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還要談消失的亞斯伯格症?!

瀏覽人次:2932018/02/28

《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5)已取消了原先亞斯伯格症的名稱,將原先的診斷光譜,轉趨於嚴格界定的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既然亞斯伯格症的診斷名稱,已經移除,不在DSM–5中出現,那為什麼一些文字、演講、實務場合還是經常在使用「亞斯伯格症」這名稱?

亞斯伯格症診斷名稱的不再使用,影響最大的族群在於先前DSM第四版(DSM–IV)時代,尚未取得亞斯伯格症的診斷(註:先前在DSM–IV如果已經取得亞斯伯格症診斷,仍然視為ASD)的孩子。

當現在他們的問題呈現出來,前往醫療院所接受評估與診斷,由於他們狀況的嚴重性,並未達到DSM–5,關於ASD的診斷標準。因此,在無法取得相關診斷的情況下,對於這些孩子的權利產生影響。

例如除了無法像自閉症孩子申請身心障礙證明、手冊,以獲得該有的社會福利補助之外。連帶的,也影響到這些孩子在校園裡,在申請特殊教育學生身分的鑑定上,受到了影響。當無法順利取得自閉症資格,進而無法獲得特教身分,以及相關特教服務。例如資源班及相關專業團隊服務。

這樣的情況,讓家長、孩子和相關老師產生了焦慮。這焦慮來自於,在認為需要取得的資源、資格被剝奪,但是孩子的問題(特質)依然存在。

同時,另外一個問題也接著出現,如果孩子在學校不具備特教資格身分,因此容易造成普通班級的老師認為孩子的狀況,是出在家庭管教上的問題,而將孩子的問題視為一般孩子的現象與標準去處理。

在這種情況下,因為對於亞斯伯格症孩子的特質無法理解或漠視,導致班上老師、同學和相關行政人員對於該孩子缺乏基本的認識。因而造成在互動與相處上,不時誤踩許多地雷。而這一踩,往往造成亞斯伯格症孩子,情緒出現爆點及歇斯底里的狀態。

你說亞斯伯格症,我大概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當你說ASD,我需要再釐清你談的是不是以前的亞斯。

對於部分家長來說,心裡其實還是不太能夠接受,自己原先亞斯伯格症孩子轉換成轉趨於嚴格界定的 ASD。當然從孩子所獲得的需求及資源來說,以往自閉症、亞斯伯格症所得到的資源及權利是相類似的。但在父母心態上,依然還是認定亞斯伯格症孩子和過去典型的低口語自閉症、高功能自閉症孩子不一樣。其實,就特質與問題程度的光譜來說,也不盡相同。

雖然,一般人很容易對亞斯伯格症多了一些不合理的期待。但請依然提醒自己,亞斯伯格症孩子不等同於高智商、資優生或天才。先排除掉對亞斯伯格症可能存在的刻板印象,我們才有機會好好地去認識這群孩子。

在這裡,我再次強調,雖然亞斯伯格症的名稱,在DSM–5不再被使用。但是亞斯伯格症原先的問題與特質依然的存在。這些特質,它依然不會因為你不再使用這名稱而消失。

請好好地來認識這群孩子,友善地對待這群孩子。

Photo:Tommi Sormunen, CC Licensed. 
* 本篇文章由【王意中部落格】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王意中心理治療所所長 、臨床心理師、教育部部定講師、《親子天下》「請問教養專家」駐站專家。

於宜蘭成立宜蘭縣第一所經衛生主管機關合法立案之心理治療所,目前演講場次已超過1000場,是許多家長與老師心中極具理想與熱情的心理師。

高雄醫學院行為科學研究所第一屆碩士畢業,曾擔任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復健醫學部臨床心理師、中華民國過動兒協會諮商師及國軍八○二總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並曾於實踐大學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經國管理暨健康學院幼兒保育系擔任兼任講師。

合作經歷,包括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宜蘭縣校園系統(輔導諮商及特教服務),曾長期於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幸夫愛兒園、中華民國發展遲緩兒童基金會、社團法人台灣赤子心過動症協會、財團法人赤子心教育基金會及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等,提供心理專業服務。

於網路上,經營「王意中部落格」http://blog.xuite.net/atozwyc/blog,分享早期療育及兒童青少年心理衛生等資訊。著作包括《為什麼孩子要說謊?:心理師親授的210個誠實力指南》《孩子不專心,媽媽怎麼辦?》《爸媽忘記教我的事?──愛朋友也愛自己,教孩子受用一生的人際力》《301個自閉兒教養祕訣》《301個過動兒教養祕訣》《不吼不叫,激發孩子內在學習力》《拆解孩子的青春地雷》《誰讓孩子變成失控小惡魔?──從情緒管理開始,教出講理好孩子》《標準答案 臨床心理師的大格局教養》《孩子不敢說的40個成長困惑》(以上皆為寶瓶文化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