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的餐桌

作者:林小草

瀏覽人次:7792017/01/21

你說,尾牙的時節到了,那晚你應酬回來,你的孩子已經睡了,她正在床邊陪著孩子。

你有些醉。撐著不適感洗好了碗槽裡的碗筷,還是覺得不舒服,於是坐在沙發上滑手機收一下公司的信,打算休息一下再去洗澡。

她從房裡出來,看了你一眼,沒說什麼,拿了衣服去洗澡。

過了一段時間,裡頭沒什麼動靜,但你眼皮開始鬆了。你輕輕敲了敲浴室的門,「妳還要洗多久?我想睡了。」

「那你幹嘛剛剛在那裡發呆不先洗澡?」你聽見門裡憤怒的聲音,像一把火,你隔著門板都感覺得到熱氣。你默不作聲,轉身就回到房裡。

你關上了門,房裡不開燈,心裡浮起了許多長期以來的情緒──

你心想,「妳常說與其待在家不如去上班,拜託,我也是這樣想的好嗎?家裡氣氛這個樣子,誰喜歡待在家啊。」

你心想,「妳說農曆年前妳就開始胃痛,我得聽妳抱怨半個月我也覺得累啊!我才應該是全家人裡頭最希望農曆年過得越快越好的吧!」

你心想,「妳說那些一年就只有這時候見面的遠親,都會調侃妳怎麼把這麼小的小孩送去幼兒園,『媽媽在小孩成長過程不應該缺席,不應該去工作,小孩上高中再開始上班也不遲啊。』──可是一直以來,我都尊重妳的選擇。我沉默不表示我不罩妳,只是覺得他們就是這麼無聊,沒話找話講,一年就只見這麼一次面,明年他們鐵定又忘記妳事業上到底多麼風生水起,起衝突也沒有意義啊!」

你心想,「妳說我是豬隊友,可是我也覺得我很努力了啊。」

你想了又想。

你抱著頭,試著深呼吸緩和情緒。在黑暗裡,情緒的火炬卻慢慢亮起。

 

「有的伴侶會覺得對方在找自己麻煩,如果能深刻體認到自己的需要與不要,就能夠給對方更明確的訊息。

例如太太覺得自己每天要早起做便當、晚上還要洗碗等等,先生卻覺得其實他是被動地接受太太好意做的便當(只是想要太太開心而帶),仔細冷靜思考後,先生就能明確地告訴太太:我其實不需要妳做這麼多家事,有些事我們可以用錢解決,例如請鐘點家事服務來打掃、去買外食,只希望妳多給我一點笑容。

人有時候會誤會自己的需要,需要伴侶來提醒自己,以前例而言,幸福感並不完全是對方照著自己的劇本來演出,而是雙方都得到自己想要的元素。」──《鄧惠文醫師,成人的微課堂:當個人變成雙人》

 

 

妳說,農曆年快到了,妳焦躁得不得了。

孩子總是嘩啦一聲把玩具灑得滿地,在他們學會自行收納之前,妳永遠像薛西弗斯一樣,整理了這處又亂了那處,日復一日地推著家事的巨石。

想到年夜飯要準備那些妳也不熟練的菜色,妳試著探探長輩口風,能不能買個兩三樣市售年菜?也不用買到整套,就是把幾項大菜交給專業。

很多人說,能花錢處理的事,都是小事;妳說,能想花錢就花錢處理的事,才是真正的小事。──公婆一句「他賺錢很辛苦,妳要會持家啊」,妳就只好把自己的需求吞進肚裡。

為什麼另一半就不能準備驚喜呢?如果年夜飯那天,打開冰箱,就看到菜都在裡頭準備好了,只消簡單各自熱個三分鐘就能輕鬆上桌,該有多好啊。妳搥著痠疼的腰背,嘆口氣,繼續洗洗切切。

放了一缸熱水,是難得的揮霍,平常總覺得這樣太浪費了,但這時妳想試著好好照顧自己。妳浸到水裡,試著鬆開緊繃的肌肉。門外丈夫忽然在這時候問妳:「妳還要洗多久?」

妳所有情緒都上來:委屈、悲傷、憤怒⋯⋯

 

「成長過程中,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訊號,很多人在成長時,父母是不鼓勵小孩提出自己的意見的、或是有更強勢的手足、或是自己過去提出的意見是不被重視的。

『希望對方在我不說的時候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講了才做,就沒有得到了』,成長過程中沒被療養好的傷口,稱之為『未療癒的心結』,帶著這樣的心結進入婚姻關係,就會增加彼此的傷口。」──《鄧惠文醫師,成人的微課堂:當個人變成雙人》

 

除夕了。你們坐在餐桌前,看著圓桌中央,湯滾了,火鍋湯底白煙裊裊上升。兩人心裡都忍不住想,為什麼不能對我更好一點?為什麼不能稍微放縱我一點?

為什麼相愛的人,卻像仙人掌一樣冒出了生活細節、幽微情緒的尖刺,無法更貼近的擁抱彼此?

新年快樂。只是萬事如意,怎麼這麼難呢?

延伸閱讀:《「妳好嗎?我很好。」》

* 本篇文章由【熱血青年很向上】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林小草

林小草

林小草(Veronica),常常會迷路的土星人、性別為草本植物,現職為小麋鹿的媽媽,白天扮演攻城師。為了讓生命重要時刻的切片永保新鮮,所以書寫生活經驗、所見所知。

blog: http://infuture.pixnet.net

加入小草的 facebook,收看更多新鮮好文: