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鬥惡龍之神技家庭會議篇

瀏覽人次:29,6532017/05/11

在柳丁學校開設的很蒙特梭利的正向教養課程中,兩位修過正向教養課程的蒙特梭利老師傳授給我們許多正向教養小撇步,也就是不需要吼叫威脅利誘也可以讓孩子高度配合的一些親子溝通技巧。

在眾多強勁小撇步中,兩位老師幾週以來不斷再三強調希望大家一定要著手實行的,應該就是「家庭會議」這一招了。

老師們強烈呼籲大家一定要有開「家庭會議」的習慣,而且從孩子越小開始越好,大概三歲半四歲時就可以開始了。

因為若能從孩子年紀小還容易哄騙的時候就認真培養出全家定期商討問題的習慣,等到孩子長大進入尷尬討厭的青春期時,跟家人溝通或談自身問題時就比較不會覺得彆扭了。

「家庭會議」有著相當相當多的強大功能,是正向教養中的超級寶物級大撇步。「家庭會議」可以潛移默化地讓孩子們學到:傾聽的技巧、腦力激盪、解決問題的能力、如何尊重彼此、如何冷靜後再商討問題、如何合作共同解決問題、在無責難的安全環境中承認錯誤負起責任、如何生出考慮到所有人立場的解決方法、建立歸屬感與能力感、對家庭社群的重視、錯誤是學習的好機會、如何享受家庭時間全家一起have fun......

是不是神技!當然要趕快掏出來跟大家介紹一下!

IMG_3300.JPG
 

家庭會議的時間長短在精不在多。每週固定舉行一次,如果孩子還小的話,每次約二十分鐘就好。

家庭會議的議程有著一定的、要follow的順序。以下圖片是課本上的較詳細的議程,不過家裡小孩還小的話就必須加以簡化,所以我家的議程總共只有四項:

(1)全家輪流對所有成員表達讚美感恩(compliments),

(2)討論上週解決方案的執行成果後,全家腦力激盪本週問題的解決方案,

(3)簡報下週行程,

(4)最後以玩個家庭小遊戲作結。

孩子們如果已經是小學生或者國高中生的話,就可以加入下週餐點計畫、家事分工、學校功課與project、家庭玩樂活動時間討論等等事項,課本裡有對這些項目相當詳細的程序與注意事項說明,可是我家兩少爺還太小於是方便直接略過。

最重要的議程主幹還是(1)讚美感恩、(2)討論問題解決方法、(3)玩遊戲。

這三者缺一不可,才能維持家庭會議正向積極有趣的氛圍,並且達到最大的家教力量。

IMG_3051.JPG
 

讓我來稍稍說明一下這缺一不可的三大議程主幹。

家庭會議的開端,大家要輪流對所有成員表達讚美或感恩心情。要是家裡的教養環境本來沒有這個「抓對不抓錯」的習慣(請見舊文勇者鬥惡龍之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剛開始要輪流表達讚美或感恩可能會怪彆扭的。不過就跟Kazdin Method的讚美功一樣,剛開始感覺很虛假,多加練習兩三天之後就會渾然天成變成好習慣了。

以輪流讚美表達感恩作為每次家庭會議的開端,直接鋪出正面溫馨的氣氛。孩子們藉此學習如何看到人的優點、如何挑對不挑錯、如何把對家人感恩的心情用言語表達出來。這種功力如果沒有從小開始練習,長大只會感覺越來越彆扭尷尬,轉大人之後更是不可能的任務了,大家只要看看自己與身邊多少大人根本無法用言語表達對親人的感恩之情就知道了。其實這點對我自己來說也是相當大的挑戰,還好過去十幾年來我從保羅與他家人那裡學到很多,英文我還勉強可以可是要我講中文就真的尷尬無言,因為從小就是一點練習都沒有啊。

