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就是我們創造了正義魔人

作者:羅怡君

瀏覽人次:4,4402017/03/01

攝影:李建華

網友公開一張寒風中女童僅著背心的照片,引發媒體報導虐童之嫌的新聞,成為近日媽媽們的熱烈討論話題,許多有著「過來人」經驗的家長們,紛紛分享自家孩子不怕冷拒絕穿衣的爭執經驗,當然最後不忘補一句:還好那時沒有正義魔人拍照,要不我也成了虐兒家長?
 
回想先前的博愛座事件、餐廳禮儀到近日的穿衣哲學,不禁令人好奇正義魔人如何養成?然而仔細一想,孩子世界裡似乎有跡可循,而且正是我們無意間鼓勵這樣的行為。
 
「老師,某某某遲到一分鐘!」
「老師,他們那組有人講話。」
「老師,他們兩個剛剛下課在操場吵架。」
「哦~~你怎麼可以先寫功課,我要跟老師說。」
「你完蛋了,你飯沒吃完,老師說不能挑食。」
 
孩子們這些互相監督、糾舉的話語隨處可聞,說好聽一點這是團體力量,說難聽一點這跟「抓耙仔」沒什麼兩樣。
 
到底是正義感還是愛告狀?很多事情都是一線之隔,這條線並不容易分辨,也很難劃得清楚。「糾察隊」可能是老師的心頭寶,起了帶頭作用,讓班級秩序良好;有些「糾察隊」變成同學心中的討厭鬼,沒人想跟他玩,老師對這樣的人際關係也很頭大。
 
在家裡,手足間也可能發生同樣情況,除了要求彼此紀律相同,對於那些讓自己看不慣或是「利益衝突」的行為,絕對立刻上報處理。更別提在各種集點換獎、好寶寶星星、圈圈叉叉的「激勵」下,日常生活儼然成為隨時都在進行的審判與競賽。
 
孩子們的動機向來單純,為了贏得獎勵、獲得大人肯定,當然要注意「對手」動靜;若某些行為後果是各種懲罰,那麼一定要提醒大人,否則感覺很不公平。一段時間下來,孩子們也能學著說大人們掛在嘴邊的「大道理」,要是對方不服氣,還能現場念他幾句。
 
那麼我們聽了之後,又是怎麼回應孩子的呢?

也許為了維持團體紀律,查明屬實後依照規定處理;
也許沒那麼多時間當法官,只好兩邊各罵一頓以求清靜;
也許不想製造糾紛,於是公布新的「規定」:不准告狀。
不論是哪一種方法,表面上的風平浪靜,讓我們容易忽略更重要的事情—培養孩子看事情的各種角度,以及「同理心」。
 
我們為了管理方便,建立屬於自家的規矩法則,過於簡要的說明,就像記憶翻字卡一樣,哪些行為是善、哪些是惡,似乎每一項都有對應的標準答案;我們趕時間不耐煩,也不想多聽「為什麼」,那些都是藉口理由,錯就錯了還想強辯?
 
因此孩子們也學會如此「簡單」的是非善惡,一切相信當下眼睛看到的為主,漸漸失去各種景深的視角,雖然無意,但我們的確間接鼓勵指責別人的行為。
 
同學遲到,有幾種可能的情境?
同學不想吃飯,為什麼呢?
想告訴老師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哥哥今天易怒暴躁,在他身上可能發生什麼事呢?
告訴大人之後,他們的處理方法跟自己想的一樣嗎?這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嗎?

 
孩子的觀察力和想像力是最珍貴的寶藏,也許透過故事接力,也許透過角色扮演,讓孩子們自己發現「真相」背後的生活情境、現實條件,原來就算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想法絕對不可能和自己一模一樣。
 
我們仍然相信孩子的純真善良,但最重要的是該如何停止反射性的判斷?如何讓孩子了解事情背後有許多的可能?又該如何意識自己觀看的立場,進而選擇自己的行為?
 
不論是學校、社團或者家庭,任何團體生活裡一定要有「共識」才能運作,掌握權力的大人們,與其按照各自喜好編列規定,不如從最簡單的「生活小事」開始練習傾聽與討論,否則從小被這樣培養長大的正義魔人,將來又會如何定義你我的一舉一動?

更多羅怡君好文:
看見孩子「再一次」的韌性

為什麼你的孩子「不講道理」
世上沒有一個是理想的孩子

歡迎加入fb「愛,我的內向小孩」社團
羅怡君最新力作:「世上沒有理想的父母」(寶瓶文化出版)→ http://bit.ly/2lZVQYo
更多文章請見fb「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 本篇文章由「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羅怡君

羅怡君

認為家庭主婦是最困難的工作
所以只願意承認這個身份
曾是公關人、媒體人和行銷人
期待將溝通的真義在孩子身上實踐
一向關注環境與社會議題,並鼓勵父母與孩子討論時事,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

歡迎親職演講、工作坊邀約。來信請至kayiclo@hotmail.com

經歷:
各大電台、媒體採訪,文章散見於報章雜誌與網路專欄
新北市真人圖書館館藏
出版書籍:『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新手父母)
『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寶瓶文化)
FB粉絲專頁『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部落格『愛的生存遊戲』成立於2015六月,針對孩童安全進行情境式對話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