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凍筆到底怎麼了

作者:羅怡君

瀏覽人次:3102017/06/07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支果凍筆會造成這麼大的爭論,或許是因為我們把各層面的議題都放在一起說了。
 
身為父母的我們,當然是衡量自身經濟能力與想傳達給孩子的價值觀之後,再決定是否會購買果凍筆給孩子;每個家庭不可能擁有一模一樣的環境,對於價值觀的「優先順序」排列也不盡相同,因此就會有不同的行動結果。
 
舉例來說,有些家庭想藉此傳達想要、需要的差別;有些家庭當作行銷的案例;有些家庭藉此說明設計美學的價值;有些家庭認為買一件好的東西勝過十件品質不佳的劣品;有些家庭則作為孩子努力完成目標的獎勵…,每一個訊息都極富教育意義,也沒有明顯的錯誤。
 
既然果凍筆來自家庭的給予,一個班級裡就會「有人擁有、有人無法擁有」,這是自然常態現象,而不能單純分辨或定義為貧富差距。
 
貧富差距絕對存在,孩子們也一定感受得到,但不是來自於果凍筆而已。果凍筆相對於球鞋、書包、衣服、玩具而言,已經是非常不敏感的物品,即便全班都沒有任何物質上的差異,仍然在其他地方顯而易見。舉例而言,在說日文翻譯繪本故事提到拉麵的時候,有些孩子會舉手說日本的一蘭拉麵很好吃,其他同學紛紛附和,當然有部分同學插不上嘴,甚至落寞的說連飛機都沒搭過。
 
這跟穿制服的爭議是一樣的道理。我們絕對有義務照顧、體貼經濟弱勢孩子,但我必須說這樣的方法太便宜行事,因為這是最簡單的執行方式—通通不要有。孩子的感受不好,是來自於內心的比較不安,還是來自於外在的壓迫歧視?這兩方面我們都需要關照。
 
回到學校的管理困境,讓老師的煩惱有大小之分的原因,就是因為大人看待這枝筆的時候,也被價格影響判斷。試想,若今天同學掉了一包二十元的色紙,和掉了一枝兩三百元的筆,大人是否都以同樣標準看待呢?如果是同樣標準,又為何會有此紛爭呢?老師下禁令的原因,是否也可能來自於家長和同學對物品遺失的差別心呢?一個老師或許願意孜孜不倦地教育學生,但絕對無法影響家長,我相信老師們也會根據班上同學與家長的情況、自身對議題掌握的能力做出評估,禁不禁止也沒有絕對答案。
 
我們必須清楚地傳達禁止的原因,不是因為貧富差距,而是因為目前有人無法承受遺失的風險,也有人無法抗拒誘惑,大家需要再學習,之後可以再開放,一支筆遺失或毀壞的「自然後果」,絕對是孩子可以承受得起的練習。
 
我們更可以清楚地傳達開放的原因,嘗試信任同學的自律能力、相信同學對物質需求的判斷,如果有發生任何糾紛,正是找出哪裡有盲點的時機!
 
否則不只是果凍筆考驗著我們,鋼彈玩具、指尖陀螺、遊戲王卡哪一項不「貴」呢?「貴」的價格標準又在哪裡呢?誘惑孩子的也不是只有「貴」的東西,有些不起眼的便宜玩具,在同儕間也可能是另一種誘惑,但為什麼從來沒有造成大人們熱烈討論的「困擾」呢?
 
禁不禁止都可以,但教育和學習的討論不應該因為這個決定有差別;用不用都可以,不代表誰比較有同理心;與其討論二分法的答案,不如大家一起動腦,怎麼樣才能引導不同年齡的孩子了解各種層次的議題:價值與價錢、物質與心靈、社會結構的現況…等等。
 
至於「沒收」,才是最沒有道理的一件事,那代表孩子不清楚當中的訊息,或者老師沒有說服孩子的能力,即使違反協議好的規定,也頂多「現場代為保管」,之後還給學生後再與孩子溝通討論;更何況,若「沒收」一枝尚未引起任何紛爭的筆,才真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反而越描越黑不是嗎?

延伸閱讀:
孩子之間能不能有金錢交易

讓孩子從生活裡學習交易概念
思辨練習:請假出去玩?事情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

*本文出自【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羅怡君

羅怡君

認為家庭主婦是最困難的工作
所以只願意承認這個身份
曾是公關人、媒體人和行銷人
期待將溝通的真義在孩子身上實踐
一向關注環境與社會議題,並鼓勵父母與孩子討論時事,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

歡迎親職演講、工作坊邀約。來信請至kayiclo@hotmail.com

經歷:
各大電台、媒體採訪,文章散見於報章雜誌與網路專欄
新北市真人圖書館館藏
出版書籍:『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新手父母)
『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寶瓶文化)
FB粉絲專頁『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部落格『愛的生存遊戲』成立於2015六月,針對孩童安全進行情境式對話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