進度教學,務求學力平均;然而其缺點在於無法跳脫既定框框,不管孩子的喜好與胃口,一律餵養相同的菜。實驗教育目的就是打破框架,不用教科書,所有教學內容及作業形式都由老師自行發想與設計,因此往往沒有固定進度或標準答案可參考,孩子的表現也會差距較大。
 
這樣的教學方式,對從小習慣「範本」的孩子與父母來說,都是一大挑戰!因為在自主學習下,教學內容不再是由老師餵養,而是由孩子們與老師們一起創造。孩子必須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有能力「做選擇」,並懂得尋找資源與協助,想辦法解決問題。習慣體制內教育的父母與孩子,對這種「沒有範本」、「沒有標準答案」的教育方式,可能會很不習慣。
 
例如生字教學,一般學校以課本為主,課本列出幾個生字來學習,由於課本已將筆順及注音標出,孩子回家練習時,父母很容易對照課本確認。然而和平實小沒有課本,冬學季時老師從山海經故事出發,春學季則以部首出發,從中選出生字、講解筆順,再由孩子自己以彩虹顏色為順序標序筆順謄寫在筆記上。如果孩子在課堂上抄錯了,回家也會寫錯。由於現行筆順與過去所學多有不同,陪寫功課的父母如果有疑問,必須有能力自行尋找資源(例如上教育部的筆順網),而非依賴範本。
 
此外,小一數學以操作具體「學具」來學習,其答案更可各形各樣。有次回家功課,老師要孩子用一套七巧板(28片)排出9個長方形,並畫下排列方式,別說孩子得絞盡腦汁,連家長都排不出來(且沒有標準答案可參考)。再例如冬學季主題「童玩設計師」,每週都有不同的童玩主題(旋轉玩具、聲音玩具、浮力玩具、彈飛玩具等)等。教師群在前一週公布下週主題,父母與孩子利用週末討論、發想、設計、預備材料,或試做等(但強調要由孩子自己做)。此類功課都沒有課本可參考,而是仰賴親子一同討論、找資料及創造。
 
自主學習下,父母應捨棄「範本」及「標準答案」的觀念,更不能存有「把教育全部轉包給老師」的心態,而是必須與孩子一起研究、一起學習、一起成長才行。
 
  • 「不催生」的教育方式,家長是否有耐心與信心等待孩子?
 
<上學十二週後的觀察>所提,和平實小不催生、不填鴨,而是設計各種活動,給予各種資源,讓孩子廣泛吸納,透過觀察與實作,讓其自我發現,提煉自我想法。這樣的學習過程需要時間,很難期待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個人認為此過程很像在釀造醬油。我們在學校這個「缸」中放入大量黑豆,加入水、鹽、糖,蓋上蓋子,等待其慢慢發酵,一等就是四到六個月。等待期間,我們要確保日照充足,每週開缸一次確認,但卻不任意翻動。純釀造醬油與化學速成醬油的風味天差地遠,其層次、厚度與餘韻是很難比擬的,父母必須學會耐心等待,給予充分的支持與鼓勵,但不過度介入或插手,才能釀出風味醇厚的好醬油。
 
  • 實驗教育的不確定性與額外支出,家長是否能支持?
 
實驗學校是有機體,其具體內容會因為老師與孩子間的互動而不斷變化,教學方式也會不斷調整與變化。因此,家長是否能信任學校,給予教師群與孩子們足夠支持,成為實驗教育成敗與否的關鍵之一。此外,實驗教育可能會使用多元的教材及學具,例如和平實小的課本與作業本都是老師自行設計並送印,小一數學課也採用具體學具讓孩子操作,對於學校經費無法支應的項目,家長是否願意接受額外的費用支出,亦將決定實驗教學的彈性。
 
實驗教育並不追求膚淺的「快樂」,相反的,孩子可能會因為「想不出來」或「不知道自己要甚麼」而受挫,家長可能會因為「沒有範本」、「看不到立即效果」而失望,學校可能因為「不被了解」、「不受支持」而失敗。然而,若我們都能瞭解過程中可能遭遇的狀況,三方攜手並肩作戰,那麼,從自主學習的過程中長大的孩子們,將非常瞭解自己,並從自主決定、自我負責中,得到堅強的自信。

想知道更多和平實小的實際情形,請鎖定「實驗媽咪」,持續分享更多觀察。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實驗媽咪

實驗媽咪

臺北市和平實驗小學第一屆新生家長。考試制度下的勝出者,卻對傳統教育體制充滿失望,深刻期盼臺灣公立學校教育能有不同想像。歷經緊張的招生過程,孩子有幸成為和平實小第一屆學生,從入學第一天起,驚喜就不斷發生。身為教育創新行動的一分子,實驗媽咪分享第一手觀察,讓大家一窺全台第一所公辦公營實驗教育實況,希望有更多孩子們,能在更活潑、更多元、更尊重、更包容的教育環境下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