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尊重,我都不能「期待」孩子了?!

瀏覽人次:3,0872018/01/29

可以的,我們可以對孩子有期待。
 
強調「尊重」、「自主」、「孩子有自己的人生」…等等的觀念正潮,父母熱心學習不去控制孩子、不讓孩子過「父母想要的人生」。然而卻漸漸發現「卡卡的」…畢竟,怎麼可能不對孩子有期待?!不能期待他吃飽、功課有寫、待人誠實、不罵髒話、不隨地大小便…...不能期待是要怎麼當父母啊?!
 
身為群居、社會性動物,當然對彼此會有期待。看孩子就好了,對我們的期待簡直就如長江黃河般綿延不絕。雖說那主要是因為孩子年紀小,行為能力有限(有錢、會開車可能就不理我們了),但那份對父母的期待是真實地存在著。
 
然而。孩子跟我們最大的差異在於,他們經常「直接單純」表達他們的期待,例如:「我要吃冰。」「我要買機器戰士!」「你不准去上班!!」
 
如果這三句是大人來表達,可能會變成:
「天氣有點熱啊,你們想吃些什麼?」=我想吃冰!
「老婆,在逛蝦皮啊?最近在打折齁…...在湊免運費啊…...」=你買太多了!
「特休還有嗎?還有3天…...沒用掉挺可惜,你可別忘了!」=放假陪我出去玩!

不「純」的期待
 大人經常在對他人的期待中「摻了很多雜質」:不但說不清楚,還要別人猜,有時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不難想像,我們對孩子的期待多少也模糊不清了。
 
我們在對孩子的期待中摻進什麼呢?可能有:

1.對自己的期待
我們可能期待自己成為受人稱讚的好父母-這不見得是自己能做到的,需要孩子的「好表現」來幫忙。因此即使我們對孩子的期待並沒有比天高,但為了那「走路有風」的感覺,不自覺就對他們恨鐵不成鋼了。
 
2.對角色與責任的焦慮
盡責的父母容易「災難性思考」,有時孩子只是無心之過,卻會被擔心變成「不良習慣」,小時候摘瓜長大偷牽牛的俗語在腦中嗡嗡作響;或者,父母開始無意識地自責「會不會是我教得不好? 是不是我忽略了?」甚至,那層對做不好的焦慮,是來自害怕長輩、伴侶突如其來的指責:「孩子怎麼教的?!」
 
3.未滿足的期待
成長的過程中,每個人多少都有些未被滿足的期待。例如,我們一直期待父親的肯定,即使只是一抹微笑、一個拍肩,都讓人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這個未滿足期待也許會在現在的親密關係中浮現。例如,期待伴侶對我們的肯定、期待孩子的感謝。如果得不到,明明做得再好,我們仍然覺得不夠、感到空虛。那種低自我價值感,侵蝕了我們的情緒管理能力,混淆了對孩子的合理期待。
 
4.過去的偏見
例如,即使一路長大,我們無數次的告訴自己「成績算什麼啊! 怎麼能用成績來評判人!!」但當孩子和同儕在同一套評分系統下被比較時,過去被植入、「分數至上」的強烈偏見仍會飄進父母腦海,不禁思忖:「考這樣真的沒關係?」「這種鬼字真的不用叫他重寫?!」過去的偏見在搭配上述的未滿足期待,那可是威力無窮。
 
有覺知地過濾,真誠地表達
容我用手足相處為例,簡單介紹過濾掉上述雜質,為何可以增進親子關係。例如,孩子們三不五時拳來腳去,為娘的憂心不已,總是要他們「相親相愛」 這個看似合理的期待,可能參雜了:
  • 對自己的期待:我看了很多書也上了很多課,怎麼你們兩(幾)個總是不上道?
  • 對角色與責任的焦慮:如果我現在沒幫你們相親相愛,是不是以後會仇視彼此?!
  • 未滿足的期待:我不想要重蹈父母的覆轍,絕對要讓你們認為我超級無敵公平!
  • 過去的偏見:孩子會處不好就是父母沒有教好,一定是我對你們不夠嚴格的關係!
好好過濾這四項雜質後,有多少是存留下來、真正與孩子「現在的行為」是相關的?多少是真正屬於孩子的責任?有哪些是父母能力可及、而不至於過於損害他們的自主性的?
  • 對自己的期待:年幼的手足關係,不太能預測成年後的感情。許多人經歷了相反的結果,小時候打得死去活來,長大後恩恩愛愛。
  • 對角色與責任的焦慮:父母的「努力」干預、調解他們的衝突,可能弱化了他們彼此找到相處之道的能力。
  • 未滿足的期待:我們愈想讓自己看起來公平,愈無法接納我們自己可能的偏心,反而錯失了真誠接納每個孩子的機會。孩子當然想要父母公平,但更需要我們活在當下,認清自己的內心。
  • 過去的偏見:嚴格的管教有可能培育出互愛互敬的手足嗎? 這是不一樣的課題,若混淆了,可能只是徒增挫折感。
這時你可能會發現,原來孩子無論排行第幾,從來就不能自由的決定如何與「可能是這一生陪伴他最久的人」相處! 父母早以強大的定見,及一堆有的沒的「規條」決定好他們該怎麼相處了! 孩子可以選擇、嘗試怎麼和朋友相處,但面對自己的手足,卻只能相親相愛!
 
這種被剝奪自由的人際,這種被迫分享絕大部份資源的關係,老是差槍走火並不意外。如果父母只是期待他們理解彼此、找到相處之道,而非既定的「你們一定要…...」、「你們絕對不可以...…」,孩子自然會有被尊重的感覺,情緒也更容易被父母看見、接納。
 
你可以期待孩子
期待是人類的本能、生存的要件,唯有準確地表達出自己的期待,才有好好滿足的可能。我們需要先把「屬於自己的責任」濾出來,自己負責,照顧好自己的需求與情緒後,才可能幫助孩子看見自己的責任(或至少在這個屋簷下不得不的責任)。讓孩子相信並承認,有些事很難很辛苦,但在父母的支持下,可以辦得到。
 
我們可以對彼此有期待,當然也會有失望;可以自由的表達、對承擔責任的各種情緒(例如:害怕),辛苦時可以發洩、可以難過,但不會互推責任、互相傷害,就是真正「我的家庭真可愛」了吧。

延伸閱讀:

因為他都懂還做,所以我才打的!
要做好榜樣?
孩子的情緒,為什麼爸媽越有同理心越難搞?

* 本篇文章由【醜爸工作坊:父母的自我成長】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醜爸的父母成長教室

醜爸的父母成長教室

從來不是暖男,耐心總是用完,但命運的急轉彎,2008開始長期兼職/全職的陪吃陪睡+把屎把尿人生。
在每日聆聽著三位歌劇名伶的悲憤,才發現育兒「疑難雜症」的起因,是父母,不是小孩。這個感觸太強烈,就一路憑自以為的經驗及心理諮商專業,成立親職工作坊:
目標並非和你展開壯闊的心靈旅程,而是想想如何在能力許可的範圍內、於生活不劇烈變動的可行性中、在時間分秒的流逝下,探尋成長的契機,親子們能「好好在一起」。
歡迎作伴來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