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奶不再好痛:兩週大寶寶唇舌繫帶手術記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1,6272017/11/23

一切都是從一個哭鬧的寶寶、兩個疼痛的乳頭開始的。
 
星期天近午夜時分,我的二寶迷你豬來報到了。迷你豬不是我的第一個寶寶,也不是第一個吃我母乳的寶寶——他的哥哥小小豬吃母乳到兩歲半,我以為我對母乳餵養已經很熟悉了。但是迷你豬含乳時卻令我疼痛難耐,甚至比小小豬長牙啃亂啃時還痛。
 
到了星期一傍晚,我懷裡有個又餓又怒的寶寶,胸前有兩個破皮流血的乳頭。我知道這不對勁,寶寶若是含乳正確,媽媽是不會痛的。星期二,護士來看我,說我沒有奶,給了配方奶讓我補給迷你豬。我很不能接受這說法,我的胸部明明漲得要命,我的大寶小小豬明明全母乳吃到兩歲,若這叫做沒奶,世上哪個媽媽還有奶? 
 
問題是,到了星期三,迷你豬的體重已經掉了百分之7。星期四,又掉了百分之3。
 
出院時,我垂頭喪氣地提著兩箱護士塞給我的配方奶。星期五,看到小兒科醫師時,我幾乎要哭了。
 
醫師說:「他可能吸乳不正確,吃不到奶。妳應該去看泌乳顧問,看看她怎麼說。在那之前,每次親餵後先補一盎司配方奶,避免寶寶體重繼續下降。」
 
補了配方奶以後,迷你豬的體重立馬止跌回升了。這令我難堪,似乎我的母奶還不如配方奶。

第二個星期,我們去看了泌乳顧問。結果是迷你豬有舌繫帶過短的問題!不禁失笑,我在聖地牙哥母乳協會擔任新聞志工多年,舌繫帶過短影響含乳的問題是常常被討論的,我不知道發過多少相關新聞稿,結果我自己的寶寶有舌繫帶問題,我卻渾然不覺。
 
真相大白,我們立刻到小兒牙科掛號。在診所,牙醫師發現迷你豬不但有舌繫帶過短,還有唇繫帶過緊的問題。他的上唇跟上齒齦幾乎是黏在一起的,而且舌頭無法伸出嘴巴外面。看起來真的很不正常,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
 
我們決定當天就做手術。醫師先示範如何為寶寶進行術後口腔護理及按摩,然後讓我們在接待處等候,她說:「雖然手術時間很短,但寶寶在手術中的哭聲可能會讓妳很難受。」
 
我們乖乖地坐在接待處,但即使隔了三道門,我還是能聽到寶寶哭叫!聽起來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有一個瞬間我幾乎有種衝動,想衝進去終止手術,改餵配方奶就好了!我先生江小豬看著我說:「妳瘋了嗎?都已經做到一半了!」而且舌、唇繫帶過短過緊,不但影響含乳,日後也會影響語言發展,以迷你豬的例子來說,還會因為難以刷到上排牙齒而增加蛀牙率。
 
十分鐘後,迷你豬回到我們手上,這大概是我生命中最長的十分鐘了。迷你豬舌下有一個棱形的傷口,嘴裡有一點點血——只有一點點,但足夠讓我心痛不已了。
 
那天晚上迷你豬哭鬧不休,每次我試著用椰子油按摩他的傷口時,他都哭得聲嘶力竭,好像我正準備砍掉他的頭似的。我甚至擔心鄰居會報警,還好那沒有發生。謝天謝地。
 
但在第一晚之後,一切就變得很輕鬆了!含乳不再疼痛,親餵變成愉快的時光,一週後全母乳的迷你豬就長胖了整整一磅。醫院給的配方奶都拿去澆花了。我很慶幸迷你豬能及時得到正確診斷及手術治療。如果這是我的第一胎,我很可能就會以為自己真的沒奶,而放棄餵母乳了!

 

Baby sucking well after the tongue-tie release treatment ???? #wellnesswednesday #breastfeeding

A post shared by To-wen Tseng 曾 多聞 (@twtseng) on

 
這次經驗讓我再次體會到,餵母乳真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我的奶水多到用噴的,但生育第一胎時歷經雇主刁難、阻撓媽媽們在公司集乳,第二胎又遇到寶寶舌唇繫帶過緊的問題,都讓我差點放棄母乳之路,最後分別採取法律及醫療途徑才解決問題。就算母乳充沛的媽媽,要堅持哺乳也需要各界支持,希望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們,多多鼓勵身邊的哺乳媽媽。

延伸閱讀:
母乳媽搭機出國儲奶全攻略
為什麼我們需要看見媽媽在公共場合哺乳

*本文出自 【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退役主播,母乳媽媽。現為全職主婦,兼職自由撰稿人,並長期無償供稿多個婦幼權利團體。著有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那年的暑假》等。小說作品散見各報副刊。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