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掌控的事

瀏覽人次:342017/10/09

最近週遭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迷沉重。
 
整個夏日一樁樁天災人禍,颶風重創德州佛州、強震重擊墨西哥、槍擊案炸彈案連連。都還來不及對眼前災情伸出援手、處理消化哀悼心情,另一樁禍難的消息又迎面撲來。連家裡沒電視也不太注意新聞的我都已經對讓人挫手不及的重大禍難漸漸感到無奈的麻木,這時候,拉斯維加斯的消息傳來了。
 
我們家離拉斯維加斯車程不過三小時,所以拉斯維加斯一直是南加州居民的派對後花園。每年去拜訪朋友、看秀、派對、演唱會、看展等等總不免好幾回。週一早晨,在分行裡坐我身後的房貸專員眼眶泛淚。他說我們分行旁珠寶店的老闆娘去了拉斯維加斯的演唱會,昨晚在槍擊案中喪命。他女兒暑假都會在那珠寶店打工,所以他與珠寶店老闆夫妻還蠻熟的。講到這,他哽咽了。
 
我另一個投資部門的老同事跟他女友,也去參加了這相當盛大的演唱會。我前天在臉書上看到她描寫在拉斯維加斯閃亮的黑夜戰場中驚慌失措逃生,還救助了身邊一位無助呆滯的太太,硬把她拖拉著奔跑逃離現場。事後看到新聞才得知她丈夫也在現場被射殺身亡。
 
陸續聽到殉難者有我家與公司附近城鎮的居民,我家附近也有被子彈射傷的人。感覺與這恐怖事件距離好近,錯愕沈重的心情無可言喻。周遭人心惶惶,生氣擔心震驚害怕,處處是政治性的檢討謾罵。我也覺得很恐怖很慌,又覺得這樣活在恐懼仇恨之下,不就讓恐怖份子達到目的了嗎?
 
我想到,歷史上每個階段總都是天災人禍不斷,世界的許多角落總是有著慘絕人寰的屠殺與戰爭。我們幸運地從出生至今都處於和平的地點與時間點,只是網路的發達、資訊傳送的即時,都讓我們的情緒被感染的機率大幅提高。一些在過去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聽到想到的時事議題,如今我們是以每五分鐘十分鐘一則的速度在消化著。
 
眼前隱憂滿佈,產生焦慮恐懼的機會大幅增多,也因為這些議題就在指尖卻其實遠到無法伸出什麼具體援手而覺得無奈。清楚知道大群人在某個地方受苦受難著,也可能會對自己生活舒適快樂感到OK而隱隱產生罪惡感。同一時間天災人禍降臨的未知與不確定性更讓人產生深深的無助感。
 
在這樣的焦慮之中,我選擇不去看究論謾罵檢討的篇幅,不去看恐怖的現場還原。我希望讓正面的訊息領導我的思維,提醒自己在每個邪惡的表象周圍一定能找到幾十倍的愛與關懷的溫暖人性,那種在黑暗中反而會更閃亮的東西。用身體去替妻子兒女擋子彈的中年男人、一直衝回戰場拉了三十幾個人出來到安全區直到自己也中彈的年輕人、倉皇逃難中仍對身旁陌生人伸出援手的人性直覺、拉斯維加斯大排長龍從醫院輾轉一路排到郊區房子前的捐血人潮。這是我讀到的真實新聞,也是在這種非常時期我們真正需要的報導。
 
除了盡量讓自己思考維持正向,肯定人性的溫暖,選擇身體力行一些我們可以掌握的事,也能夠讓無助焦慮感降低一些。與家人有著緊急逃生計劃的共識,在家裡設置逃難包、滅火器、小型發電機、足夠的罐頭乾糧與飲水,這都是基本的準備工作。(我家逃難包跟滅火器都是一車一個,家裡臥房也有一套)
 
去年我跟保羅參加了我們城市警消單位開設的『How to Survive an Active Shooter Training』,得到相當多有用的資訊,也扭轉了許多原本想法。上週開始我們一起去上社區開設的免費Ham Radio課程(Amateur Radio,業餘無線電),上完課程考過執照後就可以合法使用無線電,在重大災禍發生、電力與手機訊號都喪失時,至少能與失散的家人聯繫,並且可以加入社區緊急救援網,與外界通訊與警消協調伸出援手。我們也計畫去參加社區開的緊急災難應對救援program,希望能對一些緊急情況感到更有掌握。
 
前兩天去參加柳丁學校的一個『Life after Montessori』座談會。大部份的家長自己都不是蒙特梭利教育系統教出來的,難免會有著孩子上完蒙特梭利一條龍畢業出來後的未來到底會如何的種種困惑。學校邀請了一大排不同年齡的校友與校友的父母來誠實回答家長們的Q&A,讓我大開眼界。
 
除了一整個小時不停讓我感動到雞皮疙瘩一直冒出來之外,印象深刻的是座談會尾端一位銀髮奶奶對大家心戰喊話。幾十年前她自己的孩子從柳丁學校一路念到小學畢業,因為實在太愛這個學校,也在孩子就學的九年間深入瞭解蒙氏理念,堅信蒙特梭利教育對人類的貢獻,她於是成為學校董事會成員,為了讓學校更好而努力著,一當就當了幾十年,去年才退休下來。
 
她說:「在這種非常時期,我們對幼苗的教養教育更是格外重要。因為這些蒙特梭利教育出來的孩子們,長大後都會變成很好的父母,他們的孩子們也都會在尊重教育與同理環境中長大。世界就是這樣才會一代一代地變得更好。」
 
如何教養栽培出充滿自信而不自負不自卑、關懷他人也能堅持自己立場、尊重他人同時自重自愛、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並能充滿勇氣去追求,而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成人,這是我們能做的最重要的事,也是我們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中,最能掌控的一己之力。

* 本篇文章由【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來布魯奇大媽的臉書按個讚吧!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今年三十歲多一滴滴,是一名在台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十一年前來到美國南加州念MBA,不小心與墨裔美國人同學保羅相識,四年後搖身變為嫁進美國墨西哥家庭的外籍新娘,家中育有兩位台墨混血電眼小帥哥:快三歲的小札克與快滿一歲的北鼻麥,還有略顯癡呆的愛爾蘭軟毛梗犬米卡。
布魯奇目前在美國某大商業銀行當投資顧問,也是一名CFP®。因為身上銅臭味與奶味太重,所以閑暇時總愛自以為是有書卷氣的作家。

請來參觀布魯奇的部落格:http://bluechwonderland.pixnet.net/blog
還有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的臉書團:https://www.facebook.com/bluech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