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實小側記】為什麼我選擇讓孩子進入和平實驗國小?(上)

作者:實驗媽咪

瀏覽人次:7,0782017/09/20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選擇進入實驗學校就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請問您為何選擇讓孩子進入本校就讀?」
 這是臺北市和平實驗小學「實驗教育自我檢核表」的第一個問題。和平實小招生簡章規定,所有希望入學的家長,都必須填具此「實驗教育自我檢核表」,並簽署「參與實驗教育同意書」,方能提出入學申請。
 
和平實小開辦第一年就成為額滿學校,由於每年級僅收58人,因此無論學區內入學或大學區抽籤,競爭都非常激烈(據說一年級新生的大學區抽籤,有300多位學生搶23個名額,中籤率僅6%)。
 
為何公辦公營的實驗教育學校讓家長搶破頭?這是趕流行?或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決定?
 
身為有幸進入和平實小第一屆新生的家長,我很樂意分享選擇和平實驗國小的理由與想法。
 
在談為何選擇和平實小前,我想先談談為何選擇「實驗教育」。


 
單向式的輸入與考試導向的傳統教育體制 
回想求學時光,教室是一排排面向黑板的課桌椅。上課鈴響,老師在講台上寫黑板,或在座椅間穿梭念書,學生們則坐在下面,安靜聽課不准講話。課程進度按課本進行,我們在上面畫重點寫筆記,聽著聽著瞌睡蟲就來。下課鈴響,休息十分鐘,上課鈴響,繼續回來坐著。一整天都在教室裡,老師說、我們聽。
 
回家功課是寫不完的作業或測驗卷。我們用鉛筆練習著一字一句、背公式解數學題、回答選擇題。學習方式是紙與筆,測驗方式也是紙筆考試,小考、月考、期中考、期末考、模擬考、聯考,無論老師或父母都要求考試成績,求學過程就像一場考試競賽,成為許多人的夢靨。
 
學習的目的只為了考上好學校?
雖然討厭這樣的學習模式,但我卻是這種體制下的勝出者。雖然不是資優生,國高中也非名校,但成績都能維持在全班前五名。大學聯考是我有生以來考得最好的一次考試,三年焚膏繼晷終於得到甜美的報償。還記得放榜那天,我跑上屋頂愉快地唱著「Top of the World」,無數苦熬的黑夜終於結束,我證明自己做到了!
 
然而,嘴裡哼著歡欣,心裡卻感失落。考上最高學府了,然後呢?我站在「世界的頂端」,卻不知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從小到大,學習的目的只在「考個好成績」與「考上好學校」。我們都在死背,背課文、背公式、背他人思想、背(早已不用的)大陸鐵路名。我們花了大半時間記憶「資訊」,卻不解其與生活的連結與真實的意義。以考試為導向的教育方式,讓我對學習失去熱情,大學四年幾乎都在玩。而應付考試的學習慣性,讓我總在考前兩星期才臨時抱佛腳,反正能過關就好。
 
花了十八年辛苦讀書考試,考上大學任玩四年,畢業後,我又跟著大家繼續考研究所、考執照、考公職,繼續背著他人見解,在考試路上匍匐前進。很會考試的我,在各場戰役中勝出,往別人定義的「成功」邁進。然而,考上好學校、畢業後進入好公司,這就是教育的目的?
 
教育的目的究竟為何?
所幸,大學裡有兩位教授反轉我對學習的看法。留美憲法教授,在黑板上寫下「懷疑」兩字,他用蘇格拉底法引導我們思考,我才了解原來任何事都沒有絕對的答案;留德教授上課只帶一本小法典,他用哲學帶我們理解法律,我才發現原來法律並非生硬的法條,而是生活的道理。在這兩門課中,我真正感受到學習的樂趣!至於只念教科書的無聊課,我能翹就翹,誰想坐在教室裡浪費生命?
 
後來,我出國留學,對教育的反思更加強烈。
 
不瞞說,「名校光環」與「專業執照」是我存在感的依據。在台灣,只要說出自己是某校畢業或做甚麼職業的,馬上能被貼上「優秀」的標籤,並被歸類到「上層階級」。這是台灣社會崇尚的價值,更是教育的方向,被拿來當作評斷標準,也就不足為奇。
 
然而這樣的標準,在歐洲念書時,卻被徹底打破了。
 
身處「Taiwan」「Thailand」傻傻分不清的異國,說自己是T大畢業根本沒有意義,「名校光環」第一時間就消失。在崇尚思辯的國家,他們不看重學歷多高,也不在乎職業為何,他們在乎的是你有沒有自己的意見、能不能說出一番道理、懂不懂得與人爭辯、是否能說服他人。記得某次晚餐聚會,外國朋友們為了某個社會議題(是否應該開放外國移民)各自提出想法,大家爭的面紅耳赤。當所有人輪過一圈,有人轉過來問我意見時,我卻腦袋空空、坐著傻笑。
 
從小到大,有誰在乎過我的意見?況且我連議題的背景都不了解,能提出甚麼意見?
 