所以說為了爸媽自己好,家庭溝通訓練真的要從孩子還小時就認真開始行動!如果爸媽無法大方用言語表達對彼此的感謝的話,也不用奢求孩子們會自動發展出這種語言了。

我們家至今也才開了幾次家庭會議,兩少爺們已經變得越來越會發表感恩之情。上次開會時在完全不需要我跟保羅的引導下,五歲半的小札克認真地說謝謝北鼻麥總是跟他一起玩、總是follow他的遊戲規則,然後三歲半的北鼻麥也說謝謝小札克當一個好哥哥,還會幫他收拾玩具。雖然我最後收到很白目的感恩(謝謝馬麻給我們一點點cheese),我還是感動地快掉淚了嗚。

老師們強烈建議,開家庭會議時可以設一個「說話權」的代表物,手上拿著代表物的成員有發表的權利,其他人有傾聽的義務。

於是我家生出了這麼一隻相當受寵的"Talking Tiger",在輪流表達讚美感恩的時候,只有手上拿著「Talking Tiger」的人可以發言,其他人規定要乖乖尊重聽話。

IMG_3501.JPG

下圖右邊有一些引導孩子表達讚美感恩的小撇步,像在週間想到什麼想表達感謝的事可以馬上寫下來,家裡有大一點的學齡小孩的話可以多多參考。

IMG_3054.JPG
 

孩子們可以從整個家庭會議的流程中學到很多人生密技,不過最大的重點不外乎是練習全家合作共商解決問題,並且提供一個安全無責難的環境讓大家可以把問題提出來商討。

延續著勇者鬥惡龍之腦力激盪求解大絕招一文中的大重點:孩子們有了參與感與被尊重感,合作度會高很多。「家庭會議」就是這個大重點的發揚光大進階級實技。

家裡牆上應該要貼出一張「家庭會議議程」(Family Meeting Agenda),整週間任何家中成員有任何疑難雜症,都可以寫到議程上去有待商討。如此可以有效建立出「Focus on Solutions」的氣氛,大家專注在腦力激盪出解決方法上,而不是彼此責難批評怪罪。

這一張牆上的Family Meeting Agenda真的超好用的。除了大家可以把想商討的問題寫上去之外,每次小孩間發生什麼糾纏不清的紛爭,我們也總可以叫他們「去寫在Family Meeting Agenda上」,然後他們就跑去專心寫問題了。平日小孩自找麻煩的小問題最後通常在週日開會前他們就會忘得一乾二淨,需要解決的大問題也可以在大家冷靜後再來共商思考,實在是個超好用的滅火器。

這樣做的同時,孩子們(與大人們)漸漸會懂了「火爆憤怒衝突發瘋的當下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時機」。畢竟理智線斷了就是沒理智了,哪想得出來什麼好方法,講什麼大概都是火上加油。把問題寫在議程上,同時也提供一段「冷靜期」讓衝突的熱度降低一些。另外,看到牆上被寫出來的問題,有時也會自然而然地讓大家想合作改善情況,所以常常在開會前,問題就自動被解決了

IMG_3055.JPG
 

舉例來說,上週我家發生了一件事。上週日我出門買菜,兩少爺跟保羅在家裡玩。我回家後我們一家四口還一起玩了一會兒,然後保羅才自己出門辦事。

保羅走了之後,自從我發表勇者鬥惡龍之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一文後已經很久很久沒在褲子裡爆屎的小札克,才跟我坦承說他竟然不小心大便大了一點點在褲子裡。

我冷靜地要他自己去脫衣褲洗澡之餘,問他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小札克說是下午他跟把拔一起玩的時候的事,也就是說他故意等了很久等到保羅走了之後才敢跟我講。

我再問他為什麼等到現在才說,小札克承認說是因為他「怕把拔會生氣發怒」。

我就說愛跟小孩展現怒氣根本沒好處吧。才五歲的小孩就已經不敢跟老爸坦承問題了,等變青少年時問題真的大了是要怎麼辦?

於是我認真地跟小札克說那這是個相當大的問題,因為親子間的溝通很重要,我希望小札克不管有什麼問題都要敢來跟把拔馬麻說,所以我們要想辦法來解決這個大問題。於是我帶著他去把這個「問題」寫到Family Meeting Agenda上:"How can Zac talk to Daddy when Zac is in trouble without Daddy getting mad at Zac?

