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學業表現低落與書寫障礙混搭在一塊

瀏覽人次:1272018/01/25

「哇靠!阿銘都什麼時代了,你還用紙寫情書,這麼文青?」阿德隨手將信紙抽了過來。「哇塞!你在班上國文都考不及格,竟然還可以寫出這麼文情並茂的內容耶!我看雅玲一定會愛上你了。」
 
「現在大家不都是用LINE、FB,再不然就直接用IG貼上帥帥的圖。我的老天鵝啊!你竟然還用鋼筆寫咧。」「靠夭啦!拿過來啦!看什麼看!」阿銘使勁巴了阿德的頭,但臉上露出羊羊得意的笑容,望著信紙頗為自豪。

阿德痛的撫著後腦勺,心裡愈想愈不對。「對吼,阿銘你不是有什麼學習障礙,你考試不是交白卷或盡寫錯字,怎麼還會寫情書?」「誰跟你在那邊有障礙?我只是不愛讀書而已,幹嘛浪費時間寫那些什麼白話文、文言文,我還菜英文哩!」

「但說真的,你的國文成績這麼差,寫起情書來卻還有模有樣耶!」「沒辦法,誰叫我那麼喜歡雅玲。愛情的力量,小卒有時也會變英雄。」阿銘雙手一攤,頗為神氣的回著。

在校園裡,我們很容易把學業表現低落與學習障礙的問題混在一起,但這真是天大的誤會。學習障礙是一件事,學業表現低成就是一件事,學習動機低落又是一件事。

就以學習障礙中,書寫障礙為例。

對於阿銘來說,他雖然在學校課業表現不理想,考試空在那裡不會寫,評量、作業、報告也懶得交,也因此國文成績在班上總是墊底。這時,我們或許可以說他的國文底子沒有建立好。至少,面對在校學科是如此。但這並不等同於阿銘有書寫障礙。
 
他在教室裡,對於課堂上的國文課書寫沒有動機。但很抱歉,阿銘對於寫情書這件事,卻因為超愛雅玲的關係,而讓他產生了令人跌破眼鏡的動力。如同他所強調的:愛情的力量,小卒有時也會變英雄。

然而,對於真正存在書寫障礙的學生,無論是教室裡的國文,或者是教室外要透過紙筆寫情書,甚至於威脅恐嚇信,這在書寫上都會有所困難。真正的學習障礙是很難用一般教育的方式介入而有所改善。
 
你可以說阿銘學業成就低落,課堂上的學習動機低落。但是你卻不能因此認定他有書寫障礙。當有一天,雅玲約阿銘放學後留在圖書館一起看書,討論功課。甚至於,如果雅玲告訴阿銘:「我來教你國文」,而且鼓勵阿銘如果他成績有所進步,或許就能說服自己願意想跟他進一步交往。

這時,你可以這麼想:也許對於阿銘來講,課堂上的國文動機,會因為雅玲的期許,而把自己的動力燃燒起來。也就是說,面對一般學生的學習表現,這時就要讓我們來看看是否能夠讓他的動機被創造出來。

但對於書寫障礙學生,他需要的不僅只是動機被創造,而是需要我們幫他另闢一條他比較適合「輸出」的表達管道。用筆書寫有困難,那麼我們就試著讓他透過打字、語音輸出,讓他透過口頭報告或其他創作的方式來呈現自己所擁有的能力。

當符合孩子特質的溝通(輸出)模式被創造出來。這時,自然而來,他的學習動機也被燃燒起來。

Photo:Andreas Øverland, CC Licensed. 
 
* 本篇文章由【王意中部落格】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王意中心理治療所所長 、臨床心理師、教育部部定講師、《親子天下》「請問教養專家」駐站專家。

於宜蘭成立宜蘭縣第一所經衛生主管機關合法立案之心理治療所,目前演講場次已超過1000場,是許多家長與老師心中極具理想與熱情的心理師。

高雄醫學院行為科學研究所第一屆碩士畢業,曾擔任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復健醫學部臨床心理師、中華民國過動兒協會諮商師及國軍八○二總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並曾於實踐大學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經國管理暨健康學院幼兒保育系擔任兼任講師。

合作經歷,包括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宜蘭縣校園系統(輔導諮商及特教服務),曾長期於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幸夫愛兒園、中華民國發展遲緩兒童基金會、社團法人台灣赤子心過動症協會、財團法人赤子心教育基金會及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等,提供心理專業服務。

於網路上,經營「王意中部落格」http://blog.xuite.net/atozwyc/blog,分享早期療育及兒童青少年心理衛生等資訊。著作包括《為什麼孩子要說謊?:心理師親授的210個誠實力指南》《孩子不專心,媽媽怎麼辦?》《爸媽忘記教我的事?──愛朋友也愛自己,教孩子受用一生的人際力》《301個自閉兒教養祕訣》《301個過動兒教養祕訣》《不吼不叫,激發孩子內在學習力》《拆解孩子的青春地雷》《誰讓孩子變成失控小惡魔?──從情緒管理開始,教出講理好孩子》《標準答案 臨床心理師的大格局教養》《孩子不敢說的40個成長困惑》(以上皆為寶瓶文化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