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餵養為什麼需要被「正常化」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1772018/01/25

這張黑眼圈很深的自拍照,是我最近在我們當地YMCA的「媽媽私密室」餵迷你豬吃奶時隨手拍下的。所謂的「媽媽私密室」是一間美侖美奐的哺乳室,有漂亮的傢俱、輕軟的地毯、舒適的沙發、柔和的燈光,以及所有美侖美奐的哺乳室所應該具備的東西。

但是我真正想做的,是在池畔哺乳,這樣我就可以一邊餵三個月大的迷你豬吃奶、一邊看四歲大的小小豬游泳。

那天,迷你豬吃飽時,小小豬的游泳課剛好結束。我踏出那間媽媽私密室,小小豬迎上來,低聲抱怨:「我今天游得很好,媽媽!可是妳都沒有來看我。」

「對不起,」我說。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我很想看你游泳,但是弟弟餓了。我得餵他。」

「妳為什麼不在游泳池旁邊餵他?」小小豬說:「我看到別的小朋友坐在游泳池旁邊的長椅上吃餅乾。那裡應該是可以吃東西的。」

一時間我為之語塞。很明顯的,哺乳在小小豬眼裡是一件完全自然的事。他看小寶寶吃奶就好像小朋友吃餅乾。

但在很多成人眼裡卻不是這樣的。在最近的新聞事件中,我們就看到有媽媽因為在遊樂園在超市哺乳而被批評、被驅趕。

這種敵意,讓很多媽媽,包括我,對於在公共場合哺乳感到猶豫。理論上,我完全支持在公共場合哺乳。但事實上,我自己卻不能很自在地在公共場合哺乳。只有在寶寶真的很餓、我真的找不到哺乳室、且確定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我們的時候,我才會在公共場合哺乳。

這實在不幸。是的,公共場所哺乳是民權。問題是,公共場合哺乳不應該只是民權,還應該是常態。

媽媽們必須能夠維持她們正常的生活,才能夠繼續哺乳。小寶寶平均每三個小時就要餵一次,如果在這段期間內,媽媽們不能外出用餐、購物、不能在游泳池畔看大孩子游泳,只能躲在家裡,那麼,沒有一個媽媽可以堅持餵母乳滿一年(而「一年」只是專家建議的最短哺乳期。)

更重要的是,孩子們需要看見媽媽們哺乳,並看見其他大人對哺乳抱著善意的態度。有些人會說,在公共場合哺乳冒犯了其他有孩子的家庭。這太荒謬了。母乳媽媽不是什麼最近才出現的新物種。僅僅兩個世代以前,婦女在戶外、在街邊哺乳是很常見的。所有這些爭論都是從車展用女體來推銷車子以後開始的。公共場合哺乳沒有什麼不恰當,把乳房情色化的作法才不恰當。而如果我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被乳房情色化的訊息所環繞,卻從來沒有、或極少見到乳房最自然的用途,他們怎麼能對女體有健康的觀念?

母乳餵養需要被正常化。如果妳是跟我一樣的母奶媽媽,且讓我們互相鼓勵。如果你不是母奶媽媽,請給我們一點點支持。

延伸閱讀:
那時,我邊擠奶,邊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
如何行使你的哺乳權
請不要以「母乳不等於母愛」叫我放棄餵母乳

*本文出自 【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專長醫療文教新聞,熱心婦幼人權議題,目前固定供稿台灣《親子天下》雜誌及美國婦權團體MomsRising。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