IMG_3336.JPG
 

寫到議程上之後,無需我訓子訓夫,小札克了解到「可以開誠佈公跟爸媽討論問題」是我很看重的事,保羅也得以默默反省了一番自己發怒的習慣對親子關係有什麼樣的負面作用。

那一週的家庭會議在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共同決定了一個好辦法:小札克在惹麻煩想跟保羅說可是又怕被罵時,可以先說"Daddy I want to tell you something, but I'm scared you'll get mad at me."(把拔我想跟你講一件事,可是我怕你會生氣)

連保羅都覺得這是個好方法!(當然是我想的)

我們還輪流模擬演練了一番,我先假裝是小札克跟保羅說一次,然後再由小札克練習跟爸爸說了兩次。超認真的呢!

有小兒的家裡沒有蠢問題,只有好問題。大家想放上議程討論就可以盡量放上去,有時候我皺眉訓小孩「到底要怎樣你才能合作」,也會得到一句「寫到Family Meeting Agenda上!」的神回應。於是我家牆上的Family Meeting Agenda變成相當熱門的求神問卜區。

(小札克指定標題句尾全都要驚嘆號)

IMG_3500.JPG
 

討論完問題之後,我會快速瀏覽預告下週行程,像哪天要帶便當、哪天傍晚學校有活動、哪天要上鋼琴課、哪天爸媽要出門約會,提供孩子們最需要的穩定性與可預期感,讓他們對未來一週感到較高的控制感。

結尾玩的小遊戲其實不需要太複雜費時,有時間的話來個家庭桌遊當然是好,只是我家通常都沒時間。我們有一盒兩少爺超愛的餐桌法寶"Dinner Games",裡面有五十張在餐桌上可以玩的小遊戲或是有趣的小討論,每一張都超簡單卻也頗好笑的,於是在家庭會議的尾端我們一人抽一張遊戲卡隨便玩兩下,兩少爺總能被搞得超歡樂的。

IMG_3347.JPG
 

家庭會議真的是一回生二回熟,咬牙做下去就對了。時間一訂下去,就要把它視為全家月曆上最重要的一項活動,不管風吹雨打都一定要去執行,這樣孩子們才會去尊重家庭會議的存在。

我家的家庭會議時間訂在週日早餐時間,有幾週我們出門吃早餐,也把會議帶到餐廳去執行。(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大錯誤,在餐廳跟小小孩開會實在是自找麻煩)

上週末我跟保羅拋家棄子跑出去玩,週日下午回家後也要立即補開家庭會議。

孩子越小的話,當然家庭會議是越短越好。我家有一次問題太多討論時間拖太長了,到中間孩子們就飄走了,爸媽要一直把孩子叫喚回來的話整個開會的正面氣氛就跑掉了,這時只能馬上用遊戲卡救回來。課本上說應該擬定討論時間限制在十五分鐘內,沒討論到的問題可以延期到下次再說,果然是有道理的。

爸媽們要記得家庭會議的最大價值是給予孩子們長遠的駕馭人生技巧,不要短視近利只看到眼前要解決的問題,也千萬不要把家庭會議當成操縱控制孩子、訓話責難的工具。

孩子們想寫在議程上的問題沒有蠢問題,只有好問題。大家腦力激盪時丟出的idea也沒有蠢方法,討論問題的時候要把每個人提供的idea都誠懇地寫下來,最後再討論哪一個解決方法最實際最適用最尊重人。大家都同意之後,把商討出的解決方法拿來試用一週,下次家庭會議時可以再討論成果看看需不需要修改。

開家庭會議時請務必專注思考解決方案,而不是去責難怪罪批評檢討問題本身。我們應該要利用家庭會議來灌輸給孩子們『錯誤是學習的大好機會』的重要觀念。

Mistakes are wonderful opportunities to learn!

