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孩子只會說「你很煩欸」!從「我訊息」開始練習

作者:綠豆粉圓爸

瀏覽人次:1,9882017/07/31

從「吼!」到「我訊息」

三個女孩在玩骨牌,將骨牌排成想像的圖形。

一個男孩在旁邊玩彈珠,忽然用手指把一張骨牌推倒。

女孩「吼!」了一聲,男孩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女孩和男孩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遊戲。

如此的互動方式不只發生在此刻、也不只發生在這幾位孩子身上,因此我們列入師生會議的討論事項中。

「吼!」「唉喲!」「討厭啦!」「你很煩耶!」從學校來的孩子們,似乎很習慣這樣的溝通方式。

我們問孩子這些話語代表了什麼意思,孩子說:「就是告訴對方推倒骨牌的行為我不喜歡」、「告訴對方我很生氣」、「要對方不要再這麼做了!」

「大家其實想要表達的內容很清楚,但只用一、二、三、四個字,真的能夠把話說清楚?對方又真的能夠理解嗎?」

孩子們則說不一定,有時候對方還是會依然故我,有時候甚至更加故意。

我們問孩子:「你們有聽過『我訊息』嗎?」

參加過營隊的老同學知道,但今年首次加入的孩子就沒有聽過。

「我訊息」包含了四項內容:

(1)對方的行為
(2)造成的影響
(3)我的感受或情緒
(4)我的期望

(註:部份情境造成的影響就是讓感受或情緒不舒服,則2、3可以合併在一起)

我們帶領孩子練習:

(1)你推倒了我的骨牌
(2)我不喜歡你這麼做
(3)因為我會覺得很生氣
(4)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的骨牌推倒

接著就會由製造行為的對方做出承諾,是否能夠達到期望?如果覺得期望無法執行,就要由對方提出自己覺得可行的解決方法。

孩子們練習之後,感覺到使用原本的「吼!」「唉喲!」「討厭啦!」「你很煩耶!」等方式,只會讓自己覺得更生氣,也不見得能夠讓對方改變。

然而使用「我訊息」時,可以明顯地感覺到自己沒那麼生氣了(因為使的是上層腦而非下層腦),對方也因為不是充滿指責的「你訊息」,可以放下對立和故意,真正的從解決問題的角度來面對自己的行為。(編按:關於上層腦與下層腦對孩子的影響,可以參考這篇文章:很「歡」的小孩還有救,爸媽要啟動上層腦教養

孩子們很希望爸媽也能用「我訊息」和他們溝通,而不是「你應該要怎樣」或是「你不可以怎麼樣」的「你訊息」,因此我答應孩子要將「我訊息」的概念分享給家長,也請孩子回家帶領爸媽練習喔!

延伸閱讀:
再這樣,下次不帶你來了!
愈打愈欠打、愈罵愈討罵
父母不是孩子的轎夫、傭人


*本篇文章由【趙介亭:綠豆粉圓爸】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綠豆粉圓爸

綠豆粉圓爸

趙介亭育有2子(綠豆、粉圓),因此人稱「綠豆粉圓爸」,創辦可能教育,籌組可能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團體,協助孩子與家庭,開展天賦、調育性格、推動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從2006年放棄新創事業,回家擔任全職奶爸至今,將育兒、家庭、生活與事業合而為一。於2010年成立愛兒思親子玩學家族、2018年創辦可能教育,推動人類發展信念、實踐有機體適性教育。

*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
*環宇廣播電台爸爸同學會專訪來賓
*爸媽冏很大全職奶爸主題來賓
*IBABY愛寶貝親子網新知大眼睛駐站作家
*士林親子館親職課程講師
*桃園小兔子書坊親職課程講師
*雅德賽思教育協會親職課程講師
*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TVBS讚聲大國民來賓

《從虎爸變人爸,推動優幼教養重塑家庭新關係》

初期全職帶孩子時,把「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視為教養的目標,卻發現孩子展現出對新事物的畏縮,以及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可以管得住他的狀況。

在瞭解阿德勒心理學之後,開始落實阿德勒學派的親子教養,除了自己從虎爸變回人爸之外,孩子也重拾自信、自尊和自我管理的能力,親子關係亦在自由與責任、平等與尊重當中取得平衡,維繫著民主式的家庭模式。

基於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理念,持續推動學齡前親子共學,帶領更多的孩子、父母和家庭,一起邁向有別於傳統教養模式的親子關係新境界。

《綠豆粉圓不上學,推動非學校形態實驗教育團體》

每天和孩子朝夕相處,讓我們對孩子有著充足的瞭解,因此綠豆粉圓沒有上過幼稚園,小學也申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自學),以「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做為教育理念,以孩子的「性格發展」做為教育核心,結合家庭、人際、學習三個層面,兼顧認知、情意、技能三個領域。

同步推動可能非學校形態實驗教育團體,擔任計畫主持人,以「悅納自己、信任別人、貢獻生活、熱愛學習」為目標,帶領更多的孩子認識自己的興趣、探尋自己的優勢、進而開展自己的天賦!

《建構家庭支援系統,提升父母專業效能》

帶領親職成長課程,由民主式教養的理念出發:「父母以溫和而堅定的態度,陪伴孩子面對自然或合理的結果」,建構自由與承擔責任、平等與互相尊重的家庭團隊模式,協助每個家庭邁向共好的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