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真正負面的,是我的情緒還是孩子的情緒?—我的含羞草男孩

瀏覽人次:1,1982017/10/11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好了寶貝,我們到了。等等進去要有禮貌知道嗎?記得說嗨哦。」「可是媽咪,我很害羞......。」糟糕,我回頭一看,幾秒鐘前還跟弟弟在車子裡瘋狂亂笑的五歲哥哥,瞬間畏縮成了一株含羞草。 

民國七零年代的我們,這個年代,或更之前的南部小孩,應該都在路邊淘氣的捉弄過路旁不起眼的含羞草吧。不招惹它,它自在隨風擺動,但是一被觸碰,即使只是一陣輕撫,縮的一下這個小可憐草頓時迷你了一倍,腰都彎了,背都駝了,頭垂到幾乎要整個攀趴到地面上去。那就是含羞草,碰不得,拍不成,他可愛又可憐的樣子。 

我家就養了這樣一個五歲的含羞草男孩。他自在時,隨性、活躍、有主見。但是一旦帶他到一個陌生環境,或是稍微有生人的場合,他的「害羞」傾向瞬間爆表,無論我是威脅利誘、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他一句「我很害羞」就像聖上親賜免死金牌,他不說話、不打招呼、不參與、不配合,有時甚至還大哭、閃躲,打死不願意進行最基本的禮貌程序。 

身為母親,我從驚訝、到引導、到替他找藉口、道歉、生氣、沮喪、不解,至今我仍然只能接受跟包容到他的含羞草行為大約五成。另外五成,我仍絞盡腦汁試圖尋求解釋和改變方法。 

這是一場極需耐心、毅力、跟創意與智慧的馬拉松。 最近一次事件,是去友人小孩的生日派對。我事前再三演練,默默祈禱我的害羞小孩可以勇敢踏出他的烏龜殼。他確實戴著他的烏龜殼。正確來說,他從頭到尾都背著他的探險背包(上學書包,但是裡面都是他的各樣寶貝,有恐龍書、動物期刊、小玩具和零碎收藏品)。 

在那個將近兩小時的派對裡,他沒有放下過他的烏龜殼,靜靜坐在一個角落椅子上看書,他有時眼神似乎飄移,左右打量一旁在後院草坪上早已追逐玩瘋一陣子了的其他孩子們。時不時的,他起身移動,在我好說歹說下邁了尊步加入玩耍,但是很快又退卻到他原本的角落去,再加上多一些受傷、困惑、悶悶不樂了表情在小臉上。 

我急壞了。「我的孩子怎麼了?為什麼他不能加入團體玩耍?」一旁未滿兩歲的弟弟早已周旋於孩子群跟玩具堆當中好一會兒了。「我該怎麼做來幫助他?」旁邊派對主人投來關切的神情,身為母親的我尷尬一笑,感覺體內腎上腺素正在急速分泌。 

回家路上,我邊開車邊問我的含羞草男孩「派對好玩嗎?」他明顯輕鬆舒坦許多地回答「那邊小孩我都不認識,Olivia又不跟我玩,我很傷心跟生氣。傷心比較多,生氣比較少。」「現在呢?」我又問。「噢!我很喜歡他們給我的氣球!」於是,對話自然結束,我們聊起別的,訂好下個遊玩行程,然後出發。 

而三個禮拜後的我,行筆至此,不禁捫心自問「當時,把孩子在陌生團體中產生的正常情緒貼上負面標籤,並且直覺懷疑他的社會化程度的我,究竟照顧到的是我自己的情緒和需求,還是孩子的情緒和需求?」再解剖,「在派對中對陌生人保持觀望,覺得不知如何加入這個團體,所以孩子有不開心的反應跟不確定的測試動作,非常正常。而我身為母親,第一反應是把他推出去,而不是站在他那邊允許他有猶疑跟不安。我的同理心是否被我對社交的過分期待給大水淹沒了?」 

我的孩子或許是一株含羞草,但是我的過分鼓勵,不也是這株含羞草遲遲不開的原因啊。 

親愛的孩子,原諒我,把我自己的社交期待和步調,不經意的強壓在你身上。親愛的你,我願意,身為你的母親,尊重你的防衛機制。暫時的害羞,該是你觀察學習這個世界如何運作的神奇時刻。我該欣賞你的烏龜殼,感謝它讓你有緩衝空間,而不是輕視它、忽視它、甚至強硬剝除它。下一次,親愛的孩子,當你遇到你的含羞草時刻,我答應,我會陪伴你,等待含羞草再次綻放的時候。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Nina Lu
現居科羅拉多,育有五歲兒跟一歲兒,家庭諮商碩士,美國LPC(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現任全職媽媽。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親子天下嚴選

親子天下嚴選

「親子天下嚴選」平台除透過眾多嚴選部落客提供多元、有趣及幸福溫暖的力量外,也熱情邀請讀者網友加入,分享您對親子教育、教養等各領域的經驗分享和觀察,一起與我們共同發揮對社會和親子間正面影響力。活動詳情與參加須知請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