最後,別忘了維持彼此間的「尊重」。爸媽要尊重孩子的問題與ideas,也要尊重孩子們進展修改的步調。有些問題的解決方法可能要試好幾次、可能會失敗、可能需要修改再修改。就算如此,孩子們也一定會從這個程序中學習到相當有價值的好東西。

孩子們也必須學習去尊重家庭會議、尊重這個溝通的管道、尊重每位與會成員,所以也別讓孩子們變成駕馭控制整個會議時間的魔手了

IMG_3301.JPG
 

柳丁學校開設的正向教養課程自然是超級霹靂蒙特梭利。大家知道蒙特梭利的一大教育理念就是藉著孩子肢體的運作去加強學習的記憶,所以六週來的每堂課都包含了很多角色扮演、語氣模擬、分組討論等等需要大家身體力行的小活動。老實說還真的很有用,因為老師在台上講的我現在看講義才發現我差不多都忘光光了,可是有活動去加強記憶的我就刻骨銘心想忘也忘不了。

另外蒙特梭利教育的一大特色是利用社群的力量去正面影響孩子,學生間互相提醒制約幫助彼此,混齡班的大孩子藉此產生榮譽感,小孩子也憧憬著成為大孩子的一天,拼命努力學習著。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大約就是這個意思。而我們這群正向教養課的學生當然也是互助會,一群圍圈圈坐的爸媽們家中孩子從一歲多到小學快畢業的都有,所以各式各樣的經驗分享好精彩。

每堂課尾聲有一個橋段叫做"Parents Helping Parents",任何家長有實在無法解決的難題都可以舉手拿出來當專案討論。

這個橋段有著一定的有趣步驟,首先這位家長A坐在老師旁邊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教養大難題,接著由這位家長A角色扮演自己的孩子,再由一位自願的家長B來扮演家長A的角色。

然後另一位老師會在牆上準備一張大字報,所有的家長們開始朝著這位老師丟主意,不管主意好壞老師都會一一在大字報上寫下來。

討論完所有的主意後,再由家長A選出裡面她覺得最適用於自家情況的好主意。接著由家長A扮演自己,家長B扮演小孩,來模擬練習演出這個好主意。家長A可以把寫滿撇步的大字報拿回家,試用好主意一週後再回來分享成果。

是不是感覺有點熟悉!基本上就是家庭會議解決問題的架構!

IMG_3067.JPG
 

這六週來的問題,有三歲小孩難以入睡、小學生吃飯打打鬧鬧、一歲半小孩愛在家裡亂丟球、兩歲小孩上學不肯進教室放學不肯走出門等等疑難雜症。

到了第五週,保羅竟然舉手了!

那陣子我家最大的問題,就是兩少爺半夜起床尿尿後會跑來我們床上睡。很久以前北鼻麥其實不愛睡我們的床,倒是小札克半夜起床尿尿後常常愛爬到我們床上來跟我們擠。因為不過就才一個小孩而已也不佔什麼空間,而且三更半夜的我們也不想踩地雷把小孩弄暴走,保羅就隨著他了。(我通常全程昏死到早上才很驚訝枕邊人竟然不是保羅)

後來北鼻麥漸漸發現葛格半夜的行徑,於是自然也想跟隨他。於是北鼻麥也加入半夜上我們床的行列,我們幾乎每天早上起床身邊都至少有一個小孩,常常還兩個都在我們中間。

我依舊全程昏死到早上才發現是什麼狀況。保羅卻是夜夜被擠得很難入眠睡得很不舒服,有時候還自己跑到小孩房間睡小床,所以睡不好的他早上情緒都很差。

保羅一定真的是受不了了,才會舉手把家醜外揚求大家幫幫忙。

於是經過了"Parents Helping Parents"的洗禮,我們帶回家這張佈滿了大家熱心提供的建議的大字報。

其中有一對爸媽家有小學生,他們說他們曾經有一樣的問題,後來在地上放了個睡袋,規定孩子半夜來房間時只可以睡睡袋,這樣雙方各取所需,孩子有爸媽的陪伴,爸媽也睡得舒服。他們說他們故意不把睡袋區弄得舒適一點,真的就是地上鋪個睡袋而已,這種軟性戒法花了約一年的時間,最後果然因為睡睡袋不舒服,孩子們自然而然地就再也不來他們房間了。

其實我一段時間前就有跟小札克提過類似的主意。那時我沒想到睡袋,只想著在地上鋪床給他們睡這樣至少保羅可以睡好一點,可是那時孩子看起來沒有太想合作的意願,也就不了了之。所以我們很自然地選了這睡袋招當成回家要試用一週的好主意。

另外我也看中另一個家長建議的「開個家庭會議討論這個問題」,所以我決定了我要雙管齊下!

