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情緒勒索了嗎?離不開「罪惡感」的關係......

瀏覽人次:1,3462017/07/10

「老婆,我今天下午要去加班,兩點出門喔!」
「你怎麼不早講,今天我要回娘家欸…」
太太住新竹,算了算從台北出發,來回至少兩個鐘頭!

「是喔!好啊,那車子給妳開回去!我坐捷運去公司,」此話一出,他就感到太太的不滿。
「是是是,你的唱片事業最重要,儘管去大鳴大放,要丟下家庭了嘛!」
「不要這麼情緒化好嗎?這週要加班,妳硬要我載妳回家,再回來上班,妳瘋了嗎?」
「對,我瘋了,人家老公都可以做到,我瞎了狗眼才嫁給你!」
「你講這什麼話,不要扯遠好不好?」先生有點放軟,想說哀求太太放過他。
「沒關係,反正我就是沒人愛,我條件這麼好,也不是非你不可......」
「妳不要講這種話好不好?」
「如果你對我真有心,為什麼做不到?」
「唉……」

他再次妥協了,每一次,太太扯到有心無心,他就舉雙手投降,因為她不想看到太太上演一哭二鬧的畫面。也因為這樣,他們常常吵不開,只有太太可以提出需求,他總是不行。這樣鬼打牆似的溝通,好像魔咒一樣,揮之不去,無法進一步溝通!

好像他想要改變,卻不可能。接下來幾年,習以為常的先生消極著,連吵都懶得吵地應付太太。如此需求傾斜的婚姻生活,讓他們越來無法交心,生活只剩下義務和責任,話題常圍繞在「誰要做什麼」「誰做得比較多!」的家事分工,它們變成習慣著彼此存在的室友。他只好越來越合理化這樣的狀況,告訴自己還能承受更多,當太太有抱怨的時候,他為了讓她閉嘴,賭氣式的做到好給她看,卻越來越被覺得應該…
 
先生原生家庭的傷痛
對先生而言,這種感覺很負面,卻也很熟悉。

他老練地窮於應付太太各種需要,並非一朝一夕養成,他一面抱怨一面卻下意識地認為自己「真能幹」、「居然可以把這麼難搞的人,應付得這麼好」、「太太這種人就是他才處理得來」,他從受不了她,變成一邊抱怨一邊看自己能怎麼搞定她,並強化「只有自己受得了」自我暗示也自我狂妄著,變態地享受著太太永遠猜不透他在想什麼,成為他反制太太的一種樂趣。

於是,他們變成一個失衡的關係,從吵架溝通漸漸不怎麼吵,從本欲將誤解解釋清楚到直接投降,至少日子平靜就好,丈夫想著:「要不是我如此紳士風度,這種難搞又龜毛的人,誰都吃不消!」

其實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在他們家,也是這樣的溝通:
「你對爸爸講話怎麼這樣?」
「我們家常被瞧不起,你們都沒想過父母為你們承受多少,這些不知感恩的孩子!」
「身為晚輩,就不應該…」
「反正你們長大了嘛,有自己的意見,你們想的都對」
「不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是不孝!」
「養你這麼大,有什麼路用?」「你看你們,一點用處都沒有!」
「你看人家隔壁老梁,兒女多孝順,跟進跟出的,過年包多大包勒」
「我做這麼多就是為你們好,不然你走阿,丟下老父老母啊!」

他其實很不喜歡這樣,長輩的每一句話一面把他們貶低地一無是處,一面挑動著他怕做不好的罪惡感,他常感到自己不夠好,覺得是自己的錯,才會被嫌。但因為是長輩,他也不能說什麼,因為說了就好像很愛計較、很不像男人,更可能被挑剔、被瞧不起。

「怕被瞧不起」是他這輩子難解的家族議題,就像他太太怕沒面子一樣,他們都不喜歡這樣,卻也逃脫不了這麼負面的互相折磨,跳脫不了是因為這種折磨感,很自虐,也很熟悉!
 
