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的因果關係

瀏覽人次:3,6062017/12/05

北鼻麥打娘胎就是相當動作派的小野獸型人物,懷孕時我錄了很多他在我肚子裡拳打腳踢的恐怖肚皮舞,生出來後果真是個強壯小武神,五天大就會翻身(已錄影存證),六週大扶著就可以站挺挺的,顯然是之前已經練功練了九個月的厲害人物。
 
大喜大怒個性直率又敏感的北鼻麥,與生俱來著「心中的強烈情緒必須用肢體去表達」的外放個性,開心的時候手舞足蹈,感到愛的時候就忍不住擁抱親吻,傷心時就立刻撲街在地上大哭,生氣挫折時就動手施暴,可能有當雲門舞集之類肢體派的潛力。
 
在「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一文裡曾經詳細描述,之前動不動就出手打人的他,因為我們勤奮實施Kazdin Method一段時間,戰神終於和緩下來,好一陣子都披上小綿羊皮。
 
前幾個月轉四歲之後,我想是四歲男性賀爾蒙大波的驅動,他對情緒的感受更加強烈,最近又開始了一有情緒就出手拳打腳踢的傾向。
 
還好四歲漸漸比較有自制力的北鼻麥,這一波上身的戰神是個孬神,在學校完全不會出席,只有在家裡才會對我們施暴。老師們聽到我們提起北鼻麥一生氣傷心就愛動手打人的事,還相當驚訝。讓我感覺好欣慰。(咦)
 
一兩個月前,北鼻麥生氣就對我們出手的狀況越來越頻繁。有一天早上,又是個即將遲到而壓力逐增的早晨,北鼻麥為了穿衣服還是鞋子的事又趴在地上耍無賴大哭,我為了趕時間只能冷處理,先把小札克弄上車再說。
 
他看到我走出車庫弄葛格的事,哭嚎越發激烈。我終於把小札克安置好、便當外套皮包公事包什麼的都拿到車上放好,再走回門口找北鼻麥講理。
 
傷心挫折又生氣的北鼻麥看到我過來,手臂立刻伸起來作狀要打我。我在空中攔截抓住他的手腕,冷靜堅定地說:『我不要你打我』。他猛力動手試了幾次都進退不得,終於放棄而更大哭了起來。
 
我知道要先同理再處理,不然怎麼講他都聽不進去:「你是不是很傷心還是很生氣?」北鼻麥邊點頭邊大哭著嚷嚷說他很傷心。
 
「為什麼很傷心?」我試著給他機會讓他講出心裡的感受,這樣才能讓他情緒平靜一些。「因為妳生我的氣。」比較平靜下來一點的北鼻麥,帶著哭音抽啼地說。
 
「我沒有生你的氣。是因為我們上學快遲到了,你一直趴在地上哭又不肯動,我沒有時間了所以必須先把葛格帶去車上坐好。」我解釋說我剛剛走掉並不是因為我生氣不理他。「你覺得我生氣走掉,是不是怕我不愛你了?」

「Yeah...」北鼻麥流著眼淚說。
 
當下我只是想要解決問題,先同理讓他平靜下來我才能向前進。然後我想到「跳脫糾正的泥沼」裡寫過的,與其叫他「不准打」、「不要踢」,不如給他一個「可以去做」的替代方案。
 
「那你是不是很想要馬麻待在你身邊,不要生氣走掉?」北鼻麥臉上帶著淚,點頭如搗蒜。
 
「我跟你說喔,像葛格如果要打你的話,你是不是就會想跑走?你傷心的時候想要我待在你身邊,可是如果你一直打我踢我,那我不想受傷,就只想逃得遠遠的而已耶。所以你很生氣傷心覺得很想要馬麻待在你旁邊的話,可以抱抱我,那我就會感受到愛而想要待在你旁邊喔。」
 
後來我才想到兩年多前分享過的舊文「親子溝通黃金公式:ACT三部曲」,我竟然在無意之間自動導航發漏了這個公式,同理然後溝通規則之後,給予一個肯定句的作法。
 
在那一瞬間,北鼻麥似乎突然開竅了。我在話還沒講完的時候,他就撲上來緊緊地抱著我,帶著哭音說:「馬麻對不起。Sorry I didn't listen...」。我當下實有嚇到的感覺,這招怎麼這麼厲害。
 
讓我最驚訝的是在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內,發生了好多次『北鼻麥生氣嚎哭暴走』==>『我也被搞到快生氣』==>『北鼻麥作勢即將打人狀』==>『北鼻麥立刻踩剎車』==>『北鼻麥哭著撲來抱我道歉』==>『我也緊緊抱抱他』的母子溫馨大和解互相道歉的畫面!
 