針對議題思考辯論是這些西方學生的生活慣常,也是他們做學問的基本功,然而過去的我只會背書考試,當有機會踏上國際戰場,與這群人擺在同一個天平上,我自知缺乏必要的能力。當天晚上我受了很大的衝擊!看著這群西方學生滔滔不絕,他們舉出歷史事件來佐證、引用各家思想來辯駁,他們都是能獨立思考的人!而一個社會是否能進步,難道不是憑著能理性思辨的人民,才能賴以決定的嗎?
 
此外,我也觀察到他們對「自己」有非常清楚的了解。很多人從小就知道自己所愛為何,且幾乎每個人都有夢想。我沒聽過誰的夢想是考上某學校,而是「我想成為手工線裝書達人」、「我想研究第三世界的貧窮問題」、「我想成立一間動物庇護所」等。他們的學校,會帶孩子到博物館上課、在公園裡自由玩耍,他們鼓勵孩子盡情表達意見、勇敢做自己。喜歡唸書的就唸書,不喜歡唸書的還有一百萬條路可走,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在自己的路上發光發熱,誰說一定要會考試才能「成功」?
 
只重視「考試」的教育體制,只教出「會考試」的學生
從小,我就討厭台灣的教育方式,尤其是這系統只用「成績」評斷人的價值,更毀了無數孩子的人生。單向輸入式的填鴨、考試導向的教學,這樣的體制只會教出及篩選出「會考試」的學生。沒有人在乎孩子懂不懂生活、會不會思考、能不能找答案、有沒有夢想、在長長的人生路上是否能走出自己的意義。
 
這樣的孩子出了學校,可能是不懂得照顧自己的生活白癡、對生命毫無感知能力、遇事只會人云亦云、沒有人教就無法解決問題。他們會一輩子走著別人指定的道路,而不是活出自己的樣子,用生命發光散熱。
 
一個國家的強盛,需要各式各樣的人才,而每個人的幸福,需要選擇權與實現可能性。我們的教育體系,卻一直在製造只會考試的人,難道這是好事?
 
為了「考上好學校」,我們遺落太多更重要的事。我常常想:如果當初不是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下長大,現在的我會是甚麼模樣?我會不會走得更遠、飛得更高,看到更美、更壯闊的風景?
 
我多麼希望學校給我的,是方法、是思考方式、是真實社會所需的能力、是尋找生命的鑰匙。可惜我受的教育做不到,但至少我可以選擇不讓孩子經歷同樣過程,因為那將是生命的損失,它會讓孩子失去探索世界的樂趣。
 
實驗教育在於「創新」
所幸,實驗教育的產生,讓與我有同樣想法父母的焦慮,有了出口。
 
實驗教育三法的目的,在於鼓勵教育創新。所謂「創新」,就是打破「固有」,其旨在打破傳統教學體制,讓學校得採取特定教育理念,在行政、組織、設備、課程、教學、入學方式、學習成就評量、學生事務等事項上,嘗試不同方式與可能性。
 
國小階段的孩子必須學會進入社會的基本技能,這是無庸置疑的。只不過,教學方式一定只能聽講嗎?能力測驗一定要用紙筆嗎?其實,學習的過程可以活潑有趣,甚至引發孩子進一步探索知識的興趣。基本技能的學習絕對重要,但教法可以有一百種,傳統教育方式把一切紙筆化,說穿了,就是讓孩子習慣紙筆考試,達到「考上好學校」的目的。實驗教育下的孩子們仍須習得基本能力,只不過學校教法將更多元、理念更創新,甚至把眼光放得更遠,引領孩子發展更多可能性,而非只有「考上好學校」這個選項而已。

看更多和平實小的故事:
我選擇讓孩子念和平實小的原因(下)
身為家長,我看和平實小的學校環境......
台北市和平實驗國小:北市第一所,未演先轟動
和平實驗國小:北市第一所,說明會吸引1500名家長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實驗媽咪

實驗媽咪

臺北市和平實驗小學第一屆新生家長。考試制度下的勝出者,卻對傳統教育體制充滿失望,深刻期盼臺灣公立學校教育能有不同想像。歷經緊張的招生過程,孩子有幸成為和平實小第一屆學生,從入學第一天起,驚喜就不斷發生。身為教育創新行動的一分子,實驗媽咪分享第一手觀察,讓大家一窺全台第一所公辦公營實驗教育實況,希望有更多孩子們,能在更活潑、更多元、更尊重、更包容的教育環境下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