 我們在原生家庭裡受的傷
在我們華人文化的生活周遭,充斥著這種「口香糖,黏黏黏」的緊密關係,我們自小在比較中長大,小時候比誰高、誰成績好、誰運動強。我們的社會氛圍充斥著一種害怕的氣氛,害怕比不上別人,害怕被比較,害怕被評價、被說嘴、被傳謠言。

在這樣的氛圍下,儒家文化要你不要跟別人辯駁,要忍讓,要犧牲,要有美德,於是當我們遇到不合理的對待,常常是「反求諸己,我把你的要求做到好,看你還能要求什麼!」吸收別人加諸在你身上的自虐行為!

只可惜有些大人真的是為你好,鼓勵你期許你成為所謂「更好的人」!但是對「情緒勒索者」來說,基於他們對自己成長經驗或生活中的沮喪和無力,他們常用卸責的方式,製造事端制住被勒索者,一招打天下,卻也常常在某些被勒索者身上得到無盡的好處,不在乎消耗他人,也不珍惜別人為他的妥協和犧牲,認為對方是應該的、欠他的、對於得不到好處時,就羞辱對方,將不滿四處溢散,甚至是變得聲淚俱下、袒露弱處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第一位提出「情緒勒索」一詞的學者是Susan Forward,他用FOG(迷霧)代表以下三種狀態的簡寫—恐懼(Fear)+義務(Obligation)+罪惡感(Guilt),受勒索者常莫名其妙的被索求要付出,他們感到無助卻也不曉得該怎麼逃脫,感到困惑,痛苦地無法跳脫!

被勒索的人害怕傷害對方的情感,或者讓對方難過,可從沒想過對方加諸在他們身上地慢性中毒,讓他們深陷泥淖,也無法求救。最慘的是,當你提出抗議和反彈時,還會被說「是你自己要這樣做的,又沒人逼你!」「阿呀,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多擔待點啊!」「你以前都可以接受,怎麼現在不行?」旁人無意間的一句話,往往讓當事者更難以求助!和情緒勒索者從頭到尾平行的對話,也讓被勒索者很無助!

小時候,我們常常被要求要聽懂言外之音,這樣才夠聰明、夠體貼,我們享受著聽懂言外之音被讚許的那些時刻,就好像一瞬間長大!這就像我們在小小年紀時,寄盼跟上大人的腳步,快快長大!只可惜,對於某些人,我們得適可而止這種氾濫的同情心,因為這種人不但不會珍惜你的付出,反倒是更加予取予求,而你也得為自己許下牢不可破的「濫好人」信條負責!

即因為,我們都無法成為完美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都得認知有些人滿意我們,有些人則不,並且停止對方引發自己的罪惡感,想一想這是自己的責任還是對方的責任,若是對方的指控不符合現實,先別太快涉入其中,而是停下來,先暫停對方對自己的影響,給自己一段空白時間,找到能釐清和肯定自己的想法的人事物,再思考怎麼回應,試著透過自我肯定的過程,找回自己人生的一些主掌權!

延伸閱讀:
我這樣做都是為你好啊
你把自己對人生的怨恨,遷怒在孩子身上了嗎...
為什麼都沒人了解我?內心壓抑型的大小孩



黃老師作品《從此,不再複製父母婚姻:35種練習,揮別婚姻地雷,找回幸福》以上案例為維護個案隱私,已將內容調整暨改寫創作,若有雷同,純屬巧合。圖片授權自藝之魚設計團隊,版權歸創作者所有。

*本文同步發布於blog:跨界。強悍且溫柔地出走
*更多請看粉絲專頁: 黃之盈心理師的暖心園地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黃之盈諮商心理師

黃之盈諮商心理師

我始終相信:「當一個人有機會被聽懂,他將不再感到瘋狂!」

筆名「克萊兒」。
國家高考諮商心理師,自由時報愛情專欄作家,中學輔導老師。
曾入圍「姊妹淘babyu」部落客之星 ,擅長以細膩溫暖的口吻,
解析讀者在親子、伴侶及婚姻關係中 ,困惑又脆弱的心!

近年來帶領心理諮商工作坊及專題演講,藉由心理諮商的獨特觀點和見解,
帶領讀者看見親密關係的衝突和爭執的背後,都擁有被愛、被滋養的心情..

黃之盈心理師的部落格:《跨界。強悍且溫柔地出走
粉絲團:《黃之盈心理師的暖心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