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習挫敗感」共處的日子,比你想像的更孤單

瀏覽人次:6,3322017/03/10

【直播點就看】 11/8晚上8點  羅怡君 X 小彬老師:考前說盡力就好,考後看到成績想昏倒?!

國中時以全校第二名畢業,高中時以全班倒數第三名作收,我跌了非常大一跤。

甚至直到年近三十,我都還不甚清楚當年的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圖片來源 https://goo.gl/I0ChPs

因為我,其實非常用功。尤其是高一那一年,因著住宿的緣故,每天晚上住宿生需要集中晚自習三個小時,我總是整個晚上死守書桌、不敢離開,但讀不下去的焦慮感,越來越重,成績上不來的挫敗感,則越來越濃烈。

我沒有任何補習,一來因為家裡窮、不想增加家裡負擔。二來是因為我深知道「我需要的是時間,來消化白天的學習內容,而非塞更多的東西」,一旦補了習,我會少掉許多消化的時間、卻多了更多需要消化的東西,一來一往間差很多。

我向來就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型的學生,所有的智力測驗與學業性向測驗也一再提醒我自己要認份點,所以國小就開始熬夜。我常想:如果當年國小睡眠充足點,成長激素分泌多些,我的身高也許就……(笑)

等到升上國中,我在學習上明顯感到吃力,所以投入更多、更大量的時間,來換取分數。

「至少我的努力還看得到成果。」我總是這樣對自己說。雖然辛苦,但甚感欣慰。

升上高中,課業量比國中加深加廣甚多,我才驚覺自己可以投入課業的時間已經「緊繃」(台語),難以再追加「時間預算」。

於是崩盤,也只是剛好而已。

自己成為老師之後,我最不能接受的場景就是:面對學生成績不理想,有些學科老師腦袋裡只能容許一種推論:「一定是你不夠用功,成績才會這麼差!」

我心裡總是暗罵:這種「努力,一定可以歡笑收割」的人生勝利組神邏輯,究竟什麼時候才會遠離?!


在學習挫敗中的孩子,最不缺的,就是落井下石式的指責。如果你願意,請提供具體化的協助、針對個人學習型態進行客製化的討論,那才是我們所需要的。

【學習的歷程,牽涉到許許多多的環節,是很細膩的,請別這麼粗糙地歸因】

我很年輕的時候就發現:我的閱讀速度很慢、同時很需要高度專心,所以我學習的速度快不起來,也是我學習之所以吃力的主因。即使是現在的我,依然如此。

但除此之外,成年以後我還慢慢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原來,我的閱讀速度慢,是因為我必須確認「我能順利把正在讀的文字在腦海裡轉譯成畫面」後,我才有辦法繼續讀下一句。那種感覺就像我腦海裡有壹支畫筆,隨著文字描述把畫面勾勒出來。對於很依賴「圖像式思考」的我來說,這細膩的過程,非常非常重要!否則「人家是過目不忘,我則是過目即忘」。

舉個例子來說:你喜歡金庸小說嗎?別說你,我也很喜歡!因為好看極了。只是,我讀金庸小說的速度很慢很慢很慢,慢到你難以想像!因為我的腦袋很忙,有時候還會當機,必須得重開機。

但是,一旦轉譯成功,那個畫面就會像相片一樣,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從此,這個知識就是我的了!想故意忘掉都很難。

這個學習上的特性,在我的後來的生命歷程裡助益很大,無論在攝影工作、文字工作,或在諮商工作上,都是。

只是,這些益處,都是在我離開高中校園後才顯現。而在龐雜的高中課程裡,我卻因為這樣的學習特性無比辛苦。

同樣的,我也在校園裡看見有這麼一群孩子,那種感覺猶如看見以前的自己,所以我總心疼不已。

在確認他們已經試過許多方法、盡力之後,我能做的,就是在他們對自己放棄之前,撐住他們,讓他們在與學習挫敗感共處的日子,少些孤單。

然後,幫助他們看見他們自己的亮點,以及找到撐完高中生活的盼望。

就像他們眼前的老師一樣。

但其實,這件事由父母來做,會比我來做,更療癒。

看更多小彬老師的療癒好文:
爸、媽,這輩子我只當你們的乖孩子,但是......
乖孩子的傷,比你想像的還重
是「孩子不長大」,還是我們不讓孩子長大?


*陪伴自己少些孤單的療心書:《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陳鴻彬著,寶瓶文化出版)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