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遊戲課」體驗-原來是我把學英文「妖魔化」

作者:北歐四季

瀏覽人次:16,5932017/02/26


我一直對小孩很早就一定要學什麼語言有某種排斥感,可能是因為學英文這件事,在我的固有印象中,似乎有很多的目的性,加上我骨子裡不喜歡「為了將來能如何如何,所以現在要如何如何」的邏輯,所以,對於「幼兒園的小孩學英文」這件事,我一直興趣缺缺。

在我心目中,孩子並不是「等待被熟成的水果」,而是獨一無二,需要全身心灌溉成長的種子,因此,之前在「幼兒園的文化震撼: 華德福的英文遊戲課」這篇文章中提到,我家孩子阿雷念的華德福幼兒園,在家長的決議下,開始了每週一次的「英文遊戲課」時,我心裡掙扎了好一番,到底要不要讓他參加,直到真正體驗後,才發覺,其實我自己也不小心把學英文這件事「妖魔化」,一切,只在於心態。

英文遊戲課,其實也可以真的輕鬆的像遊戲

課程分兩個時段,第一個時段,由四至五歲的孩子參加,第二個時段,則由六至七歲的孩子參加,各約45分鐘。

分不同時段的原因,一來是不同年紀的孩子專注力不同,二來是老師建議一個時段最多只能有8個小朋友,才能給予每個孩子個別輔助。兩個時段,頭幾次各有一兩位家長志願參與幫忙,基於好奇,我也跟去了。

課程是語言沉浸式的體驗,僅管孩子們沒學過英文,也直接用英文上課。

只見老師帶了各種玩偶、動物、球和氣球,邊吹氣球,邊引導孩子們說「bigger」「bigger」(再大一點),最後讓球飛出去,配合老師戲劇化的演出,就把一群孩子逗得樂不可支。

第一次「上課」,有一個孩子有點抗拒,不願意加入群體,一直在旁邊用芬蘭文說「好無聊啊!」,老師仍然耐心的每一次都邀請他參與,但如果他不願意,老師也不勉強。

整體的感覺,是以一種很尊重孩子的方式,引導他們說英文,並在各種好玩的活動、遊戲、和歡笑的氛圍激發孩子的興趣。 課後我問阿雷:「你喜歡嗎?還想要上嗎?」他大力的點點頭,「要! 太好玩了!」

IMG_8409

也許,一切來自動機和心態的不同

看到阿雷享受並覺得快樂,我才放心下來。

因為,讓阿雷參與由家長們提議發起的「英文遊戲課」,我心裡是經過一番衝擊的。

一開始,我偷偷希望「人數不足、不要辦成功」,因為許多芬蘭孩子,到了小學中高年級才正式學英文,在興趣的引領下一樣可以學得呱呱叫,有沒有要「早起步」,我不覺得很重要。

二來,我不喜歡太早教孩子「認識或記住任何字母」。我心中理想的育兒方式,是讓學前孩子自由地運動、遊戲、動手作,所有需要「記憶」的東西,都可以等他七歲上小學後再進行。別說是英文了,連我心目中最重要的母語─中文和注音符號,我都沒有刻意教他。

然而,當英文遊戲課確定開辦,阿雷的玩伴們通通去參加了,我就這麼說服自己:
如果「英文遊戲課」讓他覺得英文很好玩、可以在英籍老師的帶領下,有機會聽到標準的發音,也許也不錯? 而且他對英文的興趣,早已在芬蘭爸爸和台灣媽媽每日的英文交談中萌芽了,本來就常會模仿覆述我們的英文,那麼,也許試試也無妨?

只要我堅持自己的初衷:享受英文遊戲即可,回家後,不用複習,也沒有作業,應該還是沒有違背我的初心。 

參與一兩次之後,我發現,過去的自己或許真的把學英文這回事「妖魔化」了,沒有人說,學英文就表示要「背單字」或是要「記住什麼東西」啊,那也許只是自己小時候的模式,留在心底的印象。如果我能把「英文遊戲課」視為「音樂遊戲課」一樣,只是支持孩子去玩去體驗,是不是就更能接受呢?!


