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對不起,我應該先相信你

瀏覽人次:4,2362017/10/11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上床一陣子,就看到老大掛著滴不停的鼻血,哭著跑來說老二撞他,他爸爸不由分說直接怒罵,叫老二過來罰站。老二站著看我一邊幫老大止血,聽我一邊碎念,「吼∼,睡覺不睡覺,又在玩,玩成這樣,阿丞,你看,講過多少遍了,你......」(內容大概就是一首媽媽之歌)。
 
「我沒有玩。」他很生氣的辯解,我也很氣的覺得你怎麼錯了不認。「沒有玩他會這樣?他說你用頭撞他。」繼續碎念。他爸爸更怒,大聲吼他,「你還說沒有,你給我站在這裡看著你哥,你看清楚他被你害的流多少血!」......很少看他爸爸如此氣炸的樣子。「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媽媽壞壞,爸爸壞壞,你們都壞,壞壞,壞壞......。」後面就是大哭後跑回房間,隔了房門樓梯都聽得到的嚎叫。只是這哭聲,讓我覺得不對勁了。
 
也許母性讓我們對於孩子的哭,只要在不防衛的狀態下,有種天生就能分辨的能力,從孩子的嬰兒時期開始至今就不斷操練,幾乎秒速判別孩子在哭什麼,是餓了渴了的生理需求?是病了痛了的身體不適?還是累了或玩過頭的青番哭法?甚至是掉了心愛的東西,或找不到媽媽那種失落不安...?這許多哭,隨著孩子長大,媽媽在一項項一樁樁的交戰安撫中試煉,可以讀之外還要能收,然後有點餘力時也要帶領孩子練習讀懂自己的情緒,一次次收放表達。
 
我的心聽著這種哭嚎,小小一驚,唉!帶傷了。沒有原因,但有信心,媽媽就是知道。這樣的哭不常見,但也有經驗,都不是上述狀態,因為聽得到憤懣,帶著滿滿的委屈和受傷。我捏著老大的鼻子問,「阿宇你好好說,剛剛怎麼回事?他頭怎麼撞你?」
 
也許老大也嚇到了,輕輕地說,「他跟我睡,轉頭就撞到了,他不是故意的。」......(喔,果然,你怎麼不早說啊?)停,停下找人負責的習性吧!這也不是老大的錯,他哭著說,我們慌著聽,由得我們的想像馳騁,沒怎麼拉住就踐踏了關係。我去找老二,「阿丞,唉!對不起,我聽阿宇講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真的沒有在玩。」
 
「媽媽壞壞,壞壞。」哭聲間歇,站起來,也讓我抱他,還好還好,「乖喔!不哭!媽媽誤會你了,唉唷!我有時候就是沒弄清楚,太擔心你沒掌握好玩法,會傷到人。」他緩和了,掛著眼淚,「妳都不相信我!」......(這的確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就是擔心我的小孩會傷到自己,傷到別人。你想想我們出過多少意外,看都寫出一本書了。」......(前車之鑑那麼多,剛好我的眼前就是書)
 
「妳壞壞啦!是妳那些壞壞都有一本書了。」......「你是想說我不相信你太多次吧!」......仍然覺得你的反駁詰問很有力。
 
揉揉他的臉,幫他擦眼淚,「好好,我有時候壞壞,可是一直一直很愛你,以後媽媽要練習停下來聽你說,你也要做好該做的事,小心的玩,好嗎?你撞他有沒有道歉?」老大急急澄清,「有,他有說,是我太痛了,忘了跟媽媽說。」...老大總是又孬又善良。
 
這事過了吧!老二笑了,換跑去對爸爸扮鬼臉,「爸爸壞壞,爸爸壞......。」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

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

洪美鈴,在吾心基金會與各級學校擔任心理師,也是兩對雙胞胎的媽媽,過著尋常卻狂亂的小日子,在ㄚˋ雜中尋找心底一片靜土,接納自己是個平凡母親,和孩子一起長大~。

FB同名粉絲專頁《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