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我又氣又哭又好笑

作者:ivy愛讀書

瀏覽人次:2,6402017/09/06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隨著小孩長大,父母其實已經不需要一直和孩子的情緒同步,孩子也逐漸能夠接受安撫及說理。只是,生活中還是會出現無法安撫、也無法說理的挫敗,這時,才讓我停下來整理自己,想一想:我是不是不知不覺地忘了這是個剛離開尿布的娃兒,而不是個講理的大人?
 
上幼兒園的老三漏寫了功課。要他補上,他竟怒砸作業簿,大聲說:「又沒關係!」看著這個小光頭,我一時間有點愣住。有必要演這麼大嗎?最近他跟阿嬤看了哪齣本土劇?差點就要叫他董事長了……「嘿!你是怎麼了?補上就好了啊!」我說。
 
但是這孩子不知道怎麼了,只見他接著大哭,氣呼呼地迴圈跳針:「不知道啦!妳說,要寫什麼?要寫什麼?沒寫又沒關係!又沒關係……」連比帶指,像在罵員工一樣,跺腳加上捶桌子地質問我。
 
我其實好氣又好笑,也還有點摸不著頭緒。我說:「你好氣耶!是怎麼了啊?」
他不理會。

要他謄寫過來,他說不要;叫他不要寫,他瞪著我的眼裡看得見殺氣。想放著晾一晾,他又追來吼我;要抱他,又把我推開……我感覺到自己的「好笑」在變少,「好氣」變多了,忍不住指著沙發一頭,怒斥:「夠了!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那就去坐下,坐著!不要起來!」
 
我也坐在沙發的另一頭,生氣地瞪著他。有點像動物頻道的馴鷹,媽媽被激怒了,潛意識想要馴服這個野生的娃兒。互瞪了一會兒,老三哭喊的內容變了,換了一種訴求:「媽媽妳不要生氣的臉,要笑啦!妳要露牙齒笑啦!」

這又是什麼鬼,是在耍我嗎?怎麼可以這樣鬧過之後還要我笑?而我還真的在又生氣又錯愕中,想著:這是要怎麼笑?
 
無理取鬧,或許是一種健康的依賴
 
看來,對四、五歲的老三來說,為什麼生氣已經不重要了,他就是要生氣。直到生氣帶來媽媽的怒,發現是自己無法承受的結果,才掉進被罵的委屈,要媽媽改變,給他一個笑臉。
 
沒錯,這就是無理取鬧。如此到位的情緒,容不下說理,又何需說理?
 
這種把媽媽當洋娃娃操縱的狀態,來自所有小嬰兒起初的內在想像,把照顧者當作自己的延伸。當尿布濕了,肚子餓了,「哭」就是把魔杖,可以自動讓一切不舒服變得舒服。而當嬰兒開心,笑了,眼前的照顧者也會笑;哭了,眼前的照顧者也會為了安撫他而無所不用其極。這是一種「世界之王」的狀態,一切是如此美好!
 
四、五歲的孩子,偶爾還是會回到一、兩歲的樣子,這是個健康的依賴。我從無法察覺、想要說理和馴服,到看見這個圓圓的baby face,自然氣得不久,接受他是個大baby,潛意識也願意一起摔回去一下,一起玩「媽媽寶貝」的心理遊戲。
 
「吼,我是欠你多少?」我心裡嘀咕。在他的哭鬧中,勉強牽動嘴角。這個笑,一定很猙獰。
 
老三覺得不夠,繼續加碼:「媽媽要露牙齒笑啦!」只好再咧嘴,擠出一個「嘻」。

很神奇,即使只是這麼僵硬的笑,怒氣也會咻地消失,最後真的笑了出來。孩子還掛著眼淚,但也笑了。兩人笑成一團。

老大在旁邊,一臉困惑地問:「你們在笑什麼?不是在吵架嗎?」這一刻,倒像兩個小孩了。
 
跟著小孩一起「玩情緒」
 
其實,大人也會無理取鬧,隨便回憶我和先生的互動,就足以讓自己蹲到牆角,手指還要轉圈圈。
 
孩子因為年紀小,在情緒轉換上自然較為快速。成人要讓情緒轉彎則較困難,這往往也是我們容易身陷憂鬱與焦慮,難以自拔的原因。如果放下潛意識那個「誰是國王」的較勁,讓孩子來引導我們「玩情緒」,單純讓孩子帶著我們氣、哭、笑,讓我們內在的孩子也可以獲得自由,自然而然,那會是一場擺渡情緒的健康遊戲。
 
放心,成人有一種機制叫做「現實」,我們都會很快變回媽媽的樣子。如果可以,在這個位置時留一點眼光看見自己被影響、感覺被卡住的過程,那會是進入孩子內在世界的鑰匙。

透過我的怒來演出你的怒,會讓我們明白孩子是如何被卡住的──那種不想被指責,又知道自己有錯的卡住。

只要是親近的關係,不必刻意尋找,一旦順流而下,就一定會發生「鬼打牆」的溝通障礙。但我們除了一陣瞎忙的懊惱之外,也要禁得起這種方式的提醒。特別是在親子之間,放下權力的競逐,照顧彼此心裡有話說不清的孩子,蹲下身子,甚至一起打滾,有時反而更容易調到彼此相通的頻道。

至於情緒轉彎這種事,通常是較能掌握當下的孩子比較在行。這一回合,媽媽受教了!

延伸閱讀:
孩子的口頭禪:不行嗎?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ivy愛讀書

ivy愛讀書

ivy愛讀書,但其實更愛生活,活在當下追求自我,雖然也育有一子(小屁孩)卻也透過工作、家庭找回自我熱情。
在親子嚴選上將分享更多適合家庭(不管大人或小孩)閱讀的書籍,
期許能靠著閱讀/悅讀一起分享及串連更多更實用、更有趣、更多元的內容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