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般存在的孩子

瀏覽人次:2962017/10/16

【疲於奔命的父母,對愛感到匱乏的孩子】
『在陪伴與協助青少年家庭的過程中,常會發現:在家庭裡,當有一個孩子出現狀況(例如生病、障礙、在學校出現問題),父母親常常傾全力去救助有狀況的孩子,以至於耗盡心力、無暇關照其他手足。

這時候,很多孩子會出現兩種常見的選擇:

1、抱怨爸媽偏心、不關心自己,會主動討愛,雖然可能被貼上「不懂得體諒父母」的標籤,但因為行為外顯,聲音容易被聽見,也較懂得在向爸媽要不到愛後,要另尋出口。

2、成熟懂事,知道爸媽沒有多餘心力可以照顧那麼多人,於是報喜不報憂,希望爸媽無後顧之憂、得以傾全力照顧有狀況的手足。雖然理智上知道爸媽不是故意不愛自己、實在是力有未逮,但長久累積下來,有些孩子仍不免出現「我不重要,否則爸媽為什麼只關心哥哥(或其他手足),不關心我?」的信念,以及伴隨而來對父母的矛盾情緒。』(摘自《鋼索上家庭》

但在這家庭裡,其實沒有任何人有錯。

父母為了孩子疲於奔命,這是客觀存在的限制;但孩子感受不到愛,也是很真實的匱乏。面對這樣的困境,很多父母問我:該怎麼解?

【早熟懂事的背後,渴望被聽見的聲音】
去年暑假,跟幾位資深心理工作者,一起規劃了一個公益營隊,陪伴一群青少年孩子。

這些孩子,全都來自有愛奇兒(泛指發展遲緩或身心障礙孩子)的家庭,是愛奇兒的手足。父母的辛苦,他們看在眼裡,也知道父母力有未逮,絕不是故意不愛他們。

但,在分享討論中,我們聽到了許多令人心疼的對話:
「(小小聲)有時候我真的會偷偷羨慕弟弟。」
「看著同學們在討論著週末要去哪裡玩,我只能默默走開,很怕別人問我。因為我週末要照顧妹妹。」
「在家裡,我沒有任性的權利……」

這些話語,在家裡大多未曾被說出口,有些孩子甚至光出現這些念頭就會有罪惡感。有人是怕被責備不懂惜福,有些則是不想讓父母擔心或自責。但在當天的團體中,彷彿彼此毋須針對這些話語多做解釋或說明,因為這幾乎是他們共同的經驗,字字句句都輕敲著心坎,大家都懂。

【給愛奇兒手足的暖心話語】
營隊結束後,除了跟所有家長座談之外,我們也花了些時間,個別跟每個孩子的父母談話,把我們一整天對孩子的細膩觀察,客製化回饋給父母,協助他們跟自己的孩子互動。

而我,也總會在演講的時候,提醒父母:如果,家裡有這樣的孩子,請別吝於把我們的愛與感謝說出口,因為孩子可能也正等著,甚至可能已經等很久了。

那要怎麼說呢?你可以這樣跟孩子說:「你做的一切,我們都有看見,謝謝你。我們愛你,是因為你跟哥哥(或其他手足)都是我們的孩子、都同等重要,而不是因為你的聽話、你的乖。」

這段話語的重要性,是為了讓孩子感受到「我們對他無條件的愛」,以免他們誤以為「我絕對不能要求太多、不能任性、不能出錯讓父母操心,否則我就不是一個體貼又善解人意的乖孩子、爸媽可能會不愛我。」

別忘了:他們再怎麼懂事、體貼、早熟,終究仍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

而事實上,這樣的孩子,要的其實不多,往往也不會真的要父母多花很多時間在他們身上,因為他們真的知道:父母已經盡力了!所以即使在聽完上述話語之後,仍會持續照顧好自己,默默用他們的方式守護這個家庭,以及自己所愛的家人。

不同的是,孩子的心會覺得暖暖的,並且開始得到療癒。

*本篇文章由【諮商椅上的教養-陳鴻彬心理師】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好書推薦:陳鴻彬諮商心理師《鋼索上的家庭》~給心底仍承受著父母傷痛的我們

(圖片來源)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