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男人道歉就是這麼難

瀏覽人次:4922017/10/11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晚餐前,老二已和爸爸吵過一架,爸爸氣老二無視他,叫他洗澡還是簽聯絡簿,他都不反應。唉!剛回家實在累極,我搖搖手,叫爸爸自己處理。(老二生爸爸的氣,前情提要看這邊
 
晚餐,老二說要先吃飯,晚點吃菜,我按耐住要幫他夾菜的念頭,「好,我相信你,等等菜多吃點啊!」老二提起前一日的事,「我比較喜歡媽媽,至少媽媽還懂得反省,爸爸都不懂應該反省,還沒跟我道歉。」老氣橫秋的語氣。
 
坐在對面吃飯的爸爸沒聽到這細碎的抱怨,妹妹大聲地倒帶再說一次,「爸爸,阿丞說你要反省,要道歉。」摘要的不錯,只是妳笑咪咪的臉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了。爸爸一頭霧水的表情看我,我累到不想再攙和,爸爸脈絡沒跟上,不搭話,吃他的飯。
 
也挺好的,無聲勝有聲,漣漪也就短短兩圈,無風浪不起。老二要裝湯,他爸本來先拿著湯匙在舀,看到老二望著湯,放下自己的碗就幫老二盛,知道是老二愛吃的就往碗裡放。
 
繼前日網友的留言,我心裡想著,唉!要男人道歉真的很難,談情論愛都是無比僵硬的事,但要他犧牲或付出,這就是內建好了的程式,行雲流水,再自然不過。
 
吃完飯,我跟老二說了個當年的故事。「我以前就跟你一樣,覺得你爸都不會道歉,連謝謝都很少,到底在不在意我啊?有一天,我要求他要送花給我,擔心沒講清楚他會送錯(我不想拿到菊花),還明確告訴他要送我十朵粉紅色玫瑰花,夠清楚吧?你們知道我收到什麼了嗎?」
 
「一句話?」老二真有創意,也夠狠。「畫的?」......「變100朵?」小孩們七嘴八舌。「都不是,如我所願,我收到了十朵粉紅玫瑰,只是不易發現,那些花用報紙捆起來,還放在隔壁摩托車踏板上叫我自己去拿(就是菜市場買來,連枝葉刺都沒剪那種)。」
 
我永遠記得當時不知該怎麼反應,在路邊狂笑,心裡飄過「不會吧!這樣也行?奇葩,這人真是奇葩!」孩子們有點不懂這例子跟不道歉的關係,問我,「妳還是有收到玫瑰花啊!可是爸爸沒有跟我道歉。」「我有收到花,我還看得見送花對爸爸來說有多難多努力,他就是有些事情不太擅長,送花啊!說對不起啊這些。我就知道下次要什麼樣的花要再講得更清楚,最好還給他圖片對照。」......孩子,跟教你們差不多。
 
「你呢?就算沒聽到對不起,至少先看看爸爸放下自己的碗就幫你裝湯,假日就早起陪你去打棒球,先多想想這些事吧!表示他愛你,只是不太會講話。」認識十幾年快二十年了,我也沒聽過任何一句「請,謝謝,對不起」。
 
這麼多年的婚姻生活,體認到別人的孩子我教不來,別人的爸媽我無法期待,停下總拉著自己的去撞牆的慣性,就當選中了一個福袋,裡頭有一個核心的寶貝,剩下的符合我的需求或優點算我賺到,不符合期待又擺脫不了的缺點就是晾著就好。
 
當漸漸老去,靠的已不是言語,而是默默的也能安心坐在一起。語言的傳達當然重要,但若沒有情感連結的說,或者帶著不甘願,還不如老實坐著看望著孩子,再好一點能一起笑鬧。「去吧!先想一下爸爸對你的好,之後你再跟爸爸講話,說你昨天很難過,希望他跟你好好說對不起。」我個人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這故事沒有結局,老二也沒再去找爸爸說什麼,只是沒再糾結恢復往常,叫爸爸陪他丟球,男人的修復,也許就真的是「無『言』的結局」。

媽媽內心戲:我生的我選的我都認了,幫他們翻譯一下就好吧!

*本文由【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

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

洪美鈴,在吾心基金會與各級學校擔任心理師,也是兩對雙胞胎的媽媽,過著尋常卻狂亂的小日子,在ㄚˋ雜中尋找心底一片靜土,接納自己是個平凡母親,和孩子一起長大~。

FB同名粉絲專頁《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