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賤夫妻奮鬥記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27,2972017/12/29

將滿三個月的迷你豬,最近每晚已經可以一覺睡上五小時。可惜好景不常,正當我和江小豬覺得「終於熬出頭」的時候,這兩夜迷你豬又恢復到新生兒狀態,每兩、三小時就起來討奶一次,鬧得我們筋疲力盡。
 
昨天凌晨餵完奶,我躺回床上,偶然看見天邊已然泛起魚肚白,上方的雲彩漸漸轉為火燒一般鮮豔的紅色。是日出!不知多久沒有看過日出了!儘管疲憊不堪,心頭卻浮上「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也不過如此」之感。
 
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推推身邊正在幫迷你豬拍嗝的江小豬:「今天是我們結婚八週年紀念日!」
 
「妳記錯了,」他閉著眼睛回話:「是九週年。」
 
「是嗎?」我把戴在無名指上的婚戒拔下來看內側刻的日期,真的,我們結婚九年了。
 
九年了。
 
我們結婚那一年,正是美國經濟大蕭條的2008年。當年,我們這兩個窮留學生,剛從學校畢業就跑去郡政府登記結婚,沒有辦婚禮、沒有擺婚宴、沒拍婚紗照、沒去度蜜月,名副其實的「裸婚」。婚後第一年我們賃屋而居,在那一室一廳的小公寓裡,房裡就是一張床墊,廳裡的餐桌兼茶几是用大紙箱糊成的。
 
俗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這句話似乎有點兒道理——根據統計,一對有十萬元債務、沒有積蓄的夫妻,其離婚的機率,是一對有十萬元積蓄、而沒有債務的夫妻的兩倍。所以,公主和王子從此以後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前提是公主和王子要有錢⋯⋯
 
 
我的確也喜歡錢。有智慧的人都說錢很可怕,但我顯然缺乏智慧,且從小到大,只嚐過錢的好處,沒嚐過錢的壞處,所以不知道錢的可怕,只知道錢的可愛。
 
但是,我也相信,債務問題或許真的是婚姻殺手,但貧賤夫妻不一定百事哀,百事哀的夫妻也不一定因為貧賤。
 
江小豬跟我剛結婚的時候,沒房子、沒鑽戒、沒嫁妝、沒聘禮,住在沒家具的小公寓裡,經常醬油拌飯當一餐,也可算得上是貧賤夫妻吧。新婚之夜,我們坐在那大紙箱糊成的桌子旁邊,握著彼此的手,互相鼓勵,約定要共體時艱,度過財務難關,總有一天要把我們的家建設得如城堡一般。
 
當時剛畢業的我們還沒有積蓄,於是,我們把剛找到的新工作的聘書攤在紙箱桌上,計算著每個月的收入和開支,討論要怎麼存錢來買房子。為了快些存錢,我在電視台的記者工作之外,還接些翻譯的案子來做;為了節省開銷,我們租的房間要油漆、車子要換機油,都由江小豬自己動手。我們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口上,每個月檢討一次花錢的情形,若有餘下多的幾塊錢,就去超市買打折的冰淇淋,擠在紙箱桌旁邊一人一口的挖著吃,慰勞自己。
 
或許真是天道酬勤,婚後第二年,我們就買了一棟小房子。當時,我在洛杉磯上班,江小豬在聖地牙哥,我們只有週末才能見面。我還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五,我正準備要下班,接到小豬的電話,說:「老婆,我剛買了房子!」

我嚇一跳:「你剛買了⋯⋯什麼?」

他竟然買了房子!我都還沒看見呢!他解釋說那是法拍屋,得搶,晚了就沒了⋯⋯剛買下來時,那房子屋況很差,牆壁有裂縫,地上沒地板也沒地毯,後院雜草叢生,但兩人都大受激勵,開心地互相誇稱:我們是一個堅強的團隊!那個高興勁兒,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婚後第三年,江小豬補了鑽戒給我。在那之後,我們陸續生了兩個孩子,買了第二棟房子,每年全家一起去度假。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就想想當年坐在紙箱桌前吃醬油拌飯的日子。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每年重新制定財務計畫,每個月檢討一次花錢的情形。從一無所有建設到今天的局面,小豬和我都很珍惜現在的成果,也更珍惜對方。
 
天亮了。這是南加州的冬天,一個晴冷乾爽的日子。我對江小豬說:「昨天晚上迷你豬一直爬起來,你都沒怎麼睡,累不累?」
 
「這沒什麼——」他還是閉著眼睛:「不是說了嗎,我們是一個堅強的團隊。」

延伸閱讀:
*本文出自 【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專長醫療文教新聞。受到自身經歷影響,特別關注婦幼人權議題,並長期無償供稿美國MomsRising等婦幼人權團體。著有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