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的父親,焦慮的母親

瀏覽人次:4,0252018/01/16

【為人母的強悍】
她跟孩子的爸一起走進來時,那個姿態擺明就是要來吵架的。全副武裝,為孩子出征,我知道那是一種「為人母的強悍」,目的是要告訴我們:她愛孩子,為了克盡母職,不惜一切!

父親緊跟其後,踏進辦公室時,禮貌性地點頭示意了一下。

父親,是我堅持要邀來的,因為導師說:父親長年外派對岸,打從孩子入學以來,導師不只不曾見過父親,連通電話都沒有。

那一刻,我心裡不自覺浮現了圖像:一個「表面上防衛且砲火十足、實則高度焦慮」的母親,以及一個「長期缺席」的父親。「只是…為什麼母親會如此焦慮?」這是我心裡的困惑,於是我請導師協助安排在父親返國時父母一起來談。
 
【焦慮的母親 X 缺席的父親】
「因為孩子的事,常常接到學校電話,應該讓妳很煩躁、很有壓力吧!?而且我聽孩子說你還一口氣獨力帶三個小孩。」一進諮商室裡,我不等母親開口,隨口問了一句。

這句話,不只是說給母親聽的。

「對啊!真的很累。」那一刻,我看到媽媽原本僵硬的臉部線條、緊繃的肩頸,明顯鬆了,開始細數三個孩子、尤其這個老大讓她多操心、多頭大。

我靜靜地聽著,感受她話語裡的無力、擔憂,與隱含的焦慮。

突然,我聽到原本靜默的父親,開口了:「我跟妳說過多少次叫妳不用專程飛過來找我,妳偏不聽!妳自己看看,每次妳一過來,孩子就出狀況或是不上學!我又不是不回台灣,真不知道妳究竟在急什麼…...(以下省略三千字)」

我望向一旁的媽媽,面對先生連珠炮似的指責,從頭到尾只是尷尬陪笑、沒有任何反駁。剎那間,我彷彿看到這對父母平常對話的姿態:習慣指責的父親,以及深怕丈夫生氣、所以選擇討好的母親。

我問父親:「妳知道太太為什麼這麼急著去找你嗎?」他困惑地搖搖頭。

「因為帶孩子的辛苦,除你之外,生活中她沒人可依靠。但真正令她焦慮的,是孩子頻繁出狀況時,她這個全職帶孩子的媽媽會被指責為『不稱職的母親』,或是被你說『已經讓妳專心照顧小孩就好,還照顧成這樣!』」我用眼角的餘光,瞥見一旁母親的臉上,已掛著兩行淚。以及看到太太落淚,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靠近與安慰的丈夫。
 
【心理師的觀察筆記:人都渴望被靠近,尤其是自己的「隊友」】
在校園裡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二十年,我屢屢發現:每一個失控或高度焦慮的家長背後,大多隱身著一個擅於指責的「大魔王」(通常是另一半),所以照顧孩子時總是戰戰兢兢、戒慎恐懼,又如履薄冰,甚至會不自覺把這些焦慮與壓力轉移到孩子身上。

這時候,如果光只跟孩子以及主要照顧者進行諮商會談,而沒有看見主要照顧者的「壓力源」並進一步協助家庭裡的每個成員看清楚這些運作模式,效果是極其有限的。
 
因為,另一半的理解與同在,其實比心理師更具療癒效果。

延伸閱讀:
自己的教養界限、自己救
農曆年的廚房:孝順的兒子,委屈的媳婦
「為人父母的愛」與「為人子女的心聲」

*本篇文章由【諮商椅上的教養-陳鴻彬心理師】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