IMG_3299.JPG
 

當晚回家之後,我們開了我家第一場家庭會議,其實根本是被保羅的問題逼出來的。

這時候我也還沒準備出什麼會議議程表,所以會議很簡單地從輪流讚美開始,然後我鄭重地說:

「我們今天開會要解決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半夜小札克跟北鼻麥常常跑來把拔馬麻床上睡,結果把拔馬麻晚上都睡不好,早上起床情緒就變得很不好很容易生氣。我們真的很需要請大家一起想想解決辦法,有沒有人有什麼好主意?」

沒想到,小札克竟然興奮地說:「我有好主意!我們可以睡地上!!」

我跟保羅對看一眼,暗爽到不能自已。這也未免太簡單了吧!神啊我感謝你!!

然後我引導一番,最後我們決定在地上放睡袋。我們抽卡片玩了幾個小遊戲把兩少爺搞得超開心之後,我宣布要來模擬演習「小札克剛剛想到的解決方法」。

我把睡袋放地上,要兩少爺假裝在自己房間睡覺然後起床去廁所假尿尿,然後跑到我們房間練習爬進睡袋裡,兩少爺嘻嘻哈哈演習開心得不得了。

IMG_3292.JPG
 

當晚半夜,小札克真的睡眼惺忪地走進我們房間,爬進睡袋裡。

一兩個小時之後,北鼻麥也睡眼惺忪地走進我們房間,本來要爬上我們的床,經過我輕聲提醒之後,他也爬進睡袋裡。

就這樣重複了兩三天。

同一時間兩少爺大概自覺有自主權了,他們自己決定了北鼻麥從此想睡地上,小札克則從上鋪搬到北鼻麥的下鋪床上佔地為王。

沒想到在一個星期內,他們一定是就默默覺得睡袋實在不舒服,而且房間裡他們有自己選擇的睡覺的地方,於是他們真的就這樣放棄來我們房間了!

從此之後,至今已經超過一個月了,他們竟然都再也沒有進來我們房間過了!!

這真是太神奇了!!!

這種願意配合「自己生出來的解決方法」的神奇程度,連當初建議我們鋪睡袋的爸媽都不敢相信。(畢竟他們花了快一年噗哈哈)

IMG_3346.JPG
 

上週的家庭會議,我們討論了餐桌上兩少爺缺乏餐桌禮儀的問題。

兩少爺和我們又共同生出了一個「把所有餐桌規矩列出來」的解決方法,我們四人一起想出一條條的餐桌規矩,我一條條地全數寫下來,貼在餐桌旁邊的牆上。

結果至今將近一星期,兩少爺真的餐桌規矩好了很多。

就算不小心犯規,我只要手指著牆上的規矩表,請小札克唸一下,他們馬上就會自動修正。

IMG_3506.JPG

家庭會議真的是太強大的神技了!是不是!!!

IMG_3048.JPG

延伸閱讀:
出門不再雞飛狗跳,這樣教孩子「按表操課」
是的,我們決定轉學到蒙特梭利學校!
不想當大吼大叫的的媽媽!

* 本篇文章由【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來布魯奇大媽的臉書按個讚吧!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今年三十歲多一滴滴,是一名在台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十一年前來到美國南加州念MBA,不小心與墨裔美國人同學保羅相識,四年後搖身變為嫁進美國墨西哥家庭的外籍新娘,家中育有兩位台墨混血電眼小帥哥:快三歲的小札克與快滿一歲的北鼻麥,還有略顯癡呆的愛爾蘭軟毛梗犬米卡。
布魯奇目前在美國某大商業銀行當投資顧問,也是一名CFP®。因為身上銅臭味與奶味太重,所以閑暇時總愛自以為是有書卷氣的作家。

請來參觀布魯奇的部落格:http://bluechwonderland.pixnet.net/blog
還有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的臉書團:https://www.facebook.com/bluech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