IMG_8407

芬蘭家長們,主動「為孩子減少時數」

第一次課堂結束的那天傍晚,理事會開會,討論起英文遊戲課的安排,還出現了幾件讓我覺得頗為感動的事。

首先,提議安排英文遊戲課的家長說,「45分鐘對於四至五歲的小孩似乎太長了,最後十幾分鐘感覺孩子比較毛躁、很難專心,也許我們該提議縮短?」

幼兒園老師也說,「45分鐘已經是小學生的專注力長度,對幼兒園的孩子還太長。」於是,家長們主動向英文老師提議,四至五歲的孩子,縮短為35分鐘。 即使讓孩子接觸英文,也不是「越多越好」,而要依照孩子的年紀來調整,這是我覺得值得贊許的地方。

時數變短,學費並沒有減少,一樣是一次一個人10歐元(約台幣360元),但是,顯然芬蘭家長並沒有計較這一部分,只希望老師視孩子的年紀而定,年紀小的就不用上滿45分鐘,因為勉強對孩子也不好。

IMG_8399

體諒孩子,給他們時間

針對那位第一次有點「不合作」的孩子,事實証明英文老師的包容是對的。

幼兒園老師告訴我們,其實他後來告訴老師,還蠻喜歡這堂課,而且從第二堂課開始,他就熱情參與了。

不論是什麼興趣或嗜好,有時候孩子需要的,只是多一點「時間」。

最後,幼兒園老師告訴我們,原本週四早上是畫畫時間,現在變成「英文遊戲課」,雖然大部分的孩子都參與了,但少數幾位三歲孩子沒參與,老師就帶著他們進行「畫畫時間」。

結果,當天一個五歲的女孩上完英文遊戲課,原本開開心心的,一看到原來她會因此而無法參與畫畫時間,就難過地哭了。

經由老師們的討論衡量後決定,既然大多數的孩子都參與「英文遊戲課」,那麼畫畫時間就改到周五吧,讓每個孩子都能參與。

「我們不該強迫孩子在兩個他們都非常喜愛的活動中做選擇,既然我們可以彈性調整安排,我們大人有責任為孩子安排,讓他們不用做這麼困難的選擇。」幼兒園老師這麼說。

的確,「英文遊戲課」並不是來自孩子的要求,而是家長的提議。孩子雖然在「家長們安排的英文遊戲課」裡玩得開心,不表示如果讓他們選,他們一定會選英文而不選畫畫,因此老師對孩子的體貼與彈性,讓我覺得感動也感激!

華德福幼兒園的英文遊戲課,就在這樣的背景與各方彈性調整之下,開始上了軌道,同時也讓我看見,讓孩子接觸英文,也可以很自然很開心。也許,讓孩子學什麼才藝或嗜好,本身並沒有什麼對錯,也不見得每一種才藝,都必須有某種較功利的目的性,一切,取決於家長的出發點和心態。用一種為孩子打開世界的心態去面對,一切都可以很好,無論學的是什麼。

更多芬蘭育兒與生活的分享,請參考北歐四季臉書專頁。

我的書: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本文出自 【北歐四季】,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北歐四季

北歐四季

我是北歐四季,定居芬蘭不知不覺地剛滿了十一個年頭
曾出版<設計讓世界看見芬蘭>和<北歐四季透明筆記>兩書
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三月初剛出版
記錄芬蘭式教養,教會爸媽的事:
活在當下,享受自然,學習緩慢,回到簡單。
我們真的可以放下焦慮,讓孩子和自己都活得更自在!
*也與大家分享三月時新書發表會的即景片段

部落格<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既分享芬蘭的創意人文與設計生活,
也記錄我與四歲兒阿雷的生活記事,
和在芬蘭養小孩的文化震撼與生活體會。

此時此刻的我,是個樂在育兒、也樂在寫作的半職媽媽
芬蘭的育兒環境,是我們的樂遊樂活所在
孩子幼兒園的生活,對我們兩人都是新的激盪與學習
在這裡分享給你。

我的部落格: 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北歐四季Facebook: Facebook粉絲頁
我的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北歐四季

Promote your Pag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