我突然理解到,解釋出「他打人我就會想逃跑,他抱抱我就會想靠近他」的因果關係,對他而言彷如醍醐灌頂。他彷彿突然開竅了,得到了可以怎麼處理情緒又不把身邊愛人驅趕走的工具,開始學習如何在情緒上來的那一刻不要被情緒帶走,可以想一想自己真正想要的結果是什麼再行動。
 
 
前天感恩節,我們一家四口來到我婆婆家準備感恩節大餐。
 
我跟保羅前一晚才從丹佛小蜜月回到家,所以冰箱幾乎是空的。隔天感恩節早晨我只翻出兩顆蘋果,一塊麵包,兩杯優格,全部給兩少爺分著吃。因為想說很快就要到我婆婆家準備吃大餐了,通常兩三點食物就會陸續出現,我們計畫中午前就到達我婆婆家再一起吃午餐。
 
結果沒想到一事拖一事,抵達我婆婆家的時候都已經下午一點多了。兩少爺從早上起床到這個時候也不過就吃那麼一點點東西,我跟保羅還完全空腹,大家都處於低血糖很容易互踩地雷的狀態。
 
我家沒電視看,所以每次到奶奶家他們就是如魚得水搶先看電視。抵達我婆婆家的時候兩少爺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吵著要看電視,身邊有另外兩個親戚,所以保羅說要看電視可以,可是要看大家都想看的迪士尼電影,而不是他們倆很愛看的Paw Patrol、Octonauts等幼兒卡通影集。
 
兩少爺都是很害怕電影裡任何壞角色或慘事的孩子,小札克尤甚。因為電影劇情鋪張總一定要有反派或是主角陷入緊張逆境之類的情節,然後又會配上讓人緊張擔心的背景音樂,所以情緒感染力特別強大。連Sing這種一群動物在唱歌這麼善良的電影,當初洪水大沖劇院的緊張情節就讓小札克嚇到要哭,從此判定這是部爛電影。
 
保羅遙控器轉到Sing就直接播放下去,血糖低的小札克遇到他知道已經是自己會害怕的爛電影,直接地雷大爆炸,開始哭鬧地反抗嚷嚷說他要看他想看的東西。
 
情緒也不佳的保羅看到六歲小札克攤在地上哭鬧暴走嬰兒狀,也怒上心頭,生氣大聲對小札克說他用哭鬧的保羅絕對不會理他。保羅語氣充滿怒氣責難,被罵的小札克哭鬧越大聲,父子兩人對峙情勢越演越烈,保羅好像逼小札克離開客廳不準看電視還是拉他去餐桌坐下來冷靜之類的,最後他滿佈淚痕的紅紅臉皺成一團邊哭著邊跑來廚房找我哭訴。
 
雖然我在廚房切水果,眼睛跟耳朵都有一直在發漏整個狀況,我還是故意淡定地問小札克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在哭,讓他自己哭哭啼啼地對我敘述出他覺得很委屈的故事情節。在『第一個孩子摔破的瓷盤』一文裡我提過面對情緒激動的孩子最最最重要的一招基本功『Name it to Tame it』,讓孩子使用語言詳細敘述事情經過,以輔助孩子用自己的理性左腦撫慰發瘋的右腦,也就是所謂的『左右腦平行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的一種技巧。
 
小札克充滿委屈地告訴我把拔如何不讓他看他想要的電視然後又播放他覺得很可怕的電影,然後他已經跟把拔說很可怕了把拔還不理他還生他的氣。果然在描述情節的過程中小札克越來越平靜,到最後已經不用啼哭了。我看到我終於有在跟正常人對話的跡象,才跟他解釋說:
 
第一,你哭鬧抱怨的時候,就會讓把拔馬麻心情突然煩躁起來,根本就達不到你想要的目標。尤其是現在大家都很餓所以血糖很低更容易生氣,你攤在地上哭鬧抱怨著想看你的卡通,所以把拔就生氣了。你如果試著用正常的語氣跟把拔講,那把拔就會好好跟你討論轉台的事。
 
第二,把拔說得對,旁邊有親戚在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考慮到別人也想被娛樂到的心情。所以我們要找一部『大家』都想看的電影。這個『大家』也包括小札克跟北鼻麥,所以我們可以Netflix一直轉一直轉,相信一定可以轉到一部大家都贊成的電影。可是你必須跟把拔好好講,他才聽得到你要說的話。
 
『你知道我跟把拔說你在whining(哭鬧抱怨)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嗎?』我問。『No...』小札克搖頭小聲說。
 
『嗚哇~我就是不要看Sing嘛~~嗚嗚嗚~我要看不同的卡通~~嗚哇!!!』我即興演出暴走小札克角色。『你這樣用哭的沒有人聽得懂你在講的話,而且你whining讓我們心情煩躁就不會想聽你講話也不想跟你合作啊。你可以用正常的語氣,strong voice去跟把拔講看看。』我建議。
 
想清楚自己的表現與旁人反應間的因果關係,小札克走去保羅旁邊用正常聲音說:『我不喜歡這個電影,我們可以找一部大家都喜歡的電影嗎?』
 
保羅找到台階也平靜下來好好跟小札克溝通,拿著遙控器一起去電視前面找大家都同意的電影。(結果大人都在聊天根本就沒人在看電視啊到底是在爭什麼)
 
我不小心又用到ACT黃金公式了!讓孩子描述情況去同理,講解規則,然後給予孩子一個可以去做的替代方案。
 
其實遇到小孩whining真的也讓我很抓狂,像點火器一樣總讓我瞬間煩躁到爆點。只是生氣罵他不要再whine了根本就沒用,因為被情緒牽引的人是聽不到自己講話的語氣與態度的。
 
我自己也常常激憤之下聲音就大了起來,可是情緒上來的時候根本就很難聽到自己是用什麼態度在講話,每次都是爭執之後保羅也不爽地點出我態度很差,我當下可能還強硬地覺得自己有理,之後細想檢討再在心中模擬想像如果保羅用一模一樣的語氣講出一模一樣的句子我會有什麼感受,常常才突然開悟。
 
保羅自己明明也是一樣,情緒上來了覺得生氣就開始變大聲變嚴厲,而且他根本就不會像我一樣去模擬設身處地,所以更難聽到自己的語氣態度。那如果三四十歲的大人在情緒上來的時候都沒辦法維持自己講話的態度,憑什麼去要求六歲小孩在情緒上來時就應該懂得自制好好講話?
 
教養的一大目標不就是要給予孩子們遇到各種狀況時的工具,所以我覺得如果不能忍受孩子whining的作法,就應該要解釋因果,給予他們可以去做的替代方案。硬碰硬用情緒去對付情緒,沒有給予孩子任何應付的工具,不算是教養。所以我對保羅以生氣罵小札克不要再whine的硬碰硬處理方法,其實感覺還蠻生氣的。
 
我最近常常提醒自己,如果自己沒把心中的感覺想法與期望溝通清楚,就沒有怪對方表現不佳的資格。像什麼男朋友的媽媽在背後罵女朋友不進廚房幫忙、老婆暗自怨恨老公只滑手機不管小孩的事、誰又怪誰禮數不夠之類的人際或家庭問題,常常病因就是一個『溝通不良』罷了。我們可能會覺得他人『應該』要怎麼表現甚至覺得是本份,而有一定的期望,可是不能忘掉自己也有溝通期望的責任。簡單說阿就沒有人是靈媒,是要怎麼去猜你的心,自己沒溝通清楚就只能怪自己。
 
尤其是夫妻之間,把自己對不同事件的想法、感覺與期望溝通清楚更是重要。雖然有時需要鼓起勇氣,有時可能還會吵起來,不管怎樣都比日積月累讓怨懟越堆越高、讓可以溝通的日常雜事小問題滾雪球滾成婚姻大裂痕的好。
 
所以感恩節我在心中默默想了一整天要怎麼跟保羅溝通我不同意他的處理方法這件事。隔天兩少爺待在奶奶家,我跟保羅出門辦事,在車上我終於找到機會。
 
我再三提醒自己要以溫和態度冷靜溝通,鼓起勇氣後我跟保羅說我不同意他昨天硬碰硬處理小札克whining搶電視事件的做法。
 
果然保羅立刻防衛心起,還怪我每次都跟小孩說把拔在生氣。我說那你已經這麼大聲用罵的,為什麼不能承認自己在生氣。至少解釋出你大聲是因為生氣,還有為什麼生氣的原因,會讓孩子覺得比較有安全感,而不是莫名其妙就被大雷劈到然後覺得把拔怎麼不愛自己了。
 
我們沈默了一會兒,保羅才說,他會試著更有耐心。我說,我覺得耐心並不是重點。畢竟我自己就是超級沒有耐心的人。我解釋說,我只是會在小孩暴走當下秒分析,怎麼樣才是最有效率最能幫到孩子的溝通方法。
 
因為硬碰硬根本就是在找自己麻煩也幫孩子倒忙而已。我的邏輯是,如果我的目標是要讓自己當父母的工作輕鬆一點減壓一點,就要在關鍵時刻用正確的方法去溝通。所以並不是耐心的問題,而是一個釐清我們溝通的目標為何、怎樣才能最有效率地達到目標罷了。
 
我提醒他我們之前上的柳丁學校開的正向教養課裡老師講過的,也是在如教養聖經般的The Whole-Brain Child(中譯本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一書中以拳頭比喻的大腦構造:包在四指裡的拇指就是作者暱稱『下層的腦』,包含腦幹和邊緣系統的中腦,也就是赤裸強烈情緒的原始野獸腦。包住拇指的四指則是進化很多的『上層的腦』,大腦皮質(Cerebral Cortex)與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掌管理性思考、調節情緒。
 
平常的大腦像是把拇指包起來的拳頭,上層腦很正常地去用理性調節情緒,掌控著野獸風的下層腦。
 
而當激動情緒一衝上來讓人發瘋暴走的時候,英文俚語稱之為『Flip the Lid』,就像鍋中熱水極度沸騰到鍋蓋都被翻掉的樣子,大腦也就變成四根指頭被翻開來的手掌樣。上層理性腦被翻掉,下層腦失去上層腦用理性調節情緒的幫忙,整個人怒火衝心再也無法控制情緒。

 
我比著拳頭提醒保羅我們上過的課程提到過,孩子的上層腦被翻掉flip the lid的時候,大人更要冷靜以自己的上層腦去應對孩子的下層腦,才能幫助孩子整合失聯的大腦上下樓,把理性拉回來調節情緒。
 
如果大人也跟著把四指翻掉flip the lid,就只剩下原始下層腦對付原始下層腦而已,根本一點好處都沒有,只會越演越烈而已啊。
 
我看保羅有仔細在思考的樣子,於是再接再厲。我說我自己也覺得小札克的whining煩到爆也常常理智線快斷掉,可是我覺得用生氣的去硬碰硬並幫不到他,我們應該要給予他處理情緒的工具才是。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不喜歡他講話的態度,就應該要教他怎麼講,給他一個替代方案。
 
保羅辯說小札克明明在學校都不會這樣whining,他明明有自制的能力,明明就知道怎麼講。
 
我說那我們在公司也不會隨便就大小聲發怒,回家後也不會像在外一樣這麼見人就微笑啊。
 
本來在越親近的人身邊越有安全感、越不用戴面具,就比較會呈現赤裸的情感。而且跟越在乎的人講話情緒就會越強烈,那是正常的人性。六歲的小札克又不是為了得到換電影的目的而有心機地在故意上演苦情戲去操縱你,這個年紀的孩子大腦發展根本就還沒到可以做這種事的地步。孩子本來在學校或外人前的表現就是會跟在父母面前大不同,就像北鼻麥武神只會在家裡上身是一樣的道理。何況你跟我也沒有像人家學校老師講話態度總是那麼溫和而堅定。
 
而且就像你跟我怒氣上來的時候根本就聽不到自己的語氣態度有多差,小札克他傷心生氣的時候根本也無心注意自己語氣態度是在whining。所以我才會模擬扮演哭鬧中的小札克給他看,讓他聽到自己是什麼樣的語氣態度去引發把拔的怒氣。
 
如果小札克本來為了一件覺得對自己很重要的事,像對電影覺得很害怕想轉台,而情緒上來結果以whining來表現,那我們又因為whining而生氣,重點被越扯越遠,他一剛開始想表達的訊息就被遺漏掉了。所以才應該要溫和而堅定地指引他溝通的方法,才能迴轉回來討論他最初想傳達的訊息吧。
 
保羅想了一下,又說他其實主要不是在生小札克whining的氣,他說他一剛開始的確有好好跟他講。可是小札克整個人繼續耍賴哭鬧要看他想看的卡通,他就覺得小札克怎麼可以覺得自己這麼entitled(任性自私),不顧身邊的人只想看自己想看的東西,所以他才一下子怒上心頭!
 
我有點訝異,這倒是我沒想到的讓他生氣的點。我想了一下然後分析說,小孩本來生來就是entitled就是自我中心啊。嬰兒就是最自以為entitled的人物啊!而且我們工作明明就遇到一堆超級entitled自我中心覺得世界繞著他們轉的四五十歲的成人,怎麼能期待小孩會自動變得不entitled?子宮工廠本來就沒有在出產天生就會無私體諒的商品啊!所以才要『教養』不是嗎?那我們對他發怒的當下就沒有辦法盡到教養的任務了,就是在跟自己也跟小孩過不去吧!
 
『而且,』我不客氣地說,『我們家小札克已經算是同類中不怎麼entitled的小孩了吧。我們身邊明明就一堆比小札克更entitled的同齡小孩。』
 
我舉例說,感恩節當晚我們忙開趴忘記時間,我突然發現時間很晚要趕快趕小孩去睡覺的時候,小札克才跟我說他正要吃我們早先答應他可以吃的墨西哥大餅乾,小札克還跟我強調說他已經耐心等了好久好久。我只是淡定解釋說已經太晚了要趕著上床所以現在不能吃,可是我答應他隔天早上起床就可以吃。才不過淡淡解釋一句,小札克就乖乖合作把餅乾放下,讓我牽著走去臥房了耶!這樣根本就不符合entitled定義吧!
 
『I was so proud of him!』我微笑說。『是喔...』保羅也微笑。
 
我提醒他說,轉台事件發生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半,整天兩個小孩也才只吃這麼一點點東西而已,分明就已經血糖過低很難控制情緒,就連我們空腹也是會變得比較容易擦槍走火啊。而且我當時不過就淡定跟他解釋我們可以找大家都想看的電影,模擬一遍小札克whining的樣子,再跟他說要用正常的語氣去跟把拔協商。他就照著我話去做了,根本就沒有很entitled吧。
 
他一下子覺得自己不能看想看的卡通,然後又只能看會讓他害怕的電影,然後嘗試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溝通這個大問題,又被把拔罵亂哭鬧,當然負面情緒就是會一層加一層地終於爆掉。好好冷靜跟他講,他才會也冷靜下來,也才聽得進去,我們才能達到溝通的目標。所以才說是要『溫柔而堅定』啊!!繞了這麼大一圈,我終於講到本題重點,就是先生你太兇,請你溫柔而堅定。
 
這時候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話題暫時告一段落。我們忙了一整個下午,晚上開車回家的路上,本來沈默的保羅突然跟我說:『謝謝你幫我看清楚。』
 
我突然想到,清楚解釋出『丟出什麼態度就會接收到什麼結果』的因果關係背後的邏輯,其實是老少皆宜的該跟孩子、跟老公、跟自己常說的事。

看更多布魯奇的好文:




* 本篇文章由【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來
布魯奇大媽的臉書按個讚吧!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今年三十歲多一滴滴,是一名在台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十一年前來到美國南加州念MBA,不小心與墨裔美國人同學保羅相識,四年後搖身變為嫁進美國墨西哥家庭的外籍新娘,家中育有兩位台墨混血電眼小帥哥:快三歲的小札克與快滿一歲的北鼻麥,還有略顯癡呆的愛爾蘭軟毛梗犬米卡。
布魯奇目前在美國某大商業銀行當投資顧問,也是一名CFP®。因為身上銅臭味與奶味太重,所以閑暇時總愛自以為是有書卷氣的作家。

請來參觀布魯奇的部落格:http://bluechwonderland.pixnet.net/blog
還有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的臉書團:https://www.facebook.